× 逛站前熟讀

祤觴 / 日久 / 瀲燄

 

目前學生兼時差組

出沒在此與更新時間不固定

期末與忙碌的假期,近日更新會極為緩慢 ( Feb 26, 2017 更 )

 

經常出沒地 *

 

【連載中BL】

  • 暖冬–【鋼彈oo】,剎那與洛克昂(弟)戰後巧遇的故事–BL微H
  • 盛夏–【黑子籃球】,黃瀨×自創角,故事始於大學,自創角有雷勿入–BL清水,緩慢工事中

 

【停更中】

    • 恆久之後–【特殊傳說】,烏鷲與漾漾後代子孫的故事–停更中
    • 左岸天晴–【明星志願三】,紀祥×天晴,頗糾結加鬼打牆的故事–BL清水向

 

【完結】

    • 最後的執著–【少年陰陽師】,BE(Bad end)慎入,接續風音篇的故事
    • Crossing field–【刀劍神域】,KA清水向(BG),2013年友人生日賀文

目前日期文章:201403 (1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所以說,一切都是自作孽不可活啊。

細細地打了個呵欠,坐在後座的久音遙,眼皮又開始打架,一臉睏意。

昨晚睡覺的時間在他們聊天的時候悄悄過去,等到他們都覺得想睡的時候已經凌晨三點了,但是聽說早上七點有一場固定的開幕比賽,所以睡眠不足的兩人一早差點起不來;至於醉到不醒人事的青峰大輝反而先醒了過來,強忍著宿醉留下的後遺症跑去浴室洗掉一身酒氣,看時間差不多才把不知道為什麼跟自己一起睡的黃瀨涼太一腳踢醒。

星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他的腳步很輕,踏在木質地面上半點聲響都沒有。

久音遙睡不著,不曉得是因為時差還未完全調整過來、或是情緒的原因,總之即使是闔眼躺在軟床上,甚麼都不去想,他依舊覺得自己很清醒。

星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目送他們離開包廂,久音遙見赤司征十郎已經結束通話,這才上前。

星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這種景況,該怎麼說呢,七歲之後就到英國去生活的久音遙絕對沒有機會看到的。

看著一個一個倒在地上的屍體,再瞟了下牆上時鐘,忍不住苦笑。

原以為十點就會結束能趕得上電車,卻怎麼樣都沒想到這群傢伙們像群中年老人,吃飽喝足後就開始吵著要唱歌,接著的時間點了一堆啤酒和下酒菜,沒有節制的下場就是幾個不勝酒力的傢伙開始發酒瘋,酒量還可以的傢伙也喝到有點醉意。

星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這是今天最後一場比賽,或是說舉辦方很聰明的利用一場足以激起觀眾熱血的一對一,為今天畫下句點,讓所有人都對青森盃的安排感到非常滿意。

懷抱著這種心情,肯定不會想錯過明天的比賽。

久音遙在心裡佩服主辦單位的詭計,腳程不快不慢地跟著黑子哲也回到他們的休息區,理所當然的在眾人困惑的眼神中被介紹,並且對於取代了困惑的震驚沒有絲毫意外,他知道一般來說提到『舅舅』或是『叔叔』,大家的第一的假想圖都是滿臉鬍渣的大叔或是中年的發福男子,所以對於一眾石化在原地的青年學子們笑了笑,「老來得子只是很少見,但也不是沒有,不過其實哲也的外公外婆挺年輕的。」外加保養得宜,皮相年齡又比實際年齡年輕了快十歲。

星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所以說這一句牛郎的殺傷力還是頗大的,導致久音遙這三個字成為了黃瀨涼太的禁忌,「不過我想遙他那時候也是無心的,雖然說黃瀨那時候穿著球衣,但是那張臉……」還是帥到人神共憤,連自己這個已經和黃瀨涼太相處幾個月的人,在那一瞬間腦中也忍不住浮現這兩個字,所以也不能怪久音遙那時候脫口而出那句話。

雖然黑子哲也沒有把最後那句話說出來,但是一旁完全能夠理解的傢伙們一臉悲憤地猛點頭。

沒錯,黃瀨涼太這傢伙根本就是個禍害,所到之處引起的騷動簡直要比電視上那些藝人還要誇張,看看那個現在正在球場上模仿綠間真太郎投出三分球的完美動作,就算是沒有太陽的陰天,也足夠閃瞎他們!

星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跟正常的人一樣,兩人吻得情深很自然就滾上了軟床,該做的一點也沒少做。

  初經人事又毫無節制的下場就是腰痠疼地起不了身,橫了一臉饜足表情的男人一眼,索蘭突然想到了一件頗重要的事情,「昨天不是要上實戰課嗎?你人就這樣跑了,那那些學生怎麼處理來著?」

  實戰課是一門學校非常重視的課程,也可以說是鋼彈駕駛員的最基礎訓練,對於想成為駕駛員的人來說,這絕對是最重要的一堂課。

星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天晴不曉得自己是怎麼走出翱翔天際的,當他回過神時,他人已經站在公司的門口。

  七月的夜比起其他季節多了些悶熱,但是天晴卻只覺得有股冷意從左臆順著血液流淌四肢百骸,他的眸底盈滿茫然,不知該何去何從,腦中也沒有任何的想法,唯一還記得的是那挾帶冷漠與厭煩的字句所給予的疼痛。

星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就到這了吧!這次的相遇……雖然短暫,但卻美好地讓他銘記在心裡,不會忘記。

  凝望著眼前這棟大宅,唇角帶抹很淡很淡的笑意,「也許,偶然的相遇,也不是一件太糟糕的事情……」腦海中浮現起出在醫院內,見到他的愣然、假裝不認識的陌生與警戒、再到最近對對方管束自己的妥協──

  還有那麼一點點的依戀。

星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早晨的陽光劃開了寂靜的黑暗,一抹光線就這麼從窗簾的縫隙竄入,落在那稚嫩的臉蛋上。

星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吶——涼太。」

星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眼睫輕顫,躺在床上的低吟了一聲,想撐起身子卻半分力也使不出。

  又是那種脫力的感覺,索蘭忍不住苦笑,「果然……」其實昨天課堂上多少有些徵兆,只是他沒有太把這種感覺放在心上,只想著回到家休息一會就沒事了,卻沒想到莫名的又發起高燒,雖然有想過要用上退燒劑,但是四肢沉重的讓他無法移動半分,只能趴臥在軟床上,任由不適感一點一點侵蝕自己的意識。

星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講台上那個正在高談闊論的講師是多年前的戰友的那種感覺,真的讓他覺得很詭異。

  難得算是認真地聽著一些實戰該注意的小事情,早已習慣戰場地索蘭又怎麼會不知道,只能說因為在說話的人是萊爾,於是勉強把心神稍微拉回來,雖然他很討厭萊爾強硬進入他生活的行為,但都已經踏入,也沒辦法阻止了。

星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究竟甚麼叫做黏皮糖、賴皮鬼、趕也趕不走,他今天終於領教到了。

  一個嘆息,索蘭想到今後這個跟在自己身後的男人就要入住自己家中和自己一起生活,真的是頭痛到一個不行。

星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謝拉!娜莉莉,你都不知道我差點被他給嚇死,才想說之後在校內還能見面就不先去打擾,跟校長打完招呼馬上準備就要上課了,這小子到好就這樣趴在桌上一動也不動,叫了也沒反應,害我以為他就這樣掛在我的課上。」害他也顧不得甚麼先去找教務長學務長報告,人一抱直接衝到醫院。

星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在當時的地球存在許多軍隊,不論是國家政府軍亦或是反叛軍,互不相讓,有個國家甚至是長期處在內戰的狀態,此時的狀況已經夠糟了,又突然多出一支自稱是『天上人』的組織,擁有最先進Gundam的天上人組織突起,對挑起紛爭的各方進行武力制裁,不買個大勢力的帳,當然,這是被不少人視為自以為是的正義。自然地,天上人組織成為各方關注的焦點,也成為許多砲火攻擊的對象,即使擁有高性能的Gundam,天上人組織依舊被聯手的軍隊摧毀。自此後世界統一,由『聯邦軍』掌管世界的秩序,但是只要有人接受,就勢必會有人反對這種專權的存在,反叛軍總是長期與聯邦軍處於對立狀態,而消失了五年之久、眾人以為不復存在的天上人組織竟然又再次出現,擾亂了地球上的安寧……」

  坐在窗邊的少年一雙黑得純粹的瞳眸微染寒霜,注意力並不在講台上那滔滔不絕的人上,凝視著窗外景色的視線有些飄忽,顯然對這堂課的內容一點都不感興趣,攤在面前卻一片空白的筆記可以說是對這堂課一點都不在乎。

星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