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孩抱著一隻全身滿是傷痕的白色物體,白色物體毛茸茸的體型似一隻大貓,但是如兔般的長耳和四肢銳利的爪子,任何一種都不是屬於貓的特徵,在這群魔亂舞的時代,人們通常稱之為『妖物』。

  而即使如此,男孩仍然沒有放下妖怪,伸手拭去染上白色的毛而顯得刺眼的塵埃,動作溫柔地彷彿懷中物是一碰就碎的稀世珍寶,而不是讓人聞之色變的妖怪。

  凝視著毫無生命氣息的妖怪的眼神參和著些許哀傷與責備,但更多的卻是包容。嘴角勾起的弧度並不明顯,是種幾乎看不出來的微笑。

  「我說,小怪,痛苦的事情就不要記在心裡……連同這些日子的記憶一起。」

  此時的貴船,十二神將之一的天空和高龍神侃侃而談。

  高龍神望著湛藍的天空,美麗的面容有著屬於神的高傲,「他請求我說讓騰蛇原樣重生。但是要打破常規需要變化,而他,毫不猶豫地接受下來了。」

  「謹請諸神,即便多次夢見可怕夢魘,不留記憶。」

  男孩唸著咒語,目光柔和地望著一直跟在自己身邊,包容自己、保護自己的白色妖怪。

  「要再回來啊!小怪……」我將我的生命給你。

  我將我的生命給你。

  即使作為代價要奪走我什麼……

  即使接下來等待我的是什麼……

  即使如此,我無論如何都不想失去你……

  紅蓮……

   *

  白色的怪物跳上男孩還不夠寬大的肩膀,長尾甩阿甩偶爾會拍上他的面頰,搞得男孩煩不勝煩瞪了牠一眼,但牠無所畏懼,夕陽色的眼滿是戲謔,「晴明的孫子。」

  可惡,說過多少次了──

  「不要叫我孫──」床榻上猛然醒過來的昌浩大聲的要反駁,習慣地撐起身想找到那個又嘲笑自己的怪物,只是無論怎麼努力都只看得見空氣,才想起那已經是多麼久以前的事情,是現在根本不可能會發生的事情。

  「小怪……」低首輕喃,被長髮遮住的面容使人看不出他的情緒。

  左右搖了搖頭,昌浩不禁露出一抹苦笑,「為什麼還是無法習慣呢……」

  就算已經一千多個日子過去了,這些事情卻仍然像是昨天才發生過一樣歷歷在目,深刻到讓他如何也無法習慣身邊少了個聒噪的怪物。

  『看什麼看。』

  『看!這樣就不害怕了吧!』

  『如果那是你的目標,那我就助你一臂之力,我就是為此跟隨在你身邊的。』

  『你要成為最強的陰陽師,並且會超越晴明!』

  曾經他想過身邊如果沒這麼個愛說話的傢伙在,耳根子也許可以清淨許多,只是沒想到真的少了熱鬧之後,寂寞與冷清的荊棘不由分說地纏繞上來,夜深人靜時偶爾會痛得他喘不過氣。

  長指不自覺收緊,不甘心只能轉化為被褥上那堆起的一層又一層的皺摺。

  碰巧經過的勾陣看著那沒有情緒的臉龐,不自覺停下腳步,很淺的嘆息由唇角溢出。

  五年時間的雕刻讓原本稚嫩的面龐變得成熟,清秀俊雅的臉蛋和總是啣在唇邊的溫柔,擄獲城內許多女性的芳心,就連在京城之外也沒有少聽過有關於昌浩的事情,『是個待人和善而且非常有能力的陰陽師呢!』

  但又有多少人知道其實昌浩所表現的溫柔,根本只是用來壓抑自己悲傷的利器呢?

  「昌浩。」

  突然的叫喚聲讓他一震,俊雅的面具似乎又掩蓋過什麼情緒,看著那充滿英氣的女子,他給了一個滿分的微笑,「勾陣,早。」

  「還在想之前的事情嗎?騰蛇祂不在,也許我們可以聊聊。」勾陣上前在昌浩身邊坐下,伸出手憐惜地摸著昌浩的髮頂。如果說在經歷了這麼個生死關頭,硬是用命把最重要的人給換了回來,但是那人卻把一切有關於自己的事情都忘光了……即使是心甘情願,時間長了,還是會不甘心的吧。

  彼此的回憶,就像流瀉的水從縫隙逃離、掬起的沙從指間溜走,一點都不剩。

  勾陣的問題讓昌浩沉默了,而且似乎連微笑都快被打穿,黯淡的眸中染滿自嘲。

  是啊──祂不在的,不會再像以前一樣睡在自己身邊,一睜眼就可以看到彼此……既然如此,內心深處的自己,究竟還該死的在期待什麼奇蹟發生呢?!

  面對只要提起與騰蛇有關的事情就會自動變成啞巴的昌浩,空氣中飄散的沉默與凝重並不令人意外,勾陣無奈的笑笑就要離去,榻上的人難得語調帶著脆弱挽留,「勾陣……都是我的錯。」

  停下腳步,勾陣不解地看著昌浩。

  「如果當初爺爺和我說有掉物之相的時候就想到那個夢的話……也許就不會發展到這樣子的地步了。」

  「夢?」

  「那陣子,我做了一個夢。我夢見小怪一直跑、一直跑,我在後面叫他,可是他卻什麼反應也沒有……」拳,再一次緊緊地握住,關節因為過度用力而泛白。「如果當初不讓小怪跟著我,就不會讓他被縛魂之術控制,再一次犯下神將的戒律。」

  『陰陽師做的夢,通常都有其意涵。』

  當時小怪也這麼和他說了,可是、可是他卻如此粗心。

  「昌浩,這不是──」

  「不,因為是我的錯、我的疏忽,我太高估自己的能力,所以神給了我懲罰,讓我失去我最重要的東西。」這是給驕傲自負的人的教訓,不得不說這確實是刻上了心頭。

  在外頭再也聽不下去的太陰跑了進來,對著昌浩憤然怒語,「昌浩!為什麼你什麼反應都沒有?!你不是最在乎騰蛇的人嗎?可是為什麼你什麼反應都沒有?至少、至少你也要哭啊……你知不知道我們看了也很難過?」

  沒有反應嗎?只是不曉得,在祂們知道自己內心不斷增長的汙穢之後,還能夠這麼看待自己嗎?昌浩苦澀的想著,卻沒有打算訴盡真相,僅僅是無奈地笑問,「太陰,我該怎麼哭呢?」

  被這麼一個反問,勾陣與太陰都瞠大了雙眸。

  怎麼哭?

  昌浩問、怎麼哭?

  「昌、昌浩?」

  「太陰,對不起,我忘記了。那個時候……就算想哭、也哭不出來,一直到了現在,我真的已經忘記了,該怎麼哭……」甚至都快要忘記,哭泣的意義是什麼了。

  一干神將全都陷入了沉默,太陰無助地望著勾陣。

  忘了怎麼哭,連最基本的情緒的宣洩能力都失去了,這究竟要承受多少的悲傷痛苦、壓抑多少的眼淚,才會忘記?

* * *

 「可惡!看到昌浩那個樣子,我就好想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訴騰蛇!」太陰鼓著臉頰生氣地說,狂暴的風在無人的草原上肆虐。

  祂是在氣騰蛇,只是同時也氣自己,沒有在最及時的時候幫助昌浩。

  玄武站在一旁,無奈搖頭。

  真是的,都已經多大把的年紀了,怎麼還是和十一、二歲的任性小女孩一樣毛毛躁躁的?看來還是要讓白虎再教育才是,「那可不行,妳忘了昌浩已經命令過我們什麼都不許告訴騰蛇?」

  『不想讓大家傷心,所以我想能不能讓大家從開始就不認識我。我的爺爺這方面很擅長,所以我請他把大家心中關於我的記憶消除。』

  若菜夫人說,這是昌浩親口說的。

  在進入黃泉、渡河之前,若菜夫人攔下了昌浩。

  結果沒有人忘記、沒有任何人忘記,只除了紅蓮在被昌浩救活的同時,為了不讓紅蓮再一次自責痛苦,所以昌浩親自消除了紅蓮的記憶。

  「我當然沒有忘記啊!可是我看不過去嘛!憑什麼只有昌浩一個人在痛?距離那件事情已經五年了,玄武你也不是沒有看見昌浩這五年臉上幾乎沒有發自內心的笑容。看到昌浩連笑都要這麼辛苦,就算那笑容再溫和,我看了還是覺得好討厭好難過。」太陰眸眶濕紅,咬著唇。

  其實,祂好討厭好討厭昌浩現在臉上的笑容。什麼樣的情緒都隱藏在那張面具下,無心的人沒有發現、有心的人就算發現也不知道該如何是好,然後偽裝了太久的時間就好像真的把難過給丟了一樣,但是傷口還是沒有好的,血和膿都還在淌流著、疼痛隨著體液流竄四肢百骸。

  安撫地摸摸太陰的頭,玄武明白祂想表達的,「原諒騰蛇吧…祂也是迫於無奈的,不是嗎?原諒祂,晴明大人也和我們說過的,不是?」

  『活著的人是會改變的,時間到來的話,花草都會改變姿態,人的心也是一樣,就算是神之一族這也是一樣的。紅蓮也一樣,誤解就是誤解,只要有心就會感覺到痛。你們,不是覺得紅蓮什麼也沒感覺的吧?如果是那樣的話,就得重新想想,這是一個很大的錯誤。』

  「我知道……我只是很不甘心。」

  「大家都很不甘心。」

  「咦?」

  是了……其實大家,都很不甘心啊!

  騰蛇,你真的是個不折不扣的大混蛋。如果不是昌浩,我還真不想原諒你。

  不過最不可原諒的,還是那個宮輔智司。

  *

  微斂眼瞼遮去內心翻騰的情緒,唇角的弧度依舊熟悉,不過究竟是真的、亦或是假的,也許只有本人自己才知道了。

  看著湖面倒影的自己,昌浩不禁想起了自己還很小的時候,差一點就要被推下水,然後是紅蓮救了自己……

  『不要接近水邊,會被推下去的喔。』

  「喂!晴明的孫子。」

  低沉渾厚的聲調是如此讓人懷念,只是其中帶著的與呵護恰恰相反的不耐煩如鋒利的匕首,狠狠地在心頭劃上一刀。

  也許該慶幸的是,這不過是一道看不見的傷口。

  昌浩試著用平常心面對這擁有鋒利、冰冷神氣的神將,但是不知為何,以往可以完美表現的冷靜,今天全部都在和他抗議。額頭和太陽穴叫囂的疼痛、四肢使不上力的發軟,唇角有如生鏽的齒輪如何也支不起一貫的笑容,只能夠僵硬地凝視著不知道在心底被自己描摩多少次的神將。

  然而這種表情和反應看在紅蓮眼中,無疑就是在跟祂說,『拜託你趕快走,你讓我很不舒服、感覺很害怕。』

  這讓祂感覺到非常不是滋味。

  不知道為什麼,明明就不是第一次有人看見他有這種反應,可是……很不舒服的感覺。

  「啐……所以我才討厭小孩子。拿去!這是晴明轉交給你的信。」

  昌浩望著遞過來的白色信籤許久沒有反應,這讓紅蓮有點不耐煩的皺起眉頭。不甚溫柔的將信直接丟入昌浩的懷中,紅蓮轉身就要離開。

  「紅蓮……」男孩低啞的叫喚不只讓祂不悅地皺起眉、還成功的讓祂停下離去的腳步。

  是誰給他這個權力喊這個名字的?!

  夕陽色的眸沒有溫暖,充斥了冰冷的瞪視,原本要警告少年不准再喊這名字,只是映入眼中的情景讓祂一呆。

  少年沒有笑,也少了方才的僵硬,一雙深邃的黑眸寫著祂不能理解的抱歉和埋怨,悲傷彷彿被刻在那張臉上,即使沒有表現出來,也隱隱約約能夠感覺那絕望的哀傷。

  心,不知道為什麼突然有點痛,很不捨得,少年如此的神情……似乎有什麼影像由腦海滑過,但是速度太快讓祂捕捉不到半分蛛絲馬跡。

  「對不起、對不起……」

  什麼?!……對不起?

  少年,竟然對一個凶惡的存在,說對不起……

 

                      未完待續×

 

很無恥的拿舊文張先來把空空的版面塞一下,假裝有點料XDDDD

如逛站前詳讀所說,本篇故事為悲向結局,若不喜千萬不要繼續往下看,也不要申訴翻案

因為本篇已經結束拉,沒打算寫第二個版本的結局,不過……

接著下去的故事還是有可能有的,曾經有過一陣子的籌備,但怎麼寫都不順

所以就沒有繼續寫下去,然後換了電腦所有資料都沒有啦

於是新的故事會不會開坑一切很難說~如果哪天我突然開竅,坑就會被挖開了!

以上=w=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星緋 的頭像
星緋

人生若只如初見

星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