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地轉醒,喉間火燒般的灼痛和脹痛的腦袋讓昌浩無力反抗,後知後覺地發現原來自己病倒了,費力地撐起身子,強烈的暈眩襲來讓他不得不閉上眼等待這波不適過去,「……是太勉強了嗎?」夜巡的時間和次數比起以往是多了不少,心底深處被啃食的疼痛讓他不知如何是好,只能夠用疲累來麻痺自己……

  如果沒有發現自己的心情,或許就不會這麼難熬。

  昌浩的思緒有些飄遠,沒注意到出現在自己房門口的騰蛇,也沒注意到那一雙夕陽色的眸子染著疑問和犀利。

  原本以為自己強烈的神氣應該會嚇到那個孫子,怎麼一點反應也沒有?

  「喂!你的感覺怎麼樣?」

  因為酸澀以及沉重而閉起的雙眸猛然睜開,昌浩抬頭,入眼的面容令他的呼吸幾不可察地一窒,但是昌浩將這樣的反應隱藏的很好,定了定神,朝騰蛇淡淡一笑他說道,「我已經沒有事情了,不用太擔心,謝謝。」

  只差一點,就要喊出爺爺替祂取的名字了。

  已經不可以再這麼叫喚祂了。

  因為名字,是具有意義的東西,一個陌生的人的叫喚,只會讓祂不舒服而已……

  而且就算喊出了,也不能夠修正任何事情,祂已經不再是五年前那個一直保護自己、跟在自己身邊的式神紅蓮,而是只在乎爺爺如何的神將騰蛇。

  如果是紅蓮的話,現在也許是變成那麼最貼近人類的純白,氣急敗壞地唸著自己是如何不重用,怎麼這麼一點辛苦就病倒,但是同時卻小心翼翼的照顧自己,然後告訴他這幾天只管好好休息不准再夜巡。

  不過這一次都只是如果,而這個世界是沒有如果的。

  所以這些事情只能夠用想像然後奢望著,事實仍舊痛得讓人難以承受。

  但是這是他必須要接受的懲罰,所以紅蓮不是屬於自己的紅蓮,而是屬於爺爺的紅蓮。

  就算相貌相同、靈魂相同,沒有了記憶就已經是不相同。

  隨著時間的流逝,世事都會改變。

  接下來的,是令人窒息的沉默,昌浩沒有說話,紅蓮亦沒有。

  這氣氛讓原本就不怎麼有耐心的紅蓮非常的煩躁,祂知道自己應該要毫不客氣的開口逼問昌浩有關於他在睡夢中低囈的事情,只是不知道為什麼心底總是有個感覺要祂不要知道,讓祂原本想問出口的話就這麼梗在喉嚨不知道該不該說出口。

  祂不知道內心深處的反抗為何而來,也不願意去探究真正的原因,因為那並不重要,原本是這樣子的,但昌浩那時沉重的哀傷和壓抑的語氣狠狠重擊祂,讓祂茫了、也……在乎了。

  如果這個孫子的態度沒有這麼引人疑竇,或許祂就可以不用這麼在乎他的感受。

  不得不說,祂開始在乎起這個五年來一直讓自己沒有想要靠近和了解的人了。

  只是,即使如此,祂還是認為有必要把事情弄清楚,不論是不是會傷害到這個人。

  紅蓮首先打破沉默,「晴明的孫子。」

  突如其來的叫喚,彷彿從前那般帶著無奈、寵溺的語氣令昌浩的瞳眸因驚訝而瞠大,很快的穩下心神,昌浩不太自在地看著紅蓮,「呃?什、什麼事情?」

  「五年前,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

  聽見這問題,昌浩忍不住倒抽一口氣。

  五年前。

  發生了,什麼事。

@@@@@

  幾乎要慌了手腳,要不是因為红蓮口中的疑惑味道太深、夕陽色眼眸中的不解太多,昌浩幾乎要以為紅蓮已經想起來了。

  想起來那份不屬於他的罪過、那份被自己深藏起、不允許任何人揭露的真相。

  「你……在說什麼,我聽不懂……五年前發生過什麼事情嗎?」避開紅蓮的眼神,昌浩看著外頭的風景,想壓抑從骨裡漫延出來的冷意和恐懼,卻如何也無法徹底的隱瞞,藏不住的情緒帶起他身軀的震顫。

  原本就敏感的紅蓮不會沒發現昌浩的不對勁,更何況現在祂有想知道的事情,自然會更加注意昌浩的任何一點反應。將昌浩的慌張完全納入眼中,祂的眸色微沉,「別騙我了,你方才說了夢話。告訴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什麼是『再一次犯下神將的戒律』、『又被施縛魂之術』,甚至是不、讓、我、跟、在、你、身、邊?!」

  每聽到紅蓮說一句話,原本就不好的臉色更加死白,死死地咬著下唇連滲血都不自知,昌浩用沉默回答紅蓮連炮珠般的問題。

  目光幽幽地望著遠方,一雙總是染著淡淡絕望的眸此刻被無數複雜的情緒所取代。

  不可以……不可以讓紅蓮知道,現況,自己不允許改變,不論任何人都不許妄想改變!紅蓮不可以想起來,絕對……不可以……

  「昌浩,告訴我!」被這麼一吼,昌浩單薄的身軀微震了下,目光才緩緩回到紅蓮的身上,但是卻依舊是沉默不語。

  注視著那一張俊顏,昌浩不知道該哭還是該笑。

  明明最不希望祂想起來的人是自己,卻為何在這個時候他有了想要把一切都說出來的衝動?明明這一切就是自己做出的選擇,還能夠活著看見紅蓮,已經是上天給他最大的限度,為什麼還不能夠滿足?為什麼,現在的自己,心中盈滿著不甘心?

  但是,不可以的,再這麼自私下去的話,或許連最後擁有的都會被收回去。

  就像是過了一世紀那麼久,一人一神將只是默默的對望而沒有言語。昌浩看穿了紅蓮的固執想知道真相的心情,卻又莫可奈何,只能夠輕嘆一聲,用著有些飄邈虛幻的語調說道,「有的事情,還是不要知道,會比較幸福的啊……忘了吧,就當我什麼都沒說、你什麼都沒聽到……」

  這樣,不論是對你、對其他人、還是對我,都好……

  聽見昌浩這麼說,紅蓮明白昌浩什麼都不會告訴祂,原本有些溫度的紅眸又再度變得冰冷,低咒一聲,懶得多廢時間的祂很快的離開。

  愣然地呆坐在原地,直到一陣冷風吹過,昌浩才有了些動作。瑟縮起身子,總是習慣勾揚起一抹醉人心弦的弧度,此刻卻重得讓他再也不能夠微笑。

  雙手抱住自己的身軀,昌浩喃喃地道,「好冷……」

  好冷,可是,已經沒有那個溫暖的體溫、已經不能賴在那個有著溫暖的寬大胸膛,已經都過去了,都過去了……一切都成了過去了……

  不能說、也不會說。

  就算每次見到紅蓮,自己就有一股說出一切的衝動。

  就算自己想要回到從前。

  就算自己還想喊紅蓮的名。

  就算自己還想讓紅蓮保護自己。

  就算最想要說出一切的人,是他自己。

  就算……

  為什麼要執著這樣的答案?為什麼?

  好不容易,才讓你忘記的;好不容易,才讓青龍答應不和你說;好不容易,我才能夠假裝我們之間沒有交集;好不容易,我才能夠習慣沒有你在身邊;好不容易,才能夠繼續微笑著面對;也是好不容易,才能夠在看著你的時候,不再覺得眼眶熱痛。

  可是為什麼你要如此輕易地打破我好不容易才築起的設限?

  「昌浩?!你怎麼哭了?」自己不過是離開一下,怎麼昌浩竟然哭了?

  哭……了?

  伸手摸了摸臉頰,他碰到了溫熱的液體,呵呵一笑,他的眸滿是空洞,「我沒事,只不過是剛剛發生了一點事情而已。」

  「是騰蛇那傢伙說了什麼嗎?」她已經開始考慮等等碰到騰蛇要不要先暴打祂一頓。

  「祂知道了。」抹去眼淚,清秀的面孔再也擺不出任何溫暖的情緒,機械似的陳述,「他很固執的想要知道真相,可是我不能讓他想起來。原本是想,連知道,都不要讓他知道的,可是上天好像就是要開我玩笑一樣,最後還是讓紅蓮知道了……

  明明什麼都不知道,對祂才是最好的,可是為什麼最後還是讓紅蓮知道了?

  為什麼,要對我開這麼大一個玩笑?是為了懲罰我嗎?

  如果是的話……

  那祢給我的懲罰,還不夠嗎?

@@@@@

  「勾陣,妳……和祂說了,對不?」看不出情緒的昌浩開口,很輕地問道。 

  勾陣也不否認,然後點了點頭,「我暗示祂,有些事情必須由他自己想起來。雖然這麼做我很抱歉,但是昌浩,我不覺得我做錯了。」不久前暗示性的對騰蛇那傢伙說了些什麼,雖然沒有說出來,但還是點出了一個關鍵。 

  雖然這麼做終究是違背了昌浩的命令、讓昌浩五年來的苦心毀於一旦,但是祂真的不認為不應該這麼做,就像是悲傷至極就該放聲哭出來,而不是壓抑到忘了該如何哭泣一樣。

  「是這樣麼……沒關係的,妳也只是在暗示祂,但是真正說出來的人,還是我自己…」唇角泛著一抹苦澀的笑容,閉上眼,再也支撐不住的淚水從眼角滑落,雙手摀住面容,昌浩依舊死咬著唇不讓哭泣這麼輕易被覺察。 

  只是壓抑不住的嗚咽就像是受了傷的野獸在哀鳴,反而讓人聽了更難受。

  勾陣上前將昌浩抱入懷中,拍著他瘦弱顫抖不停的背,心疼地說道,「如果難過,就哭出來吧!這裡沒有祂,所以你可以不用隱藏……」 

  垂放在兩旁的手緊緊抓住軟被,所有一切的不甘化作再也無法隱忍的哭泣聲,一聲一聲流洩而出,「對不起……這五年來,讓大家這麼擔心。不論是你們、哥哥、爺爺、父親大人、母親大人或是彰子。我真的、真的很抱歉……」

  對紅蓮深深的虧欠,五年來不曾停止地啃食著自己的心,但是就算再怎麼不堪、再如何難受,也不能夠表現出來。而對關心自己的人,他也已經沒有任何餘力可以去做回應,只能夠就這麼笑著,然後為自己加諸一個面具,假裝自己真的沒事。

  日子仍然要過,秘密也必須永遠被隱藏,不能被揭穿。

  淚水的熱度即使隔著一層衣衫也令人覺得灼熱,讓勾陣第一次知道原來人類充滿感情的淚水,竟然可以比騰蛇那足以焚燒萬物的地獄業火更加熾熱、灼痛每一種生物深埋體內的靈魂。

  就連神都不例外。

  少年的淚水是如此悲傷、如此沉重,若不是傷痛到了極點,是不會有這樣的眼淚。

  而究竟是什麼樣的信念,讓這樣一個深痕累累的靈魂,能夠堅強的面對一切磨難傷害而沒有絲毫退卻?為什麼明明只是一個人類,卻能夠有連神都無法擁有的堅持固執?

  並沒有發現勾陣的失神,昌浩仍舊用那帶著哽咽的語調說道,「其實一直都很痛呢……可是我不後悔,再痛再煎熬我都不曾後悔過。」甚至慶幸,紅蓮會對自己的視線和存在感到不耐煩、麻煩,會用冰冷的語調對自己說話;慶幸那雙有著夕陽色的眼眸不再用那樣溫柔的眼神看著自己,那些抱怨的話語不再是對著自己說;慶幸那白色的嬌小身軀不再出現,因為這樣自己就可以假裝,自己的生命,不曾和紅蓮交集過……

  一切就可以如同什麼事情都沒發生過,紅蓮只是爺爺的式神,而自己只是爺爺的孫子,就這麼簡單……

  「只要他過得好,就夠了。」不奢望的太多,自己想要的就只有紅蓮不要再背負著傷痛,那已經受過一次傷害的心,不要再次被傷痛打擊。

  「昌浩,你……」

  「其實,我好恨,我真的好恨……勾陣,沒有人知道我是怎般地怨恨這樣的命運,失而復得、得而復失,我恨不得把一切的一切都破壞殆盡……但是我不能、我不能。」反覆地煎熬,想要毀滅撕裂一切的滔天恨意,都只能夠硬生生的壓下。

  再怎麼恨,也只能夠打落牙和著血吞,就和他努力守護的秘密一樣不能夠說出口。可是就算一個人再怎麼堅強也是有極限的,更何況自己本來就不是一個堅強的人。

  看著似乎頗震驚的勾陣,昌浩忍不住笑了,是那種把埋藏許久的秘密說出來的輕鬆,「勾陣,這也是秘密喔!是只有妳和我知道的……」

  這麼醜陋的自己,他真的不願意讓大家知道,尤其是那個和自己有約定的青年……

  身為一名陰陽師,最重要的就是那份守護人民不受妖魔鬼怪侵擾、善良的心,可是自己卻有了想要摧毀破壞一切的想法。自己,已經不配成為一名合格的陰陽師了啊!但是、但是……超越安倍晴明,成為一個偉大的陰陽師,卻是自己和紅蓮的約定,所以無論如何,都不可以、不可以毀約。

  所以,只能夠這樣鞭撻著自己,然後把這種不應該有的情緒,狠狠放逐。

                                            未完待續×

沒有創作的這段時間真的發生蠻多事情的,不過我也發現

我只要一沉迷網路遊戲,就會完全把打稿這件事情拋到腦後orz

魔獸新版本5.4即將開放,不知道會不會又摔回去。(遠望)

最近在幫人寫生日賀文,寫完就可以把還在連載中的、或是新的坑來打一打了

真的是要貫徹始終阿,剛開始寫都寫飛快,但是只要一停就整個停擺 囧

我會繼續努力的TAT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星緋 的頭像
星緋

人生若只如初見

星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