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雜的目光看著苦累了又再度沉沉睡去的昌浩,原來他們一直都沒有發現,在那樣淡漠輕淺的笑容下,所隱藏的竟然是連晴明都料想不到的激烈情感。

  恨。

  祂有過千種想法百種思緒,卻完完全全沒有想到,會從這個孩子口中聽到這樣的情感,而且竟然是對這個命運而不是對那個遺忘他的騰蛇……真的是,讓祂很震驚,但是想來卻也似乎很合理。其實這五年來,祂也總是看著命運對這孩子的殘酷、殘忍,卻不能從中干涉什麼,昌浩也不願意祂們替他改變什麼,因為他要的只有一種結局。

  就是騰蛇不要再自責痛苦。

  只要不再讓騰蛇走上相同的道途,不讓騰蛇再一次傷痛,不論是要承受多大的痛苦、要付出多少代價,昌浩都無所謂。

  而他付出的代價,就是昔日那可以讓祂們這些神將也忍不住揚起嘴角的純真而溫暖笑容,他拒絕任何人的關心和幫助,自己一個人扛起所有以往他會分擔出去的情緒、感受和困難,一個人夜巡、一個人沉思、一個人療傷,就連彰子都被昌浩以極度微婉的方式排拒在外,只除了那種無法獨自一個人解決的妖異的問題,他才會勉強讓祂們和晴明插手。

  自己一個人朝著昔日和騰蛇訂下的約定努力,雖然昌浩和從前看起來並沒有什麼改變,但是其實卻是一點一滴的把自己的感情抹滅,把所有人的關心和幫助給擋在心外不接受,一個人默默承受沉重的令人喘不過氣的記憶、痛苦與恨意。

  因為不認為自己能擁有幸福的權利嗎?

  因為認為讓騰蛇被黃泉的妖異奪去身體是他自己的過錯嗎?

  只想著這不是騰蛇的錯,卻不曾想過這也不是自己的錯。

  真的好傻,但是這麼重視他們這些神將、將他們也看成一般人對待的,這個世界上除了晴明和昌浩之外,也不會再有第三個人了吧!

  人類,總是把祂們當成自己的武器。

  雖然祂們確實是因為人類的念體聚集而誕生,為了人類而生的神。

  一聲嘆息在靜謐的夜中格外清晰,裡頭包含太多的無奈與不捨。

  人類雖然弱小,但是心的力量卻很強大,只是一個人類的一顆心,能夠承擔多少的磨難與痛苦?一顆心,能夠再忍受幾次五年的煎熬?

@@@@@

  小心的替昌浩蓋上軟被後,勾陣站起身走出和室,有些意外地看見騰蛇沉著一張俊顏站在外頭,「怎麼,你不是被氣跑了?怎麼又回來了?你應該對照顧這樣一個小孩子沒什麼興趣才是吧?」

  被勾陣尖銳的態度弄得沒有頭緒,紅蓮皺著眉道,「勾,妳變得很奇怪。」

  祂變得很奇怪?真的變的人是祂不是祂吧?

  撇撇唇,勾陣沒有說出心中的話,只是反問紅蓮,「喔?我變得怎麼奇怪來著?」

  「妳很挺那孩子。」

  「十二神將除了你之外都很挺他。」只是以前最挺他的人就是你。

  「……為什麼?他不過就是晴明的孫子罷了,就算晴明只承認那孩子是他唯一的繼承人,最重要的還是晴明不是嗎?」皺著眉,他不認同。

  雖然那孩子擁有很強的靈力、有獨當一面的資格,但是和晴明比起來還不算什麼,更何況他們真正認同的主人只有晴明吧?什麼時候其他神將們認同了那孩子祂卻不知道?是在那一段失去的記憶之中?

  究竟遺忘了什麼重要的東西?為什麼連一點片段都沒有?所有的人都不曾和他提起過。這段被遺忘的記憶,直覺一直告訴祂非常重要,但是為什麼?為什麼不論怎麼想都想不起來?為什麼內心深處一直有一個聲音要祂不要想起來?不久前出現在腦海中那稚嫩聲音的主人又是誰?為何如此喚著晴明給他的名字?

  一切的一切都是祂所不知道的,也沒有人告訴祂。

  自從知道有段記憶被遺忘之後,一切似乎就顯得詭異了起來,其他神將對祂的態度似乎更加小心翼翼,原本還多少可以看見太陰或是玄武的身影,但是在太陰說完那番話之後,祂們就躲祂躲得很徹底,似乎是怕洩露了那孩子盡力在隱藏的……秘密!果然一切的源頭都是那孩子吧!

  有著夕陽溫暖色調的瞳此刻漾著暴躁與陰沉,無法壓抑的兇將神氣因為紅蓮的情緒更加狂暴起來。

  沒有漏看紅蓮眼中那份陰鸷,也因為祂所說的話,勾陣心中的怒火被挑起,冷嗤一聲,祂用著難得沒有溫度的語調對紅蓮說道,「騰蛇,你最好不要再去追問昌浩什麼,也不要奢望我們其他人會和你說,一切就到此為止,反正你也不認為昌浩是重要的吧!既然如此就不要在追根究底想要找到什麼真相,你只要知道什麼都不知道對你才是好的這樣就夠了。」

  一直以來祂都不認為騰蛇有做錯什麼,所以對於騰蛇的態度就跟六合一樣不曾改變,不曾遠離、也不曾厭惡過騰蛇,即使曾經發生過這樣的事情,祂也不曾對騰蛇有任何負向的想法,但是騰蛇今天這些話語和對昌浩的不體諒,讓祂沒有辦法站在一個客觀中立的角度與祂說話。

  騰蛇所說的一言一語,在祂聽起來,都對昌浩充滿了攻擊和傷害。

  而紅蓮則是被斥責的一點頭緒也沒有,本來就已經十足煩躁的情緒被這麼一個點燃,高漲的怒火一發不可收拾的爆發。

  又是一樣的話!什麼叫作『什麼都不知道對你才是好的這樣就夠了』!

  「那是屬於『我』的記憶,你們沒有權利干涉我選擇要不要找回那份記憶吧?至於安倍昌浩?沒錯,對我來說他確實不重要,只要他不是晴明我就沒有必要去在乎,就算他是晴明的孫子又如何,他是死是活,我一點都不想關心!我現在要知道的就只是那份記憶的內容,至於對我好還是不好根本不用你們來決定。」

  「不想關心?」近乎不可置信地重複紅蓮說的話,勾陣發現自己似乎已經無法保持冷靜和祂繼續談下去。

  這樣的騰蛇,真的能夠想起來曾經和昌浩相處的種種嗎?

  原本還認為也許騰蛇能夠滿滿想起和昌浩相處的點點滴滴,就算不能馬上記起來至少也可以對昌浩的態度有些改變,讓昌浩可以不要這麼絕望,所以祂才會違背了昌浩的希望,做了這麼明顯的暗示,但是顯然祂錯了,太高估騰蛇和昌浩彼此之間的羈絆了嗎?

  這麼傷人的話語騰蛇也能夠毫不猶豫的說出口,祂真的不認為騰蛇有一天會想起來,現在會追問也不過是因為感到奇怪。

  也許這次,晴明和祂真的錯了。

  錯得離譜,自以為可以改變些什麼,卻只是讓事情的發展越來越糟糕。

  既然如此,就讓這一切都停止吧!讓這些錯誤就此打住,不要再更糟糕下去了。

  「既然不想關心,你就快從這裡滾,不要再接近昌浩了!你給他的折磨已經夠多了。」頓了頓,勾陣望向紅蓮的眸同樣染著冰冷陰鷙,「我告訴你,那段記憶不是只屬於你,同樣也屬於昌浩,既然如此昌浩也有決定要不要告訴你的權利。」

  祂已經不想要再一次看到昌浩哭泣,那孩子的眼淚讓祂畏懼卻心疼,而唯一的辦法就是讓騰蛇和昌浩不要再有任何接觸。祂知道他們兩個不可能永遠都分離,但是至少祂在的時候,祂想要用自己的方法保護昌浩。

  不要再讓他更加的絕望,至少要讓這份傷和痛,減到最低。

  夕陽色的眼眸在聽見勾陣說的話,一抹光芒從眼底滑過,「也是屬於他的?嗤!開玩笑,我騰蛇的東西和那小鬼有什麼關係,我是我、他是他,何來我和他一起?別開玩笑了。勾,妳讓開,不問出來我是絕對不會善罷甘休的。」

  祂很少看見勾陣有這麼明顯的情緒波動,憤怒讓祂失去了平常洞悉所有事物的冷靜……晴明的孫子究竟是怎樣的一個人呢?竟然能夠讓勾陣這麼地擔心,甚至不惜與自己翻臉。

  晴明的……孫子嗎?

  『不要叫我孫子!』

  突然闖入意識之中,那氣急敗壞的男孩語調讓紅蓮一愣。

  不要叫誰孫子?晴明的孫子嗎?但是,從第一次見到十三歲的他的時候,那孩子從來不曾用這樣的語氣和他說話,和他說話時總是要思考好一陣子,似乎在斟酌要如何對祂說一些事情,而那語調也總是清清冷冷的聽不出他的情緒……

  那麼,這樣對祂說話的男孩究竟是誰?

  而再也忍無可忍的勾陣抬腳就是個毫不留情的側踢,尚未回過神的紅蓮直到感覺到凌厲的風勢才回過神,腰側硬生生接了勾陣一腳。

  看著一臉錯愕的紅蓮,勾陣戾聲說道,「你夠了沒有?為什麼每一句話都要撇清自己和昌浩沒有任何關係?就算你們已經不再像從前一樣,但是昌浩至少也是你的主人不是嗎?保護主人是我們神將的職責,但是你卻一而再、再而三的傷害著他,為什麼你就不能再對他好一點?」

  勾陣此刻的臉龐不只可見祂的憤怒,還有從來沒有出現在神將過的哀傷,「你知不知道因為你,所以當年那個有著天真笑容的孩子已經不存在了?那一份笑容已經被他自己給抹殺!背負著沉重的記憶不能訴不能說,只能夠放在心底深處一點一點侵蝕已經滿目瘡痍個心,因為他只要你能夠不要再背負痛苦與自責!而你,憑什麼撇清你和昌浩的關係?憑什麼,你可以說出這種話?憑什麼,苦的只有昌浩,而你,轉過身就當作什麼事情也沒發生,然後用如刀般的言語一再傷害昌浩?」

  不再壓抑的音量斥問的不只是反應不過來的紅蓮,似乎也在問著如此安排昌浩命運的神衹。

  為什麼?

  為什麼連恨都不能夠大聲說出來,只能夠當成秘密深深埋在心底?

  為什麼就算恨還是不得不去保護?

  一遍又一遍在心中問著,深吸一口氣想壓制近乎失控的情緒,卻發現自己如何也辦不到,勾陣冷笑一聲,決定讓這個自找罪受的混蛋自己承受該有的痛,「好,既然你這麼想知道五年前究竟發生了什麼事、還有你的記憶,那我就一字一句告訴你!好好記住你今天和我說的話,我一定會讓你後悔自己說出這些話!」

  祂一定會讓祂後悔,後悔祂用這樣的態度對待昌浩、後悔祂曾經說過的一字一句、一言一語。

  後悔?為什麼祂會後悔?

  祂不解,但是卻沒有說出口,就怕勾陣發現不對勁。

  祂所失去的、所遺忘的,一切的一切,終於可以取回了。就彷彿,心中缺少的那一塊拼圖終於可以被拼上了,祂想自己應該要感到慶幸和放鬆,只是為什麼祂的心頭有股不安的感覺?就像在追問事實時,那個微弱的抗拒。

@@@@@

  「勾陣、騰蛇?你們在這……做什麼?怎麼了,發生什麼事情了嗎?」披著外衣,推開臥室房門的昌浩不解的看著對峙著的兩神將,對於兩個神將之間那尖銳火爆的氣氛似乎無比疑惑。

  而勾陣在看見昌浩的一瞬間,渾身一僵。

  祂要做什麼?祂剛剛……差點因為一時的忿怒所以讓昌浩的苦心毀於一旦?衝上腦門的憤怒與心疼讓祂失去一貫的冷靜,甚至對騰蛇出手……還有祂和騰蛇的對話,不會讓昌浩聽見了吧?「只是一點小衝突,沒事的。倒是昌浩,你什麼時候醒的,我們剛剛吵醒你了嗎?」

  「剛醒的,因為口渴所以想喝一些水,但是我沒看到你們,只好自己起來。怎麼了嗎?為什麼這麼問?」

  「不,沒什麼,水我去幫你拿,你先回榻上休息吧。」趁昌浩沒注意的時候,勾陣惡狠狠地瞪了紅蓮一眼,轉身離去替昌浩取水。

  至於紅蓮,既然祂和勾陣之間的談話被打斷了,而昌浩這裡,大概也問不出個所以然來,很乾脆的隱身離開。

  感覺到紅蓮的氣息消失,緊繃的神經放鬆、困惑而自然的面具被打碎,昌浩倏然跌跪在地,唇畔扯起的笑容滿是苦澀,「是啊……我不是爺爺、不是安倍晴明,我是安倍昌浩,就只是安倍昌浩……」安倍昌浩的存在對於紅蓮可有可無,會注意到有這麼一個人也只是因為他是爺爺的孫子,是爺爺認定的後繼者。

  這些,都是早就知道的事情了不是嗎?可是為什麼在聽見紅蓮這麼說的時候,他還是感覺自己的心好像要被撕裂一般的痛?已經已經,有心理準備了不是嗎?那既然如此為什麼還要因為紅蓮說的話而感覺到……絕望呢?這明明,才是他想要的結果,是他一直堅持的結局,可是,為什麼,他的心底盈滿了後悔?

  如果不讓紅蓮原樣重生,是不是就算紅蓮自責,自己也至少能夠待在祂身邊,然後再告訴祂他不怪祂,要祂不要自責就好,然後總有一天紅蓮又會回到以往的那個自己,然後他就能夠這麼愉快地完成他們之間的約定?

  如果當初沒有因為奶奶的阻止就停下進入黃泉的腳步,是不是至少可以不用因為紅蓮這麼冷漠冷酷的態度,以及祂不得不的遺忘而感覺到痛苦?

  如果就讓一切按照原本天上的神祇的劇本走,是不是就算失去的痛也好過這種明明就可以觸碰卻什麼也不能做的苦?

  只是如果永遠都只能是如果,永遠都只是讓人悔恨。

  現在,他應該哭的,對吧?可是為什麼,他連一滴淚都沒流?好像某個部分被挖走,沒有淚水、沒有悲傷、沒有憤怒、沒有怨恨……就好像控制情感中樞壞死一樣,他什麼感覺都沒有。

  也許,這就是人們常說的『哀莫大於心死』吧!

  吃力地撐起虛軟無力的身軀,他靠上一旁的牆,感受著壁面傳來的冷意,空洞的眸不再靈動,只剩下一片死灰。

                               未完待續×

最近看了「刀劍神域」還有「Free ! 男子游泳部」兩部動畫

Free似乎還沒出完,後續靜候中。

這兩部其實只有Free我比較有寫的衝動,其中之一是這部腐氣太重

看起來真是心花朵朵開,最喜歡的人物就是渚了,非常可愛的小正太呀a_a

至於刀劍為什麼沒有被打到,估計是因為沒有另外一個我比較喜歡的男性角色

雖然說BG也是會寫,但是實際上很少在這部分動工

另外像這類網遊小說就比較需要在打鬥部分有更深的著墨

然後我覺得那部分真的是很難寫,如果真的要寫也覺得校園故事之類的比較好寫X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星緋 的頭像
星緋

人生若只如初見

星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