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屬的碰撞聲在空曠的大廳迴盪,身穿一襲黑衣的少年手中的劍舞著藍色螢光的氣,每發動一次攻擊就讓有著人類體型四、五倍大的妖獸發出震耳欲聾的尖嘯,一波又一波伶俐的攻勢早讓原本氣勢昂揚的BOSS疲憊不堪,血量也只剩下原本的五分之一不到。

  但是少年並未因此而鬆懈,依然謹慎地應對著眼前的妖獸,一個側翻閃過已經進入狂怒狀態BOSS的劈砍,緊接著後跳離開BOSS手握長刀的可及範圍,看準因連擊落空所出現的短暫空檔,少年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繞背,螢藍的劍氣伴隨長劍對BOSS造成致命的傷害。

  呼出一口氣,動作熟練的將劍收回劍鞘,檢視道具欄BOSS死亡後噴的道具,俊俏的臉龐帶著一抹輕鬆的笑容。

  就算在整個遊戲重新營運之後能力值變回最低的初新者,但是經歷過封閉和開放測試,對刀劍系統已經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男孩,一個人對付低層的BOSS根本不是甚麼困難的事情,更何況重新營運的SAO已經不再如當年,給玩家帶來的是永恆的死亡夢魘,遊戲的角色死亡並不會對現實的身體造成任何的負擔,理所當然地成為最熱門的完全潛行類VRMMORPG。

  由於想要知道自己的身手有沒有退步,他讓她在一旁看著就好,而對他的實力非常信任的她也樂得輕鬆。

  以往都是一起戰鬥,很少有機會能夠只是「看」著他。

  於是她知道了為什麼許多人因為他的戰鬥而咋舌。

  即使一切從零開始,他依然是耀眼的讓人無法移開視線的存在。

  他們的故事是從那天開始,他笨拙的向自己靠近、提出組隊邀請,讓難以下嚥的乾糧變得美味的奶油,用簡單的方式和實際的戰鬥教會自己「switch」,然後在更之後的日子學到如何「活在」SAO,而不再只是為了生存下去而感覺到恐懼。

  是他改變了自己的人生,在尚未遇見他的日子,生命的色彩是平淡的;而擁有他的日子,色彩彷彿被灌注生命,讓一切成了艷麗的景致。

  微笑上前,她用手巾為他拭去臉頰上的汗水,「辛苦了。」

  「不會,比起以前大家一起聯手幹掉的那些傢伙,低層的BOSS畢竟弱些的。」

  「要是讓一些人聽到,會覺得你自大吧!」

  「管他們怎麼說,我才不在乎。」無所謂地聳聳肩,少年朝她伸出手,「亞絲娜,我們走吧!離二十二層還有些距離,趕緊到二十二層去把我們的房子買回來,到時候我們就可以放慢腳步,跟小結衣好好體驗這邊的生活了。」

  咦?

  眨了眨水潤的琥珀色眼瞳,亞絲娜終於明白為什麼剛回到SAO的桐人這麼急著通關,包括對於遊戲貨幣和經驗都是以著先前豐富的遊戲經歷搶先別人一步。

  原來是因為當初兩個人一起許下的承諾,她還以為過了這麼久,他忘記了。

  感覺交握的力道加重了些,桐人回首看著仍站在原地的她,「亞絲娜?」

  「桐人,我有說過……」附上桐人的耳際,亞絲娜低聲說了幾個字。

  仍不脫稚嫩但已經有成熟女性風情的面龐綻開美麗的笑容,淘氣地拋下因為自己的話而愣住的少年往上層走去。

 

  ×××

 

  前血盟騎士團副團長,亞絲娜用不輸男性的戰鬥實力得到了『閃光的亞絲娜』的稱號,而有著娃娃般精緻亮麗的五官讓她成為許多男性玩家的女神;桐人一貫的低調衣飾,卻掩蓋不了他令人驚艷的戰鬥風格,而冷漠的態度下其實是個溫柔的人,暗地傾心於他的女性玩家人數也不亞於崇拜亞絲娜的男性玩家。

  而要如何排除這些障礙……不,是如何躲開這些瘋狂的粉絲,在二十二層的湖畔安靜不受打擾地居住,成為兩人目前最大的煩惱。

  「走到哪都有人跟著的感覺真是不好受。」這種芒刺在背的感覺……實在是難以忽略啊!

  「知道我那時候被分派護衛的感覺了吧?」一直有人跟上跟下的,想要有點自己的自由還要被管東管西的,煩都煩死了。

  一提起曾經成為亞絲娜護衛的那傢伙,桐人就忍不住一陣噁心,「別提那個變態了。」

  刀劍刺穿肉體的冰冷和疼痛,溫熱的血液從體內泊泊流出,視線逐漸模糊不清,那是有別於與茅場晶彥戰鬥的感覺,無力掙脫、反抗,明明自己有更強的力量,卻因為被麻痺毒藥暗算,導致只能看著自己如刀俎上的肉任人宰割,要不是亞絲娜機伶發現事情不對勁,或許那就是他們最後一次見面了。

  那是他第一次感覺到離死亡那麼近,原來人命是如此脆弱。

  感覺柔軟的身軀貼到自己背後,知道亞絲娜是擔心自己,覆上環抱自己腰際的手,他笑道,「沒事的,一切都過去了。」

  一切都已經過去了,現在的他們不用擔心死亡,只要單純享受著遊戲……還有彼此相伴的幸福感。

  握在手心的溫度,很踏實。

  貼上厚實的背脊,依然可以感受到那沉穩的心跳。

  「咳!」雖然情侶親暱他們是管不著,但是這種公然放閃的行為實在是太令人不悅了。

  「看你們兩個在學校遮遮掩掩的,遊戲裡頭倒是一點都不害臊啊?」在學生餐廳吃飯還不時會看到這兩人在中庭約會,卻是連個小手都不敢牽,看得他們這群人是竊笑不已,不過一到遊戲裡面這種在大街上摟摟抱抱倒是做得挺輕鬆的。

  「真是小看你們兩個了,甚麼時候發喜帖給我們啊?」磨磨蹭蹭的,這八字不就兩撇。

  沒料到這些視線中還有這群損友,兩個人馬上用最快的速度分開,情緒比較內斂的桐人有些侷促的咳了幾聲,臉上有幾許可疑的紅雲,亞絲娜則是揮劍鞘趕人,泛紅的耳根不難保證再繼續調侃下去她會害羞到爆炸。

  當然也不難猜出這對情侶估計是想掩飾些甚麼。

  刀劍無眼,為了避免被劍鞘敲死,眾人瞬間鳥獸散,臨走前還不忘再調侃一下,「桐人,先上車後補票會被家長討厭的喔!」

  這下連桐人都忍不住拔劍砍人了。

 

 ×××

 

  在夢中展翅高飛

  (夢で高く飛んだ躰は

  掙脫纏遍周身地不安

  (どんな不安まとっても振り払っていく

  沉眠這份微小的思念,蔓延擴散

  (眠る小さな想い 拡がりだして

  察覺到弱小的自己,只要有你在

  (気付く弱い私 君がいれば

  世界再黑暗也能挺過去

  (暗い世界強く居れた

  長年夢想的心靈,沒錯,直到永遠

  (長い夢見る 心は そう 永遠で

  

  會發現這件事情,他想,都是意外到讓人想不到的意外吧?

  只是單純好奇的從網路上搜尋了自己的訊息,卻沒想到原來自己不是這個家的孩子,所以說他是隻貓,孤僻驕傲,也活該被好奇心殺死。從此他劃清自己和這個家的界線,不敢踰矩,也因此讓小直受傷了吧。

  自從SAO事件之後,他就決定要好好補償小直。

  在SAO裡面交好的每個人都讓他學到了許多,也漸漸明白就算網路上的欺騙與被欺騙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但是願意付出真心的人也是有的,所以說就算自己是個養子又如何呢?這個家中的每個人,對自己的付出,都是真真正正的。

  以前那種幼稚的想法,現在已經無法影響他了。

  因為,「有妳在阿……」

  刀劍交鋒掩蓋過這聲低喃,方與魔獸打了個照面就交手二十來次,誰也沒有討到便宜。

  退到幾個人身邊,桐人手中的長劍依然警戒地被高舉著,腐蝕的酸液從那張充滿利牙的巨口滴落,觸碰到酸液的大理石板磚早出現幾個冒著煙的不規則窟窿,「看來是不用擔心它會吐口水,但是若是被咬到估計也要半殘了。」人體怎麼說也沒有物質來得耐腐蝕啊!

  不過在考慮到自己被咬到之前的重點應該是--「武器呢?」

  晃了晃手中依舊鋒利完整的長劍,怎麼說這些刀劍也是用遊戲裡特殊的材料打造成的,合該是有些與一般金屬不同的特點,例如防鏽、防腐……等,最多就是過長過多的戰鬥導致刃的部份變得不夠鋒利,需要打磨一下。

  另外還有就是高強度的對決也有可能致使武器斷裂。

  忍不住想起與茅場晶彥最後對決時,莉茲替自己打造的那把劍,是把難得的好劍啊!握在手中,可以感覺到傾注在其中的靈魂,讓劍的威力更加強大、也讓他的目標更加堅定。

  惋惜的嘆了口氣,同時眼尖地發現眼前的魔獸有了些動靜,桐人高聲警告,「小心!」

  不再對自己迷網、也不再為『月夜的黑貓團』團員的死自責,桐人開始學習如何用自己的戰略方式指揮一起通關的夥伴,在盡量不犧牲任何人的狀況下擊倒守門的BOSS,但是對於那種自己犯蠢或是一時自大的傢伙,他只能夠給予無限的敬重然後放生之。

  「艾基爾、亞絲娜,跟我正面纏鬥BOSS,其他人從旁邊對它進行攻擊,記得注意它的尾刺,解毒藥劑隨時準備好。」話音剛落地便化身為一道殘影,牽制住因為演進而如刀劍般銳利的四前肢。

  雙劍架住同時揮舞過來的四肢,一使勁推開滿是壓力的攻勢,趁著BOSS攻擊被隔檔而產生的空檔,讓亞絲娜她發動快如閃電的劍技,「亞絲娜,交替!」

  沒有任何猶豫的亞絲娜,螢綠的劍氣如雨點般綿密,對BOSS造成不小的傷害,完全不做任何的防禦,因為她知道她的背後可以放心的交給桐人。感受到疼痛的BOSS憤怒地揮舞銳利的四肢想要宰了這個煩人的白色小蟲,但是無奈每次都被艾基爾和桐人給檔了下來。

  對視一眼,兩人的唇角同時勾勒出淺淺的弧度。

 

  尋找著被指引的光芒

  (探していた導く光

  觸碰彼此回憶起一切

  (觸れればすべて 思い出して

  給予無法替代珍重的現在

  (掛け替えのない 大切な今をくれる

 

  是你,給了我在SAO中最堅定的勇氣。

  是妳,給了我在SAO中想守護的回憶。

 

  輕閉雙眼我所知的世界

  (目を閉じ世界を知った

  那是一如既往溫暖般的痛楚

  (それはいつも 暖かいのに 痛くて

 

  是你,在我無助時,伸出了你溫暖的手心,在這現實與虛擬中,保護了我。

  是妳,在我徬徨時,給予了妳柔軟的擁抱,在這虛擬與現實中,鼓舞了我。

 

  確切連接起交疊的願望

  (繋ぐ確かな願い重なり合って

  所見的迷惘開始鼓動

  (見える迷いは 動き始めた

  想守護著你背負的傷痛

  (君を 守りたくて背負う傷は

  在深邃睡眠之中,漂流著

  (深い 眠りの中漂った

 

  想擁抱你,牽你的手一輩子。

  想保護妳,吻妳的笑一生世。

 

  不曾替代的承諾

  (代わらない  約束だった

  深信兩人的羈絆仍是如此鮮明

  (二人信じた 絆はそう  鮮明に

 

  那幢屋,是我倆的回憶,你給我的幸福。

  這只戒,是我倆的諾言,妳予我的牽絆。

 

  傳來的聲音呼喚著你的名字

  (聲が 屆くまで 名前を呼んで

  曾多次感到邂逅的奇蹟

  (出會えた奇跡 感じたいもっと

 

  『桐人。』

  『亞絲娜。』

 

 

  --「我有說過,我愛你嗎?」

 

 

               ×完

 

  VRMMORPG:虛擬實境大規模線上角色扮演遊戲

  switch:交替。

  SAO:Sword Art Online的縮寫

  

  部分歌詞引用:刀劍神域第一部OP - crossing field

 

-----×語×-----

生日賀文終於完結了,雖然我覺得最後有點潦草(拭汗)

僅獻給9/1號生日的忘川秋水唷

很高興認識你這個朋友,雖然你和Kula一樣很愛嗆我

但是不得不說你幫了我很多忙,時差的原因也讓我可以在晚上的時候吵你!

我的話很單純不會包含甚麼要求,頂多就是嘲諷你哈哈

所以不要用太複雜的方式思考我說的任何話

雖然晚了幾天,而且生日禮物還沒有到你手上

但是還是再說一次拉,生日大快樂

以後也要一直一直這麼快樂的過每一天唷OVO

希望你和各位看倌滿意~(鞠躬)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星緋 的頭像
星緋

人生若只如初見

星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