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甚麼叫做黏皮糖、賴皮鬼、趕也趕不走,他今天終於領教到了。

  一個嘆息,索蘭想到今後這個跟在自己身後的男人就要入住自己家中和自己一起生活,真的是頭痛到一個不行。

  回顧早上的情形,他原本沒打算讓萊爾知道的,誰知道又傳進那男人的耳裡,於是就變成這種麻煩的狀況──

  一早他堅持要離開醫院的情況,原本以他目前身體的狀況最好還是待在醫院休息幾日再離開,畢竟這麼匆忙就離開沒人能料到他的身體會不會又抗議,如果真的這種事發生了,可不是每次都這麼好運有人剛好經過可以幫個忙;但是因為他的堅持,所以那個女醫生也沒有辦法,只能夠囑咐他一些要注意的事情,並告訴他要好好照顧身體。

  原本就是在萊爾不知情的狀況下先離開,而事情到這一切都還很順利的,偏偏在他把東西都打包好要離開的時候,萊爾衝了進來就很順手就搶走那些打包好的東西,害他當場愣在原地不知該做何反應,等到反應過來的時候已經連人帶物被丟上車了。

  「你──放我下車。」,是告知而非請求,索蘭的口氣冷硬,對萊爾的溫和只有昨晚那一小段的時光。

  既然知道找了這麼久的人就在旁邊,怎麼可能說放就放,就算會被討厭也要強硬地留在他的身邊,更別提索蘭現在的身體還處於不穩定的狀況,他怎麼可能放心讓他一個人生活?當然,這也提供了他一個很好的藉口──「基本上,老師照顧學生是天經地義的事情,索蘭同學,你想拒絕老師的一片美意嗎?」

  老師──?!

  「怎麼可能,你……」質疑尚未完全表達出來,看著萊爾把證件丟了過來,悲慘的發現一個事實。

  萊爾.狄蘭迪,西林普拉斯大學,機動戰士機師科,實戰講師。

  竟然是自己科系實戰課程的講師,這到底是甚麼該死的緣份?

  所以,就演變成這個樣子了,不論他怎麼推辭說不需要,或是明白了當地告知說不喜歡家裡多一個陌生人,萊爾還是堅持要跟他一起住,美其名是『照顧學生』,天知道心裡到底在打甚麼算盤……這讓他很不安、也很慌張。

  因為他無法保證,如果又落入噩夢中,能夠不向任何人求救……

  索蘭的面容冷沉,緊抿著唇,可以讀出他現在的不悅,萊爾忍不住苦笑,但是並不後悔做出這樣的事。沒錯,他並不怕被討厭,就算被討厭也還是要待在他的身邊照顧他,雖然在醫院昏迷時索蘭並沒有求救,但是看著那面容留露出的脆弱,他就下定決心了。

  要好好照顧他,至少,讓他的夢不是只會讓他心碎。

  從市立醫院到達了目的地約十五到二十分鐘,萊爾頗驚訝的看著眼前的房子,原本以為應該就只是一間小小能夠住人的屋子,卻沒想到還挺有規模的,至少稱得上是有錢。

  「你一個人住?」見索蘭只是輕微點頭,萊爾也明白現在的他並不想跟他多說的甚麼。雖然住起來感覺很舒適、也很氣派,只是這麼大的房子就一個人住,不會顯得有些孤單嗎?有必要這麼做麼,把自己隔離在人群之外。

  但是目前的狀況,他也不好開口說甚麼,只能低聲嘆息,然後隨著索蘭的腳步一起進入屋內。

  而踏入屋內之後,萊爾已經不只是驚訝,也更加頭痛了。

  入眼的裝潢和物品的擺設,該怎麼說,若真的要他用一個形容詞去形容這間屋子的話──

  樣本屋。

  沒錯,近乎一塵不染的屋子,乾淨地不像話,沒有男孩子一個人居住該有的零亂,所有的物品都被整齊地放置在該有的位子,只要仔細觀察其實並不難發現這間屋子的主人根本沒甚麼在使用屋內的東西,這間屋子對他們的主人來說,除了遮風避雨之外,似乎就沒有其他的用處可言……到底是怎麼了,為什麼只是幾年不見,他會變成這樣子,彷彿人生不再有樂趣,繼續活下去只是為了等待有一天要面臨死亡──

  咬牙,他憤怒卻不能夠表達,太過衝動只會壞了現有的平衡。

  身為純種的變革者,索蘭怎麼可能感覺不到萊爾的憤怒,只是他不願意去細想他是為了甚麼而憤怒,反正對他來說現在最重要的,就是陌生到底、到兩人這不該有的牽連斬斷,讓萊爾,離開他的身邊。「你的房間,二樓左手邊數來第二間,房內有衛浴設備,要吃甚麼樓下的廚房任你使用,不需要特別幫我留東西,我會自己解決。」

  「那你的房間呢?」總要把東西搬進房裡吧。

  冷睇了萊爾一眼,索蘭搶過他手中屬於自己的東西,「你不用知道。」

  看來,這強行進入他的生活的行為真的讓他很反感呢!這下子連話都不想跟他多說幾句了,不過……無所謂,「正所謂好的開始就是成功的一半吶!剎那……不,索蘭,我不會放棄的。」

  絕對不會放棄、也不會忘記,他在心中默許下的決心。

 

       ×未完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星緋 的頭像
星緋

人生若只如初見

星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