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晨的陽光劃開了寂靜的黑暗,一抹光線就這麼從窗簾的縫隙竄入,落在那稚嫩的臉蛋上。

「唔……」即使闔上眼仍舊能感受那明亮,伸手掩去直射雙目的陽光。

微睜的紅眸還有些迷茫,視線在乾淨的房間晃蕩了下,這才想起來自己現在人在何處。

又夢到,那一天了阿。

甩了甩頭,要自己將那些惱人的事情忘了,他起身走出房間,空氣中瀰漫著已經很久不曾聞到的香味,「阿,遙,你醒了,睡得還好嗎?」

「我睡得很好,麻子姊妳就別擔心了。」

「怎麼能不擔心呢?離開這麼久剛回到日本,時差或是甚麼的總是不習慣的吧?你這孩子就是愛逞強。」

「沒事的,而且今天哲也不是有比賽嗎?我還想去看看呢!」

「阿拉,這麼說來,那時候你也經常和哲也的同學們一起打籃球呢。」

聽了她的話,久音遙笑道,「是阿,一起打球的感覺真的很好,哲也的同學們都非常厲害。不過聽說他們高中都各自去了不同的學校,雖然有點可惜但也是不錯的事情。」互相切磋,為了屬於自己的勝利努力,和新的同伴一起贏得榮耀,即便辛苦也是有意義的。

那年夏天的情景依舊牢記在腦中,只是有些事情就如同逝去的時光一樣,回不去。

「四年了呢,時間過得真快阿——不知不覺你們也升上了大學,哲也也好一陣子沒回家了。」久音麻子右手捧著臉頰,無奈地嘆了口氣,「這孩子也真是的,明知道我和孩子他爸這麼久沒見他很寂寞,他還寧願打球就這樣不回家。」

嘛……打球大概是一部份的因素,但是估計還有些甚麼在干擾著吧。

他低笑了下,並不打算把心裡的話說出來,雖然說對於這對思想很開放、對自家孩子的教養方式也採取自由主義只要不要過於偏差的父母來說,要接受這件事情不是甚麼太困難的事情,不過——這種事情還是哲也自己來說吧,他可沒有打算淌這渾水。

「總是會回來的,再怎麼說哲也也長大了,麻子姊你就別擔心這麼多了。」喝下最後一口味增湯,久音遙雙手合十說了聲『我吃飽了』,把桌上的空盤疊在一起拿到洗手槽,原本打算把這些空碗盤洗一洗,不過被久音麻子用『男孩子待在廚房做甚麼』從廚房趕了出來。

「也好,現在過去應該來得及。」食指抵著下唇思考了半晌,他拿出手機撥通電話,沒一會兒就有人接起,不過傳來的聲音不是熟悉的溫潤,讓久音遙的思緒停機了一秒,「嗯,哲也現在方便接電話嗎?」

「你是誰?找哲也有甚麼事?」粗里粗氣的問話讓久音遙有種自己是小三的錯覺。

哭笑不得地揉揉眉心,他倒也沒甚麼脾氣,「我是哲也的舅舅,等比賽結束或是中場休息的時候,請幫我轉告哲也說我有事情找他。」

舅舅?他怎麼沒聽哲也說過這人。

兩道眉倏地揪在一起,對久音遙說的話半信半疑,雖然他個性比較衝動但也不是沒有大腦的單細胞生物,沉吟了許久沒有回覆。畢竟從來沒有從黑子哲也口中聽說這個人,實在是無從斷定究竟『舅舅』的存在究竟是真是假,而當事人現在正在球場上拼命,總不可能喊暫停就為了接一通電話。

大概明白電話那頭的人的顧慮,久音遙輕笑一聲,「你就跟哲也說久音遙回來了,這樣他就知道了。」真是的,他是不是要教訓一下這個外甥呢?居然連自己的舅舅都沒有好好介紹。

「我知道了。」反正也沒答應甚麼重要的事情,至於是真是假哲也自己應該能夠判斷吧。

看來也不是太笨,果然是個能夠讓哲也心甘情願成為影子的男人啊!「你就是火神大我吧?很期待見到你。」說畢就掛斷電話,椅在電車門旁看著外頭不斷變化的景致,他的思緒漸漸飄遠,隨著電車的節奏回到了從前。

 

@@@@@

 

死死瞪著還握在手上的手機,火神大我一臉『見鬼了』的模樣,讓剛結束比賽回到休息區的黑子哲也悄悄靠上前關心,「火神,我的手機怎麼了?它顯靈了嗎?」這一臉想把它拆開來搞清楚究竟的模樣讓他挺是好奇。

正專心思考那人是怎麼知道自己的火神大我,依然沒辦法習慣黑子哲也這種突然就從身邊竄出來的行為,整個人抖了一下,手機差點就要跟地板做親密接觸,好在反應夠快一手撈了回來,沒好氣地道,「你不要老是這樣出現好吧?遲早有一天被你嚇出心臟病來。」

被這麼一說,黑子哲也可無辜了,雙眸睜得老大,「我怎麼知道你盯著我的手機看得這麼認真。」

還以為從高中一年級開始認識到現在,應該已經習慣得差不多了說,結果還是這麼不經嚇,不……他根本沒有要嚇他的意思,根本就只是這人太膽小了。

「這人最後突然叫我的名字,還說甚麼期待見到我。」真是莫名其妙,他們很熟嗎?

撇撇嘴把手機拋還給黑子哲也,僅有三秒鐘的記憶力馬上忘記久音遙要他轉告的話,只記得這個奇怪的傢伙居然知道自己不是黑子哲也,重點完全不對,倒是接下了手機的黑子哲也抓到了個小小的重點,「期待見到你?誰?」

該不會是老爸老媽吧?但他不記得自己露過馬腳啊?

愚木腦袋被這麼一問倒是想起來這件重要的事情了,「對了,哲也,久音遙是誰?」

啊?

一楞,沒想到會從這人口中聽到這名字,他的神情有些古怪,「你從哪知道這個名字的?」

「那人剛才打電話過來,要我轉告你他回來了。」想了想,他覺得自己剛剛應該沒有聽錯,於是很自動的做了補充,「而且我剛剛聽背景聲音,感覺他搭電車朝這個方向來了。」

「呃,他回來了?而且還過來了?」身形僵了一下,雖然只是很微小的變化,但是卻沒能逃過那雙銳利的眼睛。

這反應好像不大對勁吶,老是淡定從容的傢伙一聽到這消息似乎有點緊張,究竟隱瞞了些甚麼呢?

火神大我戳了戳下巴,雖然這反應好像是地下情人來找碴的心虛,不過跟黑子哲也相處好幾年的他在這方面倒是完全相信黑子哲也的專情,「怎麼了?這麼緊張。」

視線瞟了瞟現在在場上大放異彩的身影,黑子哲也突然覺得很頭痛,「這……說來話長。」老媽沒跟遙說今天是他們一大群人一起報名街頭籃球比賽,晚上再一起去吃飯的日子嗎?

「聽說他是你舅舅?我怎麼沒聽說過你有舅舅?」

忍不住苦笑,「因為,這個名字,是黃瀨的禁忌啊!」

黃瀨的禁忌?

一聽到這五個字,原本只是豎起耳朵偷聽的人們瞬間都一臉八卦的湊上前來,「甚麼甚麼甚麼?黃瀨跟黑子的舅舅有一腿?」

「黑子你有舅舅!我怎麼完全沒聽說過?原來黃瀨跟你一樣,難怪我都沒見過他交女朋友。」這麼個英俊瀟灑的男模特兒卻從以前到現在都沒有女朋友,這不是很有『隱情』嗎?

「疑?這樣不就一堆女孩子心都要碎了嗎?」唉,這些人真是罪孽啊!放著好好的女孩兒不要,偏偏要去喜歡和自己同樣性別的男人。雖然說他對同性戀不抱任何偏見,但是多少有點哀怨這些被女孩子們愛慕卻一點都不放在心上的男人。

可惡!黃瀨根本就是他們這些平庸的男人的天敵!

眾人你一言我一語的討論著黃瀨的性向問題,還有幾個人陰險地笑了,摩拳擦掌要卯起勁來追自己心儀的女孩子。

一直都不怎麼顯眼的黑子哲也,存在感立馬被壓縮到負值,額頭上滑下三條黑線,對於這些傢伙只聽了他一句話就整個暴動的狀況實在是無法了解,「咳!那個,雖然我不是很想打擊你們,但是我想黃瀨的性向應該還是正常的,所以你們最好還是收起嘴角那些得意的笑容。」雖然說沒見過黃瀨跟哪個女孩子交往,但是他放電的對象還是僅限女生,男生估計還是不在這個禍害的狩獵範疇內的。

被一句話打碎幻想的男人們瞬間哭喪著一張臉,從頭到尾在一旁看戲的火神大我則是用他的眼神赤裸裸地鄙視這群人一番。

「那麼,禁忌是怎麼回事呢?」剛毅的臉龐掛著一貫的笑容,雖然溫和又十足的傻勁,但怎麼樣也藏不住那濃濃的八卦味。

還在猶豫要不要坦白從寬,雖然說出來對黃瀨好像不太好意思,但是眼前這些傢伙一個個如狼似虎地看著他,一副『你不說就休想我們放人』的表情,基於死道友不死貧道的一貫作風,他還是把人推下崖當墊背了,「遙,就是我舅舅,曾經和我們一起打球,那時候黃瀨才剛開始打籃球,你們也知道他是因為青峰的強悍才來打球的吧?」

 

「可惡!又輸了,青峰果然很強啊。」雖然才初中二年級,但是黃瀨涼太帥氣的臉龐和高挑的身形讓他已經是眾人目光的焦點,所到之處無不吸引女孩子群聚在一旁,為之瘋狂的女生肯定少不了,於是除了運球的聲音外,不時也會爆出刺耳的尖叫聲。

因為激烈的一對一比賽而幾近脫力的他就地坐下,大口喘著氣,汗水沿著結實的肌肉打溼了衣衫。

「想贏我,再多練一百年吧你!」青峰大輝爽朗的語調是滿滿的自信與自傲,但是對於黃瀨涼太這樣的對手與隊友可是非常的滿意,朝坐在地上的黃瀨涼太伸出右手,在兩隻手掌緊扣彼此手臂的瞬間用力將他拉起來。

雖然很是崇拜青峰大輝的實力,但不代表他會這麼輕易被擊倒,怎麼說他也是人們口中的天才球員之一,「哼,那天不會太久的。」

不置可否地挑了挑眉,雖然黃瀨涼太還不夠資格讓他用全部的實力認真比一場,不過多少還是有些期待這個能夠把動作『模仿』得維妙維肖的天才少年能夠成長到甚麼樣的地步。

怎麼說還是很期待能夠有個人能夠與他正面對戰而不落下風,而如果能夠把黃瀨涼太培養起來,或許有意天就能夠再一次體會到那種『想贏球』的興奮感了。

現階段已經沒甚麼人能夠贏過自己,能夠打敗他的人也只有他自己。

「小黃才剛加入籃球隊不久,能有這樣的成績已經是很厲害了呢!」桃井五月嬌俏的臉龐帶著豔麗的笑容,旁人聽了可能會覺得她在安慰黃瀨涼太,不過身為帝光地奇蹟世代,可沒有人認為黃瀨涼太需要安慰,這是真真正正在誇獎黃瀨涼太的實力和天賦。

與他們這些從小時候就開始接觸籃球的人相比,雖然實力是正規隊伍中倒數第二弱的,但是僅僅幾個月的時間就從一個剛加入球隊的小球員取代灰崎祥吾,成為『奇蹟的世代』強勢的一員,不得不說這種有臉蛋又有天賦的天才讓人十分嫉妒。[ 是說這些人也不想想自己要不帥氣、要不可愛的臉蛋 ]

只能說若不是他們親眼見證他的成長,他們也不會相信黃瀨涼太原本是個完全不會打籃球的傢伙。

「桃井,雖然我很高興妳這樣稱讚我,但是可不可以不要這樣叫我?」不覺得這種稱呼很像在叫某種動物嗎?

「嗯?甚麼?你說小黃嗎?小黃就是小黃嘛!不覺得這名字很有美感嗎?」她笑得更為燦爛,完全無視黃瀨涼太額頭上滑落的三道黑線。

小瀨或小涼肯定都比起小黃好多了啊……

帝光的其他人都默默轉過頭,無一不在心底默默吐槽。

嘛,算了,反正就一個稱呼也沒必要太較真。

聳聳肩,黃瀨涼太看了看四周,發現好像少了些甚麼,但是一時間又想不起來,疑惑地走到一旁坐下看起綠間真太郎和赤司徵十郎的比賽,慢半拍才想起來究竟少了甚麼,「小黑子呢?」剛剛還見他人在這邊看自己和青峰比賽,難不成是把自己『消失』了嗎!這小子的消失真是練得越來越到位了,這種獨特的技巧大概也只有小黑子能練得起來了吧!

對於黑子哲也的『消失』無比崇拜的他,卻完全沒想到黑子哲也根本就沒有特地用甚麼消失,只是單純的離開而已。

在一旁吃餅乾的紫原敦完全無法理解為何黃瀨涼太的身邊會突然冒出一朵又一朵的小花。

於是默默挪動屁股遠離這個突然發花癡的傢伙。

「小哲嗎?聽說他的親戚剛從英國回來,好像也是個會打籃球的人呢!聽說籃球也是蠻厲害的,所以我就讓小哲去把他的親戚帶來囉。」

黑子哲也的親戚嗎?

雖然不是很想這麼想,不過那個唯有大局觀和傳球可以稱得上高端,但是投籃簡直悲劇到讓人扶額嘆息的程度的黑子哲也口中說的『蠻厲害的親戚』,實在是讓他們提不起勁。

「喔?小黑子的親戚嗎?那還真是讓人感興趣呢!不如我去帶他們回來吧?」

瞟了眼黃瀨涼太,青峰大輝很不客氣地開口,「本來就應該你去帶他們回來,我看小哲八成十幾分鐘前就回來了,只是礙於那些障礙物所以才沒有擠進來吧?而且,她們好吵。」

「喔拉,小青峰你怎麼可以說女孩子是障礙物呢?這樣很沒有禮貌喔。」女孩子就應該要被好好呵護,雖然不否認有時候的確是挺吵的,但是這麼可愛的小生物理所當然有這樣的特權。

不在乎地聳聳肩,他對這些發花癡的女人的態度是不會變的,「我只是實話實說。」只能說這些女人令他生厭,認為自己長得漂亮一點、用尖叫聲來吸引他們注意力這招實在是太老套了,若是有五月一半的情報分析能力,他可能還會勉強看個兩眼。

「真是的,那我就先去看小黑子和他的親戚來了沒。」披上一件薄外套以免著涼,拿起手機看了眼上頭顯示的時間,「希望今天有時間可以看看小黑子親戚的實力怎麼樣。」

然後,完全是意料中的事情,剛靠近人群的黃瀨涼太馬上被女孩子包圍,爭相索要他的簽名。

若是平常他可能會替這些女孩完成小小的心願,可惜今天他大爺沒那個時間,黃瀨涼太帶著紳士的笑容朝這些女孩子說道,「雖然我很想替各位簽名,但是我現在有自己的事情,所以我想下次有機會的話再替各位簽名好嗎?」

滿意地看著剛剛還在暴動的女孩子們冷靜下來,他用身高的優勢四處看了下,不負眾望的在某個小角落發現黑子哲也的身影,而跟在那個身高和黑子哲也差不多的紅髮青年,大概就是『小黑子的親戚』了吧!

歡快的從人群縫中擠了出去,拉著黑子哲也又擠了進來,「小黑子,他就是你的親戚嗎?」嘖嘖,長相倒是還挺不錯的嘛!

黑子哲也微微頷首,「久音遙。」

「你好,我是黃瀨涼太,很高興認識你。」

帥氣的臉龐帶著一貫陽光的笑容,不過這表情沒有維持多久,就被眼前這紅髮青年的一句話徹底打碎。

「哲也,他是牛郎嗎?」

明明就是很好聽的嗓音,為什麼會說出這種讓人想揍他一頓的話!

 

 

       ×未完

之所以會寫黃瀨×自創角有以下兩個原因

一、我個人偏好青黃,但是我實在無法讓黃瀨攻下青峰,但又想讓黃瀨當攻,於是放棄

二、黃黑,但是我覺得黑子是火神或青峰的,無法奪人所愛,於是放棄

左思右想,找不到一個適合的,所以久音遙就這麼誕生

我已經很久沒有一天碼超過3000字,只能說真是神蹟(?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星緋 的頭像
星緋

人生若只如初見

星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