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到這了吧!這次的相遇……雖然短暫,但卻美好地讓他銘記在心裡,不會忘記。

  凝望著眼前這棟大宅,唇角帶抹很淡很淡的笑意,「也許,偶然的相遇,也不是一件太糟糕的事情……」腦海中浮現起出在醫院內,見到他的愣然、假裝不認識的陌生與警戒、再到最近對對方管束自己的妥協──

  還有那麼一點點的依戀。

  不過,一切就都到這了,甚麼記憶甚麼回憶,就陪著這棟大宅留下吧。

  「甚麼都不要帶走,就這樣就好……」他低喃著,回過身子就要離開,卻見到不該出現在眼前的人,倒抽了一口氣,「你──」

  那張俊顏染上一層寒霜,眼神透著怒氣和隱約可見的哀傷,「為什麼又要離開了?究竟發生了甚麼事情迫使你又要再一次地離開?索蘭,不,你是剎那,對吧?」不顧對方眼中流露出的震驚與慌亂,他緊緊圈住那纖細的右手手腕,不讓少年有機會逃離自己的身邊。

  索蘭的臉色倏地刷白,顫抖著聲想反駁,「我不是……」

  「你是!你就是剎那!」他失去理智地低吼,不讓少年有逃避的機會,「為什麼要說謊?為什麼不願意認我呢?剎那。你知不知道,當你用那麼陌生的眼神看著我的時候,我的心有多痛;當你不斷否認自己的身分的時候,我的心有多哀傷。明明知道你就是剎那,我卻只能夠假裝你不是,因為唯有這樣你才會讓我待在你的身邊,而現在,你要把我最後能待在你身邊的唯一機會也收回去嗎?」

  他不會知道,那股不安驅使他回來挽留他;他不會知道,看到他站在大宅前輕訴再見時他的心有多麼痛;他不會知道,可能再也看不到他的未來讓他的心有多絕望。

  掙不開被緊握的手,索蘭望向那雙水藍色的雙眸,指責著他行為的眼神和語句,再再打擊著他已然不夠堅強的內心。

  輕輕地笑了,染著哀傷的笑意,「所以你早就知道了嗎?」

  這樣的笑,他多想為他抹去,但他卻不給他機會。

  「萊爾,不要碰我,好不好?」索蘭低聲的要求,但那人並不放手,只怕一放開,他又躲到了他找不到的地方。看出了萊爾眼中的執著,於是他放棄了,悲傷渲染低沉的語調,訴說著充滿罪孽的過去,「萊爾,我是個背負罪孽的殺戮者,我還很小的時候,為了證明神的存在,親手殺死了我的父母。還記得,那時他們的眼神呢……恐懼和不置信,然後,只是兩聲槍響,就輕易地奪去了他們的性命。直到很久很久以後,我才知道──原來這個世界沒有神。」

  彷彿上天為他開的玩笑,直到很久以後才發現當時的自己是多麼愚蠢,就算後悔也來不及了,這樣的過去緊緊糾纏著他不放,時時刻刻教他不要癡心妄想屬於他的幸福,因為奪去父母性命的他沒有資格擁有。

  存在內心最後的平衡終於崩塌了,索蘭沒有理會萊爾要他別說了的話語,只是笑著繼續說著,「還有那個時候,如果我有成功的阻止伊安爾,你們的父親母親和妹妹就不會死了,然後洛克昂不會加入天上人組織,不會因為阿里.亞爾.沙瑟斯而死。如果有如果,但悲哀的是這世界沒有如果……」沒有如果可以讓他挽回、沒有如果可以改變過去──

  「是我呵!一切都是因為我,如果沒有我,這世界上就不會有這麼多人不幸、不會失去最心愛的人。你,也是一樣──」憂傷的淚水滑落臉龐,卻依然笑著,「所以,萊爾,請你不要原諒這樣的我。」

  請不要原諒滿手血腥的我,不要原諒我這個奪走你幸福家庭的人。

  悲傷滿溢胸口化作淚水不停滾落,索蘭卻依舊笑著,這落入萊爾的眼中只是更增添了對這脆弱中滿是堅強的人兒的疼惜,一使力,將那身形日漸消瘦的人兒納入懷中,緊緊擁抱著,「索蘭,這不是你的錯,都不是的。你是如此善良,背負著他人的罪孽和悲傷不斷戰鬥,明明就快撐不住了確仍然咬牙撐著。」

  伸手拭去清秀臉蛋上的淚珠,滿心的疼惜與不捨明白了當的表達在那雙水藍色的眼眸深處,「別哭了、別哭──索蘭,不要把所有不屬於你的責任都自己扛起,而這世界沒了戰爭,也不代表你就沒有存在的價值,所以不要這麼消極,不要為了迎接死亡而活著。你答應過我不會逞強的,既然我在這裡,那讓我陪你一起分擔,好嗎?」

  讓我跟你一起分擔生命中的沉重,你不再是一個人。

 

 

@@@@

 

 

  許是因為太長的時間都把自己的情緒壓抑著,所以當異樣的感情衝擊著平靜的心湖時,他十足地不知所措。想止住淚水,卻怎麼也無法控制,不是因為愧疚、傷悲和疼痛哭泣,而是那股流入內心深處的暖流,包裹住他冷冰的心,讓他的眼淚無法克制地落下。

  「不是說別哭了,怎麼越哭越兇,嗯?」微啞的低沉嗓音溫柔安撫懷中那讓他無比心慌的人,明知道或許是因為開心而落淚,卻仍不忍看見他哭泣。

  垂首搖晃著頭顱,索蘭嘗試退出萊爾的懷中,一挑眉,環抱的力道加重,不過並不會讓索蘭感到不適,僅只是防止懷中的人逃離,天知道再失去他一次又要花他多長的時間才能找回來?「索蘭,我不會再放開你了。我知道這樣很怪,但我知道我自己在做甚麼,我知道我自己為什麼要說這番話、要這樣擁抱你。」

  「不該是我。萊爾,不該是我、也不能是我,所以,你讓我走。」他拒絕去看那雙眼中真誠的情意,逃避那熱切的視線不正面回應,仍舊堅持最一開始的選擇。

  這是屬於他的髒污,怎麼能夠因為萊爾的溫柔,於是就這麼把一部份的責任交到他的肩上?這不公平的,所以不能,絕對不能夠這麼做。

  「萊爾,真的很謝謝你願意原諒我、願意陪著我,但是接下來的生活我一個人就夠了,我相信艾紐的靈魂正等著你回去找她……所以沒關係的,我一個人不會糟到哪去,當然,我會答應你好好活著的。」所以,就請你不要再管我了,萊爾,不值得的,為我──

  明明就看著懷中的人兒動搖了,卻又瞬間要逃離,最後想撇清他倆之間的關係……甚麼艾紐的靈魂正在等著他回去那甚麼鬼話,他會信他才怪!根本就只是要把他推離他的生活,然後又要自己一個人孤單寂寞的生活,在夢中不斷折磨自己、醒來就假裝沒事地繼續生活嗎?

  那千瘡百孔的心就擺在自己眼前,要自己怎麼能夠無視?!

  大概算是氣到腦袋的理智線斷了,萊爾怒極反笑,扣住那尖巧的下額,直直吻上那誘惑他許多時日的唇,不意外紅唇的柔軟。起初霸道的掠奪啃咬,氣惱索蘭的傻,總是要把他給推開,但越想越是心疼這樣的傻,於是親吻的動作越發輕柔,只是禁錮著索蘭的雙手依然使力,不讓他掙脫。

  吻上了好一陣子直到滿足了自己的『口慾』,他才心滿意足地放過那被他蹂躪得微腫的唇,從那深邃的黑眸讀出錯愕,揚唇一笑,「那些都過去了,索蘭,現在在這裡的是你和我。」

  就這麼毫不顧慮地吻上他是忍不住,也是因為不允許他逃避。

  「索蘭,我不怕這麼做會被你討厭,我唯一害怕的事情就是再也沒有機會把我的情意,透過語言或是行動表達讓你知道,我不要連個開始的機會都沒有就被扼殺……我不逼你給我,只是想讓你知道我對你的認真,我不會離開你,就算你恨我、厭我,我也不會離開。」萊爾用粗糙的指腹輕撫方品嘗過的紅唇,表情是索蘭前所未見的認真,看得他心慌意亂,「所以,不要再要我離開你、不要再把自己貶低、不要再逃開了──」

  說罷,又是一個輕柔的吻纏上愣然的索蘭,這一次萊爾沒有霸道的牽制索蘭的行動,只是輕擁著,讓兩人之間心的縫隙能夠用他的體溫與真心填滿,然後索蘭的內心深處不再下著冷冰的雨滴獨自哭泣。

  該推開的,但……卻捨不得離開這寬厚的避風港。

  閉上眼,幾許淚水由眼角滾落,沒有反抗的任由萊爾吻著自己,漸漸沉溺在那溫柔的泥沼中無可自拔,感覺萊爾的舌靈活地竄入,帶起身軀的陣陣顫慄。

  就這麼誰都捨不得退開,延續許久的吻直到一震悶雷的聲音響起,萊爾才不甘願地止下,雖然這樣令人喜悅的時刻就這麼被打斷,但畢竟最重要的還是感冒尚未完全好起來的人,於是他拉著人進屋,連人帶行李安置回原本的房間內。

  然後,望著表情有抹羞赧的索蘭,萊爾邪氣地笑了,欺身上前攬住索蘭纖細的腰,唇貼著完美弧形的耳廓,引導似地低語,「索蘭,為什麼你沒有推開我呢?為什麼不把我推開?你知道我不會勉強你的。」

  由耳廓流竄全身的酥麻讓他不住輕聲抗議,陌生的感受雖然讓他有些不安,但那個擁抱他的人帶給他的安全感讓他不那麼害怕,「因為我突然發現,原來和一個老男人接吻似乎也沒想像中的那麼奇怪。」

  用了比較微婉的說法,實際上用噁心可能比較恰當。

  感覺似乎受到挑釁,退開一些距離挑眉看著懷中人兒,卻在看見索蘭臉上的表情時呆了呆,那意外炫目的笑容奪了他的心神。

  然後,低頭吻上那紅唇,深深纏綿……

 

       ×未完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星緋 的頭像
星緋

人生若只如初見

星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