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說這一句牛郎的殺傷力還是頗大的,導致久音遙這三個字成為了黃瀨涼太的禁忌,「不過我想遙他那時候也是無心的,雖然說黃瀨那時候穿著球衣,但是那張臉……」還是帥到人神共憤,連自己這個已經和黃瀨涼太相處幾個月的人,在那一瞬間腦中也忍不住浮現這兩個字,所以也不能怪久音遙那時候脫口而出那句話。

雖然黑子哲也沒有把最後那句話說出來,但是一旁完全能夠理解的傢伙們一臉悲憤地猛點頭。

沒錯,黃瀨涼太這傢伙根本就是個禍害,所到之處引起的騷動簡直要比電視上那些藝人還要誇張,看看那個現在正在球場上模仿綠間真太郎投出三分球的完美動作,就算是沒有太陽的陰天,也足夠閃瞎他們!

只能說,老天爺真是太不公平了!

「這種又有臉蛋、又是天才的傢伙,最討厭了!」不刺黃瀨涼太小人,他不甘心!

一句話瞬間引起所有人的共鳴,原本還在哀怨老天不公的男人們瞬間集合成一個小團體,開始刺黃瀨涼太小人,至於那個在球場上揮灑汗水的本人,既沒有被球砸到臉、也沒有因為腳絆腳跌個狗吃屎,由此可以推斷這小人基本上是半點用處都沒有。

所以說男人的忌妒心也是很可怕的,不過可怕歸可怕,一點用都沒有就是了。

看著這些圍成一小圈,散發著詭異黑氣的小團體,黑子哲也決定視而不見,拿出手機撥通那個許久沒有使用的號碼,入耳的依舊是那悠揚的樂曲聲。

遙,不在乎了嗎?

那個從小就熱愛籃球、龐大大局觀和銳利眼力、擁有達到巔峰籃球天賦的遙……

他永遠都沒有辦法忘記曾經那麼強烈的絕望,填補那雙紅眸的空洞,儘管他還是笑著。

「……也——哲也?」

話筒傳來的叫喚讓黑子哲也回過神來,「遙,你甚麼時候回來的,怎麼沒事先通知我一聲?」

「麻子姊她要我給你一個驚喜,說甚麼都不讓我告訴你。」

驚喜個鬼,現在他實在是一個頭兩個大,「那,所以你現在人在哪?」

看了看四周,他找了個比較明顯的標的物,「青森盃,這裡應該是大學生的報名處吧。」

天啊!還真的來了,抱頭呻吟一聲,雖然說也不能怪自己的母親,畢竟媽媽只是想讓自己『驚喜』一下,「遙你還真的來了嗎?」

「嗯,怎麼了嗎?」似乎也能感受到電話那頭黑子哲也現在的心情,「吶,有甚麼困難嗎?或是我不方便出現?」

撓了撓自己的腦袋,原本整齊的淺藍色短髮瞬間變成雞窩頭,「怎麼說呢……也不是不方便讓你出現,只是我媽她沒告訴你今天我跟城凜還有帝光的那些人被邀請來打表演賽,晚上要一起去吃飯這件事情嗎?」

帝光中學是全日本中學籃球隊的豪門學校,而其中五位天才中的天才選手讓帝光立於不敗之地,被譽為的『奇蹟的世代』,這五個人分別是——青峰大輝、赤司徵十郎、綠間真太郎、紫原敦以及黃瀨涼太,而在這五人之外,其實還存在一位隱藏在光明之下,將他們推上顛峰的影子,被稱為『夢幻的第六人』——黑子哲也。

奇蹟的世代是不可打破的傳說,他們以著超越同齡生的技巧和天賦讓帝光立於不敗之地。

從帝光畢業之後他們六個人各自去了不同的學校,受到黑子哲也的影響從靠個人技巧得分到與自己新的夥伴一同奮戰,最後在日本全國高校綜合體育大會(Inter High,簡稱IH)以及冬季盃(Winter Cup,簡稱WC)決一勝負,而奇蹟的世代的對決在每位觀眾的腦海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因此即使過了這麼多年,奇蹟的世代的每位成員都還是街頭籃球舉辦方的表演賽邀請對象。

當然邀請對象不只是這六位球員,還包括了那六所高中,曾經在IH和WC上大放異彩的其他球員。也因為這個原因,他們這些人非但沒有因為各自上了不同的大學四散而失去聯絡,反而因為這樣的契機彼此間感情越來越好,平時也會一起切磋切磋球技。

而這次的青森盃,舉辦方可是下足了重本,一口氣邀請了城凜、秀德、海常、桐皇、楊泉和洛山,六所學校那些與奇蹟的世代並肩作戰的所有人,也因為如此他們才約好晚上要一起去慶祝。

沒想到居然辦得這麼盛大,久音遙思考了下,「所以至少會有三十個人對嗎?」真是出乎自己意料了,原本想說大概只有十來人左右的。

「是的。」而且其實人多人少並不在他擔心的範圍內,其實他比較擔心的事情是——「黃瀨也會在。」

許久沒聽見這個名字,久音遙愣了一下,但是很快就笑道,「你說涼太嗎?我早就不在意、不,應該說我從來就沒有很在意當年那件事情。一切都不過是意外,如果真的要怪那傢伙的話,那他也太可憐了。」

當年的事情沒有人應該負責,做出選擇的人是他自己,他也未曾有過後悔,甚至是慶幸自己做出了這樣的選擇,否則自己可能會更加的悔恨吧!

「咦?」

估計他們所有人都把事情往那個方向想了,他好氣又好笑地問道,「咦甚麼咦?當年那件事情你們到底是怎麼想的,該不會以為我恨涼太恨到想要他去死吧?」

雖然沒那麼誇張但不遠矣,「呃,難道不是嗎?」

「你們腦袋裡面到底在裝甚麼啊?當初是我自己選擇要那麼做的,如果那時候我甚麼都不做那現在變成這樣的人就是他了,如果我真的這麼在乎的話我就不會做那樣的事情了。」頭痛地揉了揉太陽穴,難道這群人就這樣誤會他這麼多年嗎?

這麼說好像也是。

黑子哲也頓然語塞,然後乾笑幾聲,「所以你不會不想見黃瀨?」

「為什麼不想見他?」

「也不討厭黃瀨?」

「雖然他那張臉是還蠻討人厭的,不過總合起來人還是沒那麼討厭。」

所以說一切都是他們想太多、自己擔心過頭的意思嘛!

領悟到這點的黑子哲也瞬間洩氣,「遙,你在那兒別跑,我去找你。」

早知道遙不在乎這件事情,他就不用如此殺腦細胞地煩惱這些事情了。

掛斷電話,久音遙頓時覺得有點頭大,雖然說自己一點都不在乎這些事情,但是不能說涼太不在乎,尤其是事情過去這麼久,他和哲也一直耿耿於懷的話……「那還真是不好辦啊。」

 

@@@@@

 

遠遠就看到少年跑了過來,看著那張原本還稚嫩的臉龐如今刻著成熟的氣息,讓久音遙忍不住感歎時間過得真快,這一轉眼他們都不再是青澀的國中生。

「遙。」

老實說,這兩個人還蠻顯眼的,至於為什麼這樣說,其一是因為黑子哲也曾經在大賽中展現超凡實力,讓他如今走在路上也可能碰到崇拜他的人想跟他要簽名;其二則是因為久音遙的原因。

他有著頎長的身形,目測身高一米七五,雖有些偏瘦但卻不單薄,他的膚色有些偏淡、比常人深邃一點的五官隱約可以看出是個混血兒,赤紅色的俐落短髮乖順地服貼在不算大的頭顱,罕見的橘紅瞳清澈無一絲雜質,讓人覺得很舒服,面容雖不如模特兒那樣令人雙眼為之一亮,但是清秀乾淨的氣息卻莫名的吸引人,唇邊那道禮貌的笑意更是添了一分優雅。黑色皮革外套內搭一件白色V領短衫,隱約可見線形優美的鎖骨,緊身牛仔褲襯托出那雙形狀好看且修長的雙腿,腳踩白色帆布鞋,氣勢完全不輸舞台走秀的模特兒。

「哲也,好久不見。」擒著寵溺的笑,他慣性地揉了揉黑子哲也的髮頂。

「我不是小孩子了。」

「怎麼說你都還是我外甥。」所以說無論如何,在他眼中,他都是個孩子而已。

聳了聳肩,他也不是那麼在乎,示意久音遙跟著自己走,「那麼這次回來會待多久?」同時思考著升上大學的第一個暑假是不是要拋下火神,回家陪老爸老媽。

思考了半晌,他說道,「目前還沒有決定,那邊的課程已經全部都結束了,還在考慮要不要繼續攻讀,不過應該會休息一年,回去的時間之後才會決定。」反正時間上並不急迫,這一年就當是給自己個犒賞,待在日本好好放鬆一回。

「啊,已經唸完了嗎?」略略吃驚,但是思及這人有如怪物般的腦袋,他就釋懷了。「所以你都會住在家裡?」

「當然。有機會的話可能會把日本玩一圈。」其實這趟回來多少是抱著回來旅遊放鬆的心態,所以旅遊計畫也早就已經完成了。

由於七歲時就跟著父母親搬到英國定居,他的姊姊——久音麻子則是因為家庭的關係留在日本。等到他再一次回到日本的時候已經是黑子哲也剛升上國三的時候的事情,而那一次僅回來半年的時間,時間不足加上年紀尚不足的原因而作罷,這次回來可以待得時間足足有一年之久,也足夠讓他完成這趟旅程了。

一想到自己的珍藏冊又要增加不少東西,他心情很好地笑了聲。

讓他心情這麼好的原因並不是這一年的休息時間,而是緣於他的興趣。

對於自制力十足的久音遙來說,有兩件事情是他無法抵抗的。

其一是攝影,他可以凝視一片景色長達三十分鐘之久,彷彿在腦中細細描繪,將所有的細節牢牢刻劃入記憶中,也因此從小時候他就對攝影有濃厚的興趣,父母送給他十歲的生日禮物就是一台配備完整的單眼相機。對美景的熱愛、攝影的天賦讓他在十五歲時出了第一本作品集,之後也陸陸續續在出版,因此在攝影界中他可以說是小有名氣。

其二是打籃球,曾經他是英國青年籃球界的新星,但是因為一個意外,他不再打籃球。

看著紅唇扯起的笑意,曾經和他相處了七年的黑子哲也知道自己的舅舅今天心情真的是挺不錯的。

久音遙的笑是禮貌、同時也是疏離。

出色的外表讓他無可避免地成為眾人的焦點、溫和的個性總是讓人誤以為久音遙是個沒甚麼脾氣的好人,看起來甚麼人都可以和他成為很好的朋友,但是實際和他相處過後才會知道其實恰恰好相反。他可以跟你聊很多東西,課業、藝術、文學、運動……等,他知無不言、知無不達,但是一旦問起了他的私事,總是擒在唇邊的禮貌讓他能夠毫無痕跡地退出。

他在人群和自己之間劃了一道界線,既不跨過去、也不讓人過來,過得來的唯有他們這些被稱之為『家人』的人。

「那麼今天晚上要一起吃晚餐嗎?我們要去居酒屋,大概十點結束,沒意外還是趕得上電車。」

既然外甥都提出邀請了,他這個舅舅也沒理由不答應,「好。」

兩人肩並肩走在一起,眼見就快到賽場,響徹雲霄的歡呼聲夾雜尖叫聲,久音遙微瞇起眼,總覺得這個畫面似乎有那麼點眼熟,「哲也,你說涼太也有來?」雖然說一場好的球賽肯定少不了這些歡呼以及尖叫聲,但是他就是有這麼一種直覺,這回的暴動肯定是那個如牛郎般帥氣的男人引起的騷動。

他想了想,「是啊,現在大概是他和火神的一對一吧。」

「喔?你姘頭?」

聽到這個形容詞的黑子哲也,額頭瞬間滑下幾條黑線,「這個詞是誰教你的啊?」

擺了擺手,他表示這個問題一點都不重要,「你只要跟我說是不是就好了。」

無奈,「是伴侶。」

「你姘頭……是紅頭髮,看起來很高那個?」這身高,和某牛郎差不多吶!

打定主意無視那兩個字,黑子哲也拍了拍久音遙的肩膀,示意他走這個方向,「這邊看不到,我們去別的地方看。」個頭都稱不上高的兩人就算用跳的大概也看不到甚麼,最多只有他們灌籃的時候可以看得比較清楚。

跟在黑子哲也身後,眼尾餘光仍掃向賽場方向,籃球落地所奏出的緊湊節拍讓許久沒有打球的他突然有些熱了起來。

歛眸,看著已經沒了厚繭的手掌,眼底突然染上幾許複雜。

已經,沒有辦法再打籃球了,這副身體。

雖然不曾後悔過,但是,他遺憾。

是的,遺憾。

他對於籃球的喜愛是無庸置疑的,運球時擊地的節奏讓他深深著迷,視線尋找著可以進犯的漏洞,在阻礙者防備最弱的瞬間甩開守備,然後給予致命一擊。他從四歲開始跟哲也一起觸碰籃球,在懵懂無知的年紀追著在地板滾動的圓形球體,慢慢學會如何運球、投籃,漸漸長大的他憑藉著過人的運動天賦以及對籃球的喜愛,同樣讓他站到了不敗的位置。

只可惜一場意外,讓一切所有都只能夠存在於記憶中,偶爾在夜深人靜之時掠奪他的呼吸,令他窒息。

其實也不是完全不在乎,只是不後悔而已。

跟著黑子哲也到了離賽場稍微有點距離,但地勢比較高的地方,望向賽場,倒是能清楚地看見兩道纏鬥的身影,擦出互不相讓的激烈火花。

「雖然這裡比較遠,不過基本上他們的動作還是都能看得很清楚,不需要在下面擠沙丁魚、也不用被魔音貫腦,基本上這幾天的青森盃,只要我沒有比賽的話都會到這個地方來。」反正這些傢伙打球的風格已經很熟悉了,從姿勢大抵能猜到他們其他比較細緻的動作。

久音遙沒有像黑子哲也一樣坐在草地上,而是筆挺的站著,夕陽色的眼眸盯著那兩道快速移動的身影,「哲也,你喜歡打籃球嗎?」

同樣專注在比賽的黑子哲也沒有抬眼,沒有絲毫猶豫地答道,「喜歡。」

他喜歡籃球、非常喜歡籃球,喜歡到即使是天生的硬件跟不上,他也不願意放棄。明知道會很辛苦,依舊咬牙撐過每一次的訓練;明知道比起其他人沒有優勢,他還是堅持下去並找到屬於自己的籃球風格。正因為這份喜歡,讓他堅持下去,並在城凜找到了並肩作戰的夥伴,以及想要一輩子牽手的對象。

他是火神的命運之影、火神則是他真正的光。

「還記得我們一起打籃球的時候嗎?」想了會,他又補充一句,「我們國中的時候。」

這回真是不抬眼不行,只是久音遙逆光的表情,成了謎,他看不見,「嗯,但是很可惜沒能看你跟青峰誰比較厲害。」兩個一樣擁有極高籃球天賦的天才的對決,他很期待,卻沒有機會。

——真想看看你跟青峰誰比較強。

他有讀到那沒說出聲的唇語,知道自己的球技在他的心版上留下了痕跡,只可惜錯過了那一次的機會,在事情發生前,沒人猜想到這會變成永遠無法有答案的謎題。

「我也很遺憾。」嗓音依舊溫潤,卻含著一種不明的情緒。

很深、很沉。

「遙……」想說些甚麼,但是放在口袋的手機打斷了他的思緒,他看了看上頭顯示的人名,接通。

「你在哪?」

「老地方。」

賽場中撥出電話的人朝他倆的方向望了過來,而站在那人身邊的黃髮青年也把視線轉了過來,並且在看見那抹赤紅的瞬間,身軀一震。

       ×未完待續

打一半默默發現有BUG的地方但是請大家當作不知道這回事吧,嚶嚶嚶嚶

請有看過相關設定和內容的各位假裝黑子跟遙視一起打籃球長大的

荻原成浩神馬的都不存在wwwwwwwww

不知道為神馬盛夏這篇特別有感,卡住的地方也是努力用好幾個方案把他接下去了

其他的文就很容易一卡就想按xx

唉,人生苦短、杯具何多 ( 淦,關聯在哪wwwww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星緋 的頭像
星緋

人生若只如初見

星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