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送他們離開包廂,久音遙見赤司征十郎已經結束通話,這才上前。

當別人在講電話的時候,久音遙會主動保持一定的距離,這是一種禮貌,畢竟不是所有人都想把自己跟別人講話的內容公開,雖然大部分都人都不介意,除了那些有小三的人可能會主動迴避,還有另外一類會主動迴避的則是一些企業的老闆。而赤司這種財團少爺,講電話的內容更不是他們這些市井小民可以隨便聽的,雖然大概只是吩咐了幾個見狀的下屬來幫忙搬屍體而已。

兩人齊齊坐在廊道上,久音遙背倚著廊上的柱子,左手放在微屈的膝上,一整個放鬆。

「怎麼了?心情很好?」

「還不賴。」

挑了挑眉,反正現在在場的只有他們兩個,有些事情也不用特別避開了,「你這次回來應該不只是休息而已吧?應該還有甚麼目的?」休息一年很合理,回日本也不是甚麼問題,但是會答應來參加這種類似慶功宴的活動就很令人費解了。

他可是一點都不相信,雖然說久音遙的轉變確實是滿大的,比起第一次見面的時候,處事態度是圓滑了許多,但是他可不認為這樣的轉變會大到讓他想參加這種聚會,如果要說看在他們『奇蹟的世代』的面子上的話……很抱歉,久音遙這個人雖然很重視朋友,但卻不會有賣朋友面子這種想法,他不想做的事情絕對沒有人能夠要求他去做,更不要提可能在久音遙的眼中,他們可能還只是『認識的人』這樣的地位而已,朋友只能勉強擦到一點邊。

果然瞞不過他,不虧是同類人。

對於赤司征十郎如此直白的挑明了話,久音遙也沒有打算隱瞞,他很清楚今天這些話就只存在於這個時間點的兩人之間,等到離開這裡之後,這些對話就會完全不存在,「呵……的確不是只是休息而已,我的目的就是那傢伙。另外,雖然說我們只認識短短半年,但也足夠是朋友了。」認識的人跟朋友還是有一定程度上的差別,他也沒這麼冷血到把這五個人放在那種不上不下的位置。

當然,有一部份必須歸功於籃球上。

如果不是『奇蹟的世代』的籃球讓他有了點興趣,他絕對不會對這些人另眼相待,不會用另外一個角度去看待這些與自己毫無關係的人,也不會對黃瀨涼太特別上心。

雖然對黃瀨涼太的第一印象其實並沒有很好,突破人牆將他們帶進來的人很高,看起來根本不像是國中三年級的學生,亮黃色的短髮有點濕,看來不久前曾經經歷過一場激烈的比賽,眼睛的顏色和髮色很相近,若不仔細看根本不會發覺兩者的差異,深琥珀色不若一般琥珀的顏色那樣單薄,而是飽和得近似黃色,俊美的臉蛋帶著陽光的笑容,一眼就能夠看出這傢伙肯定是所有男性的天敵。

要知道打籃球的男生一向吸引女生的目光,而那種有臉蛋又有技術的,對女生來說根本就是天神般的存在。

雖然對他來說沒甚麼影響,但是下意識就有這種感覺,這個人……其實是牛郎吧?

於是黃瀨涼太在久音遙心中的第一印象就這麼刻下來了。

雖然久音遙自覺自己問得很認真,不過從黃瀨涼太瞬間炸毛的反應看來肯定不是。

在那之後他認識了其他人,但是對於他們一對一的邀請無一例外地拒絕了,不是打不贏而是前陣子過度的練習,導致他右腳腳踝的韌帶斷裂,雖然已經接回去但是要完全痊癒的話,還需要好一陣子的休養,所以回來日本他其實並沒有打算要打籃球,那次會答應黑子哲也去,也只是因為待著甚麼不做也無聊,看人打球總是有趣許多,因此才答應的。

他對黑子哲也口中的『很強』沒甚麼實質概念,直到看了他們打球之後,他也肯定了這幾個人有這樣的評價,當之無愧。

所以之後每次黑子哲也要去打球的時候,他也會跟著去,跟這些人混著混著也算多少有些認識了,並且知道黃瀨涼太其實是國中二年級才開始接觸籃球。

果然是個讓人很驚訝的人,不過也難怪有些動作似乎不是那麼標準。

知道這件事情的久音遙也算是解決了心中一直以來的問題。

過了兩個月的靜養,腳傷其實好得差不多了,但是他還是不打籃球,害怕會對受傷的右腳踝造成負擔,要知道只要有過一次創傷之後,如果不讓受傷的部位恢復到最佳的狀況,就有可能演變成舊疾,那麼只要往後有任何激烈的行為,都有可能再發作一次,而每發作一次就要休息好幾個月。

所以他寧可這幾個月都不碰籃球,也要把右腳踝的傷完全養好。

只是計畫永遠趕不上變化。

那天和黑子哲也兩個人提早了些時間到籃球場,久音遙想站在原地投籃到是沒甚麼大問題,於是拿著帶來的籃球,投了幾球。

又投了一個三分球,久音遙覺得該停了,上前撿起籃球轉身要回去,結果黑子哲也突然蹭了上來,眼神好一片閃亮,然後在黑子哲也冷靜中帶著期盼的眼神,他宣布敗北,在不快速跑動和小跳躍的狀態下,輕鬆打敗了黑子哲也。

他沒打算讓人看到,可惜天不從人願,黃瀨涼太也提早到場,而且把他們不算激烈的比賽完完全全納入眼中,從此以後久音遙的身邊就總是可以看到一個不斷說服他打籃球的人。

雖然一開始被纏得煩,但之後就慢慢習慣了,經常和黃瀨涼太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

一開始久音遙還是堅持不打球的,只用嘴巴糾正黃瀨涼太不正確的地方,他把這個少年所有的努力都看在眼裡,時間一長,似乎有甚麼東西改變了;他開始上前調整黃瀨涼太的姿勢、親身示範,然後在傷處可以忍受的最大限度,和黃瀨涼太一對一。

諸多的破例,讓久音遙知道,那是屬於心的變質。

撲過去把黃瀨涼太推開的瞬間,他已經沒有多於的心思去思考自己的未來了,如果運氣好自己還可以活著、運氣不好的話至少救了黃瀨涼太。

他從不知道自己是個會願意犧牲的人,也是從那個瞬間他徹底明白了自己的心。

這一次,他的確是為了黃瀨涼太回來的。

玩味地瞅著這個和自己很相似的人,赤司征十郎有些意外從久音遙口中得到解釋,心情也因此覺得好上幾分,「你知道他對你很愧疚。」

當年因為腳踝帶傷而始終沒有出全力的久音遙,曾經和除了青峰大輝之外的其他人來過一場一對一,他能壓制住黃瀨涼太和綠間真太郎、從國三時就已經有二米的紫原手中拿下四分、從擁有天帝之眼的自己這也取得了三分,雖然都輸了,但是這種只發揮了百分之七十不到的狀態下,他們完全無法想像出全力的九音遙會是多麼恐怖的存在。

那是個已經可以和青峰大輝比擬、又甚至是可能超越的強悍。

他們知道久音遙肯定是熱愛著籃球的,那雙沒有太多情緒的眼唯有在打籃球的時候,才會閃著他們熟悉的光芒。

對籃球的熱愛和執著,卻在一場意外,被毫不留情地抹滅。

只是,久音遙本人卻沒甚麼在意的樣子,對這事嗤之以鼻,「又不是我叫他愧疚的。」

「不可否認因你而起吧?」

他奇怪地橫了赤司征十郎一眼,「因我而起又怎麼了。」

「如果你的目的真的成了,你能分辨黃瀨對你是喜歡多一點、還是愧疚多一點?」感情這種東西,說白一點,不是純粹的自己是肯定不會要,而和自己那麼相向的久音遙,肯定也對這種參雜了憐憫在內的東西不屑一顧。

「那是他的事,和我沒關係,我這次來的目的只是要讓他喜歡上我、自己開口跟我說。他如果不說,我一不會逼他說、二不會跟他說;那他如果說了,要塞這種不純粹的東西過來我也絕對不收,感情這種東西,不是純粹的,捧在手中可是很螫人的。」頓了半晌,他繼續說道,「該怎麼把那些愧疚完全地抽離是他自己該做的事情,我要做的事情就只有在我覺得滿意的時候接受,就這樣。」

正如赤司征十郎之前想的那樣,久音遙不是一個會因為他人而改變自己做事方法的人,就算那個人是他所喜歡的人一樣。

並不是不夠喜歡,正確來說久音遙對黃瀨涼太,已經可以稱得上是另一種更深一層的情感,否則不會特地從英國回到日本來,但是一碼歸一碼,他不會因為黃瀨涼太在心中佔有一塊特殊地位就放寬自己的標準,也不會因此而從旁協助。

對他來說,要是真正的喜歡,就應該要知道自己放出去的感情是幾分;要想說出口,那就要完整而純粹的喜歡。

簡單來說,他這人是不收瑕疵品的。

「那麼如果黃瀨已經有交往的人了呢?」

「他要真有喜歡的人還管得著我的小動作?反正在他沒說之前我是一句話都不會說,管他要怎麼想怎麼做,實際上都跟我沒有太多的關係。」更何況——「交往對象也不一定都對彼此的伴侶有那種感情,如果是這種關係的話,就算毀掉我也不愧咎。」

這樣的回答完全在赤司征十郎的預料之內,俊秀的臉龐難得染上了愉悅,那份高貴和高雅卻半分不減,「呵……果然一樣。」

看著那個規律著成滿水、然後敲擊石頭的添水,久音遙沒聽懂赤司征十郎想表達的意思,「甚麼一樣?」

「我,跟你。」

撇了撇嘴,他一點都不覺得這是讚美,「我才不要被你這樣說,赤司大少爺。」

「但你否認不得。」這是同類的氣息,無論如何都抹不掉的。

「我可沒有否認。」久音遙站起身來伸展了下,「我估計你的人也快到了,就幫我個忙吧?」

是時候該做點了甚麼,完全被動地等那傢伙自己開竅根本就是天方夜譚,試探就到此為止,某些小手段還是需要使的。

就當是看一齣好戲該付出的同等代價,赤司征十郎也站起身,和久音遙對視,「說吧。」

「幫我打個電話給涼太,跟他說高級酒店都沒有空房了。」

雖然他不會主動去找他,但是他有的是辦法讓那人回過頭來找他。

 

@@@@@

 

道別了赤司征十郎,久音遙提起右腕看了下時間,這地方果然不是東京,才十二點半路上基本已經沒有甚麼人在走動,除了便利商店和幾家酒店的燈還亮著之外,其他全部都都已經大門緊鎖。

雖然時值夏日,夜晚的風還是有點涼意,不過對於已經在英國生活許久的久音遙來說,這涼爽的感覺倒是剛剛好。

那麼現在該先去哪裡呢?

思考了好半晌,久音遙默默想起一件事情,也難怪老覺得這附近好像莫名的眼熟,雖然四年的時間帶來的變化不少,但是有些東西並沒有改變。他筆直地朝著選定的方向前進,很快他就看到了熟悉的地方。

緩步上前環視整個球場,這次他和『奇蹟的世代』第一次見面的地方,也是在那之後最常一起來打球的地方。

眼尖的發現角落有一顆籃球,不曉得是哪個傢伙粗心大意漏下的,久音遙上前撿起球來,四年不曾再碰過一次籃球的他,此刻動作帶有一點生澀,但是從那行雲流水的運球,還是能看出久音遙並不是一個新手。

那顆球彷彿是他身體的一部份,一起一落都跟著他身體細微的變化有所改變,用最小的動作帶出最大的效果,就連打籃球也脫不離這個概念。

運球的動作忽停,他的手已經將球投出,從停止運球到射籃這個動作只花了一秒的時間,原本被分割成持球、瞄準、射籃這三個動作,在久音遙身上看起來就像是一個動作。

青峰大輝曾經說過,這樣的速度即使是他也沒有辦法反應過來,如果再搭配流暢的運球動作,就目前他所知道的人之中,肯定沒有人能夠跟上久音遙,因為久音遙的籃球就像在跳舞一樣,一切都無跡可尋、又隨時都可以改變。

他和青峰大輝,恰恰好是同類型的人。

球在籃框中彈了兩下,然後落入白網中,跟在那之後的是球落地的聲響。

維持投籃的姿勢好半晌,他才收回了動作,走上前撈起球,喃喃自語,「果然還是生疏了。」

球躺在手上的感覺已經很陌生,不像以前那樣自然,他的身體已經沒辦法完全跟上球的節奏,沒辦法再配合籃球做發揮,不論是因為腳傷的原因、還是因為四年沒有再碰籃球的原因。

不過,雖然如此,但是偶爾放縱一下還是可以的吧?

輕拍球體,剛開始的節奏很緩慢,但是這樣的節奏在久音遙壓低身體高度的時候改變了,如驟然下起的大雨般緊湊而沉重,視線掃過框架與場地,左膝下壓了個不明顯的高度,久音遙就要用當年的速度衝出去。

就在他要提力的瞬間,場邊響起了一道聲音,那道嗓音是他所熟悉的,不過此時似乎有些懊惱和生氣,「遙,你不能跑。」

球體撞擊地面的聲音停了下來,久音遙捧起球望向聲音的來源,絲毫不意外站在那的人是黃瀨涼太;他手中拿著一件運動外套走了過來,淡淡的肥皂香竄入久音遙的鼻腔,深琥珀色的眼中有著複雜的神色,「你的腳,別跑。」

黃瀨涼太此刻有點緊張,他知道其實自己並沒有資格叫久音遙停下,因為害他不能夠像以前一樣打球的人就是自己,但是他知道久音遙不能夠快跑,所以打定主意就算會被討厭也要阻止他,只是即使已經有了心理建設,他還是會害怕。

害怕從那雙眼睛中見到赤裸裸的厭惡或憎恨。

一整個晚上他的心情都很緊繃,他不敢看久音遙、也不敢和他說一句話、甚至連加入他們的話題都做不到,他們在聊天的時候他安靜地吃著東西,雖然那些東西到了嘴裡甚麼味道都沒有,他還是機械式地咀嚼著。

他表現得很鎮定,但是天知道他有多忐忑,就連現在也是一樣。

兩人有點身高差,從以前開始就有,國三的時候一個一米八五、一個一米六八,現在一個一米九、一個一米七五,如果說站在面前對視的話,毫無疑問是久音遙要辛苦一點。

久音遙微微仰頭,神色始終那樣柔和,「你怎麼知道我在這?」

他不問『你怎麼在這』,因為這是自己設下的陷阱,如果黃瀨涼太如果在意的他的話,就會把自己跟他說的話,和赤司征十郎剛才打給他的電話聯想在一起;而相反來說,如果他不在意他的話,就不會出現在這。

「直覺……吧。」他說得很不肯定,不過也的確不曉得為什麼在故居沒找到人之後,雙腳就自動朝這裡過來了。

沒來由地,他覺得如果這個人還在附近的話,肯定會發現故居離以前大家一起打球的地方很近,雖然不一定想再打籃球,但是應該還會再回來看一看這個地方吧?他是抱著這樣的想法的,所以,他來了。

於是他看見了那個熟悉的身影,那樣的運球和投籃動作都和四年前一樣,看得他目不轉睛,他正在內心讚嘆著,卻在看見久音遙下壓了身形,經常和他一起打球的黃瀨涼太馬上知道他想做甚麼,大概是不希望久音遙給自己的腳增加負擔,顧不上其他事情的他就這麼出聲阻止。

「是嗎?」他笑了聲,有著顯而易見的愉悅,「涼太,很久不見了,過得還好嗎?」

「不算太糟。」大概是因為久音遙的態度還是像以前一樣,就好像那場車禍不曾發生過,黃瀨涼太反而覺得有些侷促,不知道要說甚麼,過了很久才在那雙眼睛的注視下問了一句話,但是話才剛出口他就直想把自己的舌頭咬掉,「你的腳還好嗎?」

自己怎麼就跟火神那傢伙一樣呢?這不是哪壺不開哪壺嗎!

「不要跑和跳就沒有問題,你別擔心。」該說這人笨嗎?話說完之後自己僵住的人他還真沒看過幾個。

搖搖頭嘆口氣,他決定還是先由自己來主導場面,「我啊,其實真的沒有你們想得那麼在意,頂多就是有點遺憾,我對自己做的事情不後悔,也沒有怪過任何人。」

那台大卡車衝過來的時候,速度很快,估計是為了搶著過黃燈,油門踩到了底,因此可以想見衝撞的力道有多大;他知道在有些人眼中他的行為看起來很蠢,因為他用的是自己的籃球生涯換了另外一個人的,可是在他的想法裡面,卻很值得。

「如果看著你出車禍,也許我才會恨我自己吧。」如果黃瀨涼太因為車禍而從此不能夠再打球的話,久音遙才會恨自己吧?

在那雙眼的震驚中,他笑得沒有一絲虛假,就像四年前一樣。

「我沒有說謊,絕對沒有。」就算整個世界都欺騙了你,我也絕對不會對你說一句謊話。

絕不會。

       ×未完待續

各位日安,今天卡稿卡得比較嚴重,用了將近半天的時間才完成

而且寫著寫著我都開始懷疑這孩子是不是我當初所設定的那個人Orz

這篇的內容基本上是藉著赤司表達出哈魯的心情,還有對黃瀨的情感

好不容易放假了,不過作業還是一樣很多,加上全部都是英文,頭痛

而且平常下課的時間都很晚,如果想要打小說的話總是要先把作業神馬的搞定

運氣好的話就有時間完成,運氣不好我根本連WORD都不會打開

所以更新速度其實不太穩定,之後如果忙碌起來可能消失一個月都有可能

雖然說最近看起來更新的頻繁

當然我個人也是很希望以後都可以這麼頻繁的更新

所以希望一切順利,會兩邊一起努力der

如果能回文給我點支持或是建議的話,我會很高興的qwq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星緋 的頭像
星緋

人生若只如初見

星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