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說,一切都是自作孽不可活啊。

細細地打了個呵欠,坐在後座的久音遙,眼皮又開始打架,一臉睏意。

昨晚睡覺的時間在他們聊天的時候悄悄過去,等到他們都覺得想睡的時候已經凌晨三點了,但是聽說早上七點有一場固定的開幕比賽,所以睡眠不足的兩人一早差點起不來;至於醉到不醒人事的青峰大輝反而先醒了過來,強忍著宿醉留下的後遺症跑去浴室洗掉一身酒氣,看時間差不多才把不知道為什麼跟自己一起睡的黃瀨涼太一腳踢醒。

被踹醒的人抱怨了幾聲,但也沒有賴床,很快的梳洗一番,然後被青峰大輝問了一句才突然想到自己忘記一個人了。

「喂,你這傢伙昨天不去睡自己的房間,跑來跟我擠幹嘛?」

「你這種把我當變態看的眼神是怎樣!」也不想想是誰給誰添麻煩!

推開主臥房的門,床上那人裹著被子蜷縮在一起,黃瀨涼太的嘴角帶著溫柔的笑,看著那張如孩童般的睡顏,他突然不是很想吵醒還在熟睡的久音遙。

「喂,你這傢伙,再不走要遲到了。」

「你先過去吧,我晚點到。」反正今天早上的比賽跟自己沒有關係,晚點到赤司應該不會抽他。

「你在幹——是遙?」不知道黃瀨涼太究竟在做什麼,沒什麼耐心的青峰大輝探頭進去,看見那顆漏在棉被團外的赤色頭顱,原本大聲的嗓音也自覺的壓低,「他怎麼會在這裡?」

黃瀨涼太離開床邊,同樣壓低音量,「昨天把你們這些醉鬼都搞定的時候已經很晚了,沒有電車讓遙回家,赤司說附近的酒店又都沒有空房間了,我就讓他來我這邊睡一晚。」

「那我就先過去了,你不要遲到太久,赤司會不開心。」語畢,他轉身離開了。

輕手輕腳又回到床邊,他坐上床沿,盡量放輕動作,不吵醒久音遙。

那個讓他想念到心都痛了的人現在就在這裡,沉睡的表情是他不曾看過的安然,帶著薄繭的指尖忍不住輕觸上那細緻的臉龐,沿著挺立的鼻線滑至水潤的紅唇,輕輕挲磨。

若要說四年前的久音遙是個長相乾淨、討喜的男孩,那麼現在就是清秀俊雅的少年了,歲月磨去了那些稚嫩與屬於孩童的秀氣,換上這個年紀該有的成熟,而長年待在國外似乎又為他的氣息增添了些異國色彩

如果當初自己沒有那麼衝動的話,是不是現在早就可以光明正大的把人擁在懷中了呢?

神色黯了黯,他忍不住笑話自己此時的想法。

像他這麼出色的人,肯定已經有女朋友了,而自己身為一個男性,卻對遙抱著這種想法,如果遙知道了肯定會很不舒服吧?

他手上的動作倏地停下,而那個早在他們說話的時候就已經醒來,但是因為低血壓所以一時半刻沒辦法清醒的久音遙,此時睜開了雙眸,聲音略帶沙啞地問道,「你怎麼了?」一早就這樣皺著眉,真是讓人看了不舒心。

「抱歉,我吵醒你了嗎?」

黃瀨涼太正要收回手,不過卻被久音遙給拉住,那雙還有些睡意的眼端詳著黃瀨涼太的手掌,將自己的左手掌貼上,纖細修長的手指卻依舊比對方的要短了半截指詰的長度,「果然是打籃球的手,很好看。」

雖然是再平常不過的動作,但是黃瀨涼太總覺得這樣的動作太親暱,於是窘迫地收回手。

久音遙看在眼底也沒說什麼,只是裹著被子挪了個姿勢,側躺在床上,「今天有比賽嗎?」

「嗯,今天是青森盃最後一天,最後結束的時候有讓我們一對一的安排。」

「奇蹟的世代?」

「嗯,不過小黑子換成小火神。」

「這也正常,讓哲也跟你們一對一,大概就是小紅帽遇上大野狼了。」只有被慘電的份。

雖然是事實,但是還是要替黑子哲也抱屈一下,「不要這樣,小黑子也會投籃了啊!」

忍不住睨了那人一眼,他再次閉上眼,「打籃球的人會投籃是應該的,投不進就該好好反省。更不要說他那些技巧,在一對一根本發揮不了作用。」

「你這話被小黑子聽到他會傷心的唷!」

「你少來了,哲也要真的是這種人,才不會是你們所承認的夥伴。」撐起身,雖然還有些睏,但久音遙也知道不能繼續睡下去了,至少現在不能,「借個路,我去盥洗。」

聞言,黃瀨涼太也很識相地站起身,視線不可控制地落在剛踏地的右腳腳踝上,但是不合身的寬鬆長褲把他想看到的東西完全遮掩掉了,所以他什麼也看不到。

沒漏掉他那點心思,但是久音遙暫時沒有讓黃瀨涼太看到的打算,拖著捲了兩次依舊鬆垮蓋住腳的長褲到浴室去盥洗,沒兩三下就回來,然後把黃瀨涼太趕出房間換回自己的衣服,很快地走出房間,偕同黃瀨涼太一起出門前往賽場。

現在的時間才六點半,賴床賴了二十分鐘,從醒來到整理花了大蓋十分鐘的時間,也就是說昨天他只睡了三個小時,再加上時差還沒有完全調過來,靠在計程車軟椅的久音遙一度快要睡著,但還是強打起精神,時差這種東西就是要靠意志力調整回來,不是睡覺的時間就應該盡量保持清醒,否則會導致該睡覺的時候睡不著。

不過好在沒多久他們就到了賽場,今天是青森盃的最後一天,昨天黃瀨涼太和火神大我一對一的比賽讓不少人覺得熱血沸騰,因此今天一大早現場就擠了滿滿的人,有幾個眼尖的女孩子發現黃瀨涼太,馬上就湊了上來。

於是又出現了黃瀨涼太被一堆女生圍著要簽名的景況,見怪不怪的久音遙則是默默退出小圈子。

「遙,你不能見死不救。」黃瀨涼太苦著臉,試圖把人留下來。

不過久音遙顯然沒有同情他的意思,「這種情況你肯定很得心應手,加油。」

說穿了其實是有點吃醋,但是他肯定不會說的,吃醋什麼的都見鬼去吧!

毫無壓力的把某人留在狼群中,他照著昨天的記憶找到了城凜的休息區,不過卻沒有看見黑子哲也,也不曉得黑子哲也是還沒有到賽場,還是去找赤司了。

手機沒電了,就算想打電話找人也沒有辦法,看來只能問一下那些跟他還算不上熟悉的人,「你是木吉對吧?你知道哲也現在在哪嗎?我的手機沒電了,現在連絡不到他。」

木吉鐵平看著眼前俊雅的面孔,剛毅的臉上是那萬年不變的和善的笑容,雖然看在久音遙眼中根本就是十足十的狡詐……「早安,你如果要找黑子的話,他跟火神兩個人都被赤司叫去了,洛山的休息區你從這個方向一直走就會看到了,在你的左前方。」

「我明白了,謝謝。」朝對方點了點頭表示謝意,沒有漏看那個椅在木吉鐵平寬闊肩膀打著瞌睡的人,頗具深意地看了木吉鐵平一眼,久音遙便朝洛山地休息區走去。

照這樣子看來,那個叫日向順平的,昨晚沒少被折騰……真是吃人不吐骨頭的狠腳色吶!

順著路走下去,久音遙很快就看到洛山的休息區,一路走過來也經過不少學校,如海常、陽泉,從不少人臉上那種悔不當初的表情看來,赤司已經毫不留情的先從他們身上刮了一層皮下來,看來除了奇蹟的世代和幾個人之外,還真是無一倖免。

不過赤司絕對不會這麼簡單就放過他們的,肯定還有第二次。

果然得罪他都沒什麼好果子嚐,昨天竟然還說他們兩個人一樣,自己才沒有這麼兇殘的手段好吧?

忍不住腹誹赤司征十郎,他很快找到了自己要找的人,「哲也。」

「遙,你昨晚住哪?」一見到久音遙,黑子哲也馬上湊上前,聽赤司說昨天到十二點了久音遙還跟他在一起幫忙處理喝醉的夥伴,讓他覺得很不好意思,而且那個時間估計也沒電車可以回家,肯定是外宿的。

揉揉那顆腦袋,他笑道,「你別擔心,我跟青峰住在涼太那邊。」

「黃瀨?」聽到這名字,黑子哲也很自然的一楞。

「嗯,他住得地方還不錯,我昨晚估了一下位置是在S大附近。」

「嗯,黃瀨讀S大。」

挑了挑眉,在他印象中S大也算是一所不錯的大學,黃瀨涼太那種糟糕的成績居然能夠考上S大還真是讓他驚訝了,「喔?他考上S大?看來也不是那麼笨,不錯啊!」

完全能夠明白認識黃瀨涼太的人,在聽到黃瀨涼太考上S大之後的驚訝反應,因為簡單說起來,黃瀨涼太就是個頭腦簡單、四肢發達的傢伙,任何運動他都可以靠天生的天賦輕易的上手,但是唯獨讀書考試這點無論如何都無法開竅,曾經指導過他們課業的綠間真太郎、黑子哲也以及赤司征十郎都宣告放棄,黃瀨涼太跟青峰大輝是差不多的料。

不過大概是在大考前大徹大悟了,以前那個書放在桌上過了兩小時卻一頁沒動的黃瀨涼太,考前那陣子卻每天泡在圖書館看書寫習題,雖然要把三年的東西濃縮在幾個月之內徹底吸收有點困難,但是皇天不負苦心人唄,總算還是讓黃瀨涼太考上了國內排名不差的S大,為此球隊的大家可是替他好好慶祝了一番,聽說連黃瀨涼太的家人知道他考上S大之後,都感動地擦了幾滴眼淚,頻頻說兒子終於長大了云云。

總之就是聽起來很不可思議的一件事情,連久音遙聽了都覺得很神奇。

不過老實說現在的重點其實不是這個——「你跟黃瀨一起過來的嗎?」

「嗯,不過那傢伙又被圍住了。」攤了攤手,表示愛莫能助。

「唔……遲些應該也無所謂,應該過會就會過來了。」

手肘抵著、雙手交疊橫放在欄杆上頭,今天開幕賽是由桐皇對戰陽泉,不過青峰大輝和紫原敦暫時還沒有上場,估計要等到中場之後赤司才會放他們兩個上去,他們一向很聽從赤司的指示,就算現在已經不在帝光,但是只要跟籃球有關的事情,赤司之於他們仍然是個控制全場的領導者。

「怎麼了,你有事情找他?」

搖搖頭,黑子哲也表示不是他有事找他,「是赤司要找他。」

「嗯。」淡淡應了聲,他沒有繼續說話,目光灼灼地看著場上的比賽,比賽剛開始由陽泉首先拿到球,但是在進攻的同時沒有穩住腳,被今吉翔一眼尖地找了個漏洞,球權易主,兩方快速地交換攻守勢,不過桐皇畢竟不是省油的燈,幾次傳球後,球落到櫻井良手中,性格明顯沉穩許多的他趁著守備空檔,率先為桐皇奪下分數。

雖然一開始就拿了個三分,但是他們並沒有因此而鬆懈,只是陽泉也不是省油的燈,沒有因為被桐皇先取得了分數,就此緩下攻勢,很快地在隊友的幫助下,冰室辰也回敬了一個三分球。三年來無數次的交手讓他們多少了解彼此的實力,這些都只是個開始,而想要獲勝就必須要堅持到最後一刻!

因此兩方交鋒依舊擦出了猛烈的火花。

等到黃瀨涼太從女生的包圍出來的時候,比賽已經進入第二節兩分鐘,他走上前,久音遙注意到他,視線從賽場上的比賽轉到黃瀨涼太身上,那雙眼中有著如同他眸色的暖意和一些他不太懂的……調侃?

「赤司好像有事情找你,你趕快去找他吧!」大概是從青峰大輝到之後就開始等他,他們到賽場的時候原本就已經比集合時間晚了三十分鐘,然後黃瀨涼太被那些女生拖住,又這麼過去了將近半小時,總合起來是遲到了整整一小時,赤司征十郎的周身已經隱隱約約可見黑氣,看來某人今天不會太好過。

呃——「他一直在等我?」

驚懼地嚥了嚥口水的行為完全被人收入眼中,久音遙對他抱以深深的同情,「嗯。」

「……那我先過去了。」已經完全喪失生存意志的黃瀨涼太決定還是趕緊去找赤司征十郎,反正伸頭是一刀、縮頭也是一刀,哪時候被剁都已經無所謂了。

被黃瀨涼太的反應弄得心情很好,久音遙低笑了兩聲,視線又回到比賽中。

至於那廂已經準備好被狠刮一頓的黃瀨涼太,雖然很想逃跑,但是堅信在赤司整十郎的眼皮底下是『逃得了一時、躲不了一世』,還是硬著頭皮去找那個面帶微笑、但是已經不知道把自己在心裡殺死多少次的前前隊長。

看著那個一臉就是來領罪的表情,赤司征十郎嘴角的笑意更深了幾許,看在黃瀨涼太眼中簡直恐怖極了,全身的寒毛都站了起來。

「小赤司,可以請留全屍嗎?」

「你以為你還有籌碼跟我討價還價嗎?」

看來是一點機會都沒有了,一臉苦悶的跟著示意自己跟在他身後的赤司征十郎,不過心裡也有幾分疑惑,有什麼事情是不能夠在休息區說的,要這樣子把自己單獨帶出來?「小赤司你要對我做什麼?」

這口氣這話語,活像自己是個未出嫁的黃花大閨女,人家把他帶出來就是要做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情一樣。

不屑地哼了聲,帝王大人表示對他沒興趣,「放心吧!就你這個樣子我還看不上眼。」

剛剛那個還一臉擔心自己會怎樣的人,聽到這句話之後一臉震驚地捧著胸口,「什麼!小赤司你——我們、我們明明那麼相愛,你居然這麼對我,你讓我在其他人面前情何以堪?如果是這樣你不如殺了我吧——」

如果此刻是在休息區,聽到黃瀨涼太說這種話的人肯定會對他獻上無比的敬意,然後一臉哀悼地跟他說「一路好走」。

已經懶得理會這個腦子此時不知道在想些什麼的傢伙,視線掃了下周圍,確定這裡足夠隱密,「好了,黃瀨,說正事前我們先來算帳,讓我等一個小時才等到人,你想好要怎麼死了嗎?」

倒抽一口氣,赤司征十郎這陰森森的表情,不死也要去半條命,讓黃瀨涼太忍不住在心裡哀號人生為何如此茶几,「我可以好好地活著嗎?」

「活在地獄如何?」

「大人開恩,您還是一槍斃了我吧!」他表示被赤司征十郎這樣吊著要死不死,茶几估計都升級變成餐桌,杯具餐具一應俱全。

帝光時期領教過赤司征十郎的手段之後,他們就沒有人敢忤逆這個隊長,當然,雖然說手段讓人不敢領教,但是他們對他這個隊長可是心服口服,因此就算從帝光畢業之後每個人都有了新的隊長,赤司征十郎在他們心中的地位依然不曾改變過。

「嘛,算了,看在你昨天收留了遙的份上我倒是可以不跟你計較太多,不過有些事情我想知道,就權當作是懲罰吧!」

「啊?」莫名其妙撿回一條命的黃瀨涼太表示問號,不能理解赤司征十郎怎麼會這麼輕易放過自己。

勾了勾唇,雖然沒有想要幫久音遙的意思,但是為了讓這場好戲能夠繼續演下去,他是絕對不介意在適時的時候幫個忙;在很久以前他就發現這兩個人之間並不單純,只是就算是聰明如久音遙,還是在碰到愛情的時候變成了笨蛋一枚。

特別是當兩個人都以為對方喜歡青峰大輝,明明就是對彼此有意思……

呵,果然是當局者迷旁觀者清嗎?

「你喜歡遙對吧?我說的不是像哲也喜歡遙的那種喜歡,而是異性之間的那種喜歡。」

黃瀨涼太原本不正經的表情瞬間刷白,驗證了赤司征十郎的猜測。

 

       ×未完待續

赤司這貨出來了!我估計他是這整個篇幅裡面戲分最多的配角(?)喏

其實赤司的個性算是滿難捉摸的,畢竟他有雙重人格,在動畫和漫畫中出現的次數都不算多

只能夠靠維基百科(?)來猜測他大概的個性是怎麼樣,但是寫一寫就發現他大概是我很喜歡的那一種類的性格

當然在我的筆下他可能會在某方面變得更惡劣一點,比如說愛看戲、把水潭攪得更混濁神馬的

不過不可否認的是他在兩人的感情方面會給予不少的幫助,不論是在速度上或是質量上

總之在這篇故事中他是一個很重要的角色,一個帶出兩人內心真正想法給讀者的主要角色

其實我自己覺得到第六章就遇到瓶頸,其實這兩章節寫下來都不是很順利,看起來也滿卡的

所以還是請各位看官多多包容,之後有機會完結之後應該還會有一次大修正

目前首要的目標就是先把這篇完結,以上,大感謝(´▽`)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星緋 的頭像
星緋

人生若只如初見

星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