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刷』——這是進球的聲音,隨之響起的綿長哨聲,告知比賽的結束。

六比四,不算大的差距,青年脫力地坐在地板上,雖然輸了比賽,但是他的臉上並沒有失落,俊俏的容顏有著全力以赴過後的歡暢,唇邊綻開的滿足笑容和熠熠生輝的深琥珀色眼眸在瞬間擄獲了無數女性的芳心。

畫面彷彿倒轉回四年前,青峰大輝朝黃瀨涼太伸出右手,緊扣住他的右手臂一個使力將人拉起身,他們看著對方,眼神中都有對彼此的讚賞。

「這場比賽很有趣。」若要說黃瀨涼太以前的打球風格是一種固定模式、完美的模仿,那麼現在的他可能就是在完美的模仿中帶著讓人捉摸不定的變化,好幾次都因為黃瀨涼太一些動作微妙的改變而失分,「你變強了,黃瀨。」

一點也不謙虛地接受了青峰大輝的讚許,黃瀨涼太笑道,「那當然,可不能只有你變強,總有一天我會打敗你的。」

輕哼,「大言不慚。」

「這可是我的目標。」

「我可不會停在原地讓你追上,要打敗我就努力追吧!」青峰大輝懶洋洋一笑,幾個熟悉他的人都從他的眼底看見了期待。

回以一個傲氣的笑容,已經放下過往的黃瀨涼太,整個氣質都不一樣了,「我不會讓你等太久的。」

此時兩人站在賽場中間,方才熱烈的氣氛此時鴉雀無聲,高昂的氣勢連場外的人都可以感受得到,青峰大輝刀削般的臉龐剛毅冷峻,唇邊一抹慵懶的笑容,就像一隻蓄勢待發的獵豹,隨時可以給予獵物致命一擊;黃瀨涼太則是溫和堅毅,眼底和勾揚起的自傲弧度,又是種截然不同的存在。兩人各有屬於自己攫取他人目光的特色,從精彩比賽中回到現實的球迷只覺得,站在眼前的儼然就是他們崇拜的神祇。

久音遙也不例外。

修長的十指緊扣著賽場邊的欄杆,夕陽色的眸子微微瞇起,眼底有著罕見的情緒,他沒有特別的隱藏、卻是他人所難懂的,跳動在其中的興奮與熱情,他覺得自己有些躍躍欲試,想和青峰大輝比試的心情更加強烈。

黃瀨涼太有幾分自己的影子,久音遙知道這份相似是源自於四年前那幾個月的成果,比起他心中認為的流暢還是有幾分生硬,不過也著實是足夠了,假以時日,當黃瀨涼太把這些動作都變成自身的東西之後,肯定能夠超越青峰大輝的。

回想起方才兩人比賽時,籃球擊地所演的節奏,內心的激動一時半刻無法平息。

已經很久沒有聽到這麼棒的聲響了。

不是從不能打籃球開始,而是從離開日本之後。

視線凝著那個神采飛揚的青年,他突然覺得自己應該晚些日子再跟他解釋的,擺脫了沉鬱氣息的黃瀨涼太,此時根本就是個完美又強大的聚光體,除去那些只是單純因為精彩比賽而景仰、崇拜的目光,又有更多的人看著黃瀨涼太的眼神帶著傾慕。

他看著帶笑走向自己的青年,忍下心裡翻騰的思緒和給他一個白眼的衝動,「很好的比賽。」

「謝謝,我們一起去吃午餐嗎?」

「你請客就去。」

「那當然。」突然有想要揉亂那柔順髮絲的衝動,而他也真的這麼做了。

被這略帶寵溺的動作弄得困惑不解的久音遙,奇怪地看了黃瀨涼太一眼,順帶伸爪拍掉那在頭頂上肆虐的大掌,「沒禮貌,我可不是小孩子。」

「我從來都沒有當你是小孩子。」他笑得溫和,目光也是滿溢的溫暖,「這幾個月沒事,不如你到我這邊住幾天,我帶你去玩吧?」

「帶我去玩?」秀氣的眼眉挑起,久音遙重複一次剛剛聽到的話,好確認自己沒有聽錯,見黃瀨涼太肯定的朝自己點頭,食指抵著唇思考了好半晌,「這提議似乎是也不錯,但是放長假你不用回老家陪父母嗎?」

唇邊的笑意因為久音遙的話更深了幾許,搖頭,黃瀨涼太臉上寫著『別擔心』三個字,「放心,我兩個姊姊都會在家,有她們在的話我爸媽不愁沒人陪,當然,如果你不介意的話可以跟我一起回家,或許我可以帶你去我的老家玩一趟。」

其實最主要也不過是因為私心使然,離十月只剩下不到三個月的時間,為了能把握更多的時間在一起,所以他才會提出這個邀請,雖然只是抱著一試的心態,但是沒想到久音遙會答應得如此爽快。

黃瀨涼太知道自己這樣不太對,但是那又如何呢?他不求兩情相悅,只是單純地喜歡久音遙、純粹地……想和這個人在一起罷了。

他就這樣看著仍在思考的久音遙,眼中的柔情絲毫不漏地落入來找人的黑子哲也眼中,似乎在懷疑自己是不是看錯了,他轉過頭看向身側的火神大我,然後從對方的眼中看到一絲古怪的神色,「火神,黃瀨他……?」

「如果你和我都沒看錯的話,應該是我們想的那樣,可是你不是昨天才信誓旦旦地說黃瀨涼太的性向很正常嗎?難不成是一天轉性了不成?但是要在一個晚上從直的被掰彎好像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啊?」火神大我搓了搓下巴思考著。

等等,該不會實際上黃瀨真的喜歡男人,所以才一直都沒有交女朋友吧?

難不成真被那群各種羨慕忌妒恨的傢伙說中了?可是……「我的確沒看到他對同性放電啊?」

阿——所以說原來是那樣嗎?

頓時間想通了的火神大我,表情一整個微妙,「嘛!其實他只是因為喜歡你舅舅,才一直沒有交女朋友的吧?而且因為黃瀨只喜歡你舅舅,所以才沒有對其他的男人放電。」就像他雖然喜歡黑子哲也,但並不代表其他的男人喜歡他,他就會接受;簡單來說他不是因為喜歡男人,所以跟黑子哲也在一起,而是喜歡黑子哲也這個人。

黑子哲也的表情就像被雷劈一樣,難得的失態,他知道久音遙長得不差,但還真沒想過黃瀨涼太居然會喜歡他。

那表情罕見得讓火神大我覺得有趣,「怎麼?沒辦法接受?」

橫了火神大我一眼,「怎麼可能。」而且黃瀨涼太喜歡男人關他什麼事啊?又礙不著他,反應這麼大不過是因為被黃瀨涼太喜歡的對象雷了一下。

怎麼說都是自己的舅舅——

不過當初在跟久音遙攤牌的時候,大概對方也覺得『什麼原來自己的外甥喜歡男人——』

所以黑子哲也很快就釋懷,又是那張淡定臉。

他們距離黃瀨涼太和久音遙有些距離,所以聽不清楚兩人在說些什麼,但是久音遙的頷首似乎是答應了些什麼,以至於讓那雙深琥珀色的眼瞳染上了他們未曾見過的、強烈的喜悅。

於是兩個人遲疑了,不曉得該不該上前打破那看起來像是兩人世界的氛圍。

不過估計是看得太毫不掩飾了,久音遙很快發現黑子哲也和火神大我,微微側過首又和黃瀨涼太說了幾句話,就朝他們走了過來。

「哲也,這個暑假不回家嗎?麻子姊很想你。」和黃瀨涼太家不同,黑子家就黑子哲也這麼個孩子,在外地讀書已經幾個月不見了,就連暑假都沒打算回去的話也著實是不太好,就算自己和姊姊與姊夫的關係不錯、年齡和黑子哲也差不多,但是到底說來他不是他們的兒子,「這個暑假就回家住上一段日子吧?把火神也帶回家。」

矢車菊藍的眸子因為久音遙的話,抹上幾許思念,還有一些掙扎,「可是……」

像是明白黑子哲也在擔心什麼,久音遙帶著安撫的笑容輕聲道,「姊夫和麻子姊那邊你不要擔心,你是他們的兒子,我想只要你們兩個做好了決定,他們肯定不會反對你們兩個在一起的,你能不能過得幸福才是他們所在意的。」

是應該要慶幸吧?他們兩姊弟出生在這樣的家庭,父母從來不會反對或是否定他們做出的決定,他們溫和地聆聽他們的想法、冷靜地分析可能會遇到的問題,如果他們兩姊弟有解決問題的想法、或是不會後悔自己做出的決定的話,他們都是無條件地支持,並成為他們兩姊弟最堅強的後盾。

就像他早在上一次回英國之後沒多久,就向父母坦承自己喜歡上了一個和自己同為男性的人,雖然不知道會不會有結果,久音遙的父母在聽完之後也沒有追問被自己兒子喜歡的人是誰,只是跟他討論身為一個同性戀可能會碰到的問題與困難,當然久音遙溫和而堅定的態度、以及久音夫婦對自家兒子固執個性的了解,他們很快便接受且支持了他的決定。其實在和父母面對面對談的時候,他說了自己或許不算是一個真正的同性戀,只是剛好喜歡上了一個在生理上和自己相同的人罷了。

他的父母聽完之後也沒有說什麼,只是告訴他這條路並不好走,畢竟在多數世人眼中,這仍然是『不正常』的。

當然,久音遙肯定不是個會在意他人眼光的人,在聽完這句話的也只有一句話想問——

所謂的正常是什麼?不正常又是什麼呢?

他們,不過就是愛一個人罷了。

愛之所以彌足珍貴,正因為其無法估量的純粹。

「我相信你們對彼此的心意,即使我從來沒有見過你們的互動,如果你們真的珍惜彼此的話,就別抱著拖一天是一天的想法。告訴親人是遲早的,雖然親人的支持不是一定必要的,但是如果確實地得到他們的肯定,不是更加踏實嗎?哲也,無論是舅舅、姊姊和姊夫、還是外公外婆,可沒有一個人教你怎麼當一個縮頭烏龜。」

看著還是有些掙扎神色的面孔,他失笑,用自己的額抵上黑子哲也光潔的額頭,這個親暱的舉動是他小時候為了說服、或是安撫黑子哲也而有的,只是沒想到都已經十九歲的他還會有這個機會做出這樣的動作,「他們可是你的父母喔,你要相信他們。」

柔潤的嗓音含著七分確信與三分寵溺,對於自己的外甥,久音遙從來沒有把他當大人看待,事實證明這個舉動對說服黑子哲也還是很有用,雖然自己也被火神那尖銳的視線刺砍了幾刀,但是總歸還是得到了自己要的結果,當然以後有機會他肯定不會放過教訓火神大我的機會,不過現在看在黑子哲也的面子上,他可以不動聲色地接下。

向後退開,看著黑子哲也被火神大我一把拉了過去,赤裸裸的佔有慾彷彿在警告自己『黑子哲也是我的。』

被這樣的人喜歡,也算上是難得了吧!

「那麼,這幾天就回來家裡吧?我會先跟麻子姊說一聲。」

頷首,算是答應下這件事情了,「等我確定之後,我也會再跟媽聯絡一次。」

「先這樣,時間差不多了,我跟涼太說好一去吃午餐,你們如果有什麼事情就先走不用顧慮我,一起吃飯之類的就等你和火神回家之後再說吧!」說罷,久音遙轉身就要離開。

看著那抹熟悉的背影,黑子哲也鬼使神差地伸手拉住久音遙,「遙。」

「嗯?」

看了眼黃瀨涼太,然後望進久音遙的雙眸,「你喜歡涼太嗎?」

沒料到黑子哲也會這樣問,他先是愣了一下,然後唇畔勾起一抹很淺的笑容,「他是很好的人。」雖然無意隱瞞,但是他也不能讓黃瀨涼太從別人口中聽到自己對他的感情,所以他避重就輕地回答黑子哲也的疑問。

「嗯,那你先去吧!別讓黃瀨等了,要回家前我會再跟媽通電話。」

「那我先走了,有事情再用手機連絡我吧!」

揮別兩人,久音遙偕同黃瀨涼太一起朝離這裡最近的鬧區的方向走了,而黑子哲也則是停在原地看了那兩道背影好陣子,才收回了視線,「那麼我們也走吧。」

期間一直沒講話的火神大我雖然表現得很鎮定,但其實內心還是挺震驚的,「你舅舅的意思是——要我準備去見家長的意思嗎?」

「嗯,遙剛剛說的話你沒聽見嗎?」

「呃——等等,這樣不會太快嗎?」老實說他還沒有心理準備啊!更何況雖然這兩個人說得很理所當然的模樣,但是有父母親可以這麼容易就接受自己的兒子的另一伴是個男性的嗎?這些怎麼說都讓他覺得很草率阿——

正常來說不是都應該探探父母口風、慢慢做心理建設的嗎?怎麼到他們家就變得好像什麼事情都很正常一樣呢。

火神大我表示大囧。

相反黑子哲也仍然是一臉淡定,「所以才說過幾天再回去,這幾天是讓你做心理建設的,我預計回家住上一個月。」

他的重點不是這個,「我是說,你不用先給你爸媽做心理建設嗎?為什麼會是幫我做啊——而且這樣冒冒失失就去拜訪會被趕出家門吧!你不要這個表情,你該不會是打算就一通電話告訴你媽說你要帶個男朋友回家吧?!」

所以說這兩個傢伙在某方面的溝通還是很不良,非常容易接錯線。

「嗯,遙說沒問題就沒問題。」

某人只能無力地嘟囔,「你還真信任他,他不過是你舅舅,又不是你爸媽。」

「遙不會做沒有把握的事情。」從他有記憶的開始,久音遙就是一個可以完全信任的存在,或許血緣是一個連結,但是年幼一起成長,他所見到的、經歷的都告訴自己,這個人對自己全然的無害,甚至可以說是保護。

說保護,似乎讓人覺得太過誇飾了久音遙,畢竟當年他也不過就是比黑子哲也大上幾個月的孩子,但是小孩子畢竟是敏感又固執的,於是那時也不過才幾歲的黑子哲也就這麼黏上了久音遙不肯離開。這讓黑子哲也的父母哭笑不得,而久音遙的父母便將他在日本和黑子哲也一起成長一段時間;更之後,事實證明就算只是一個孩子,也還是有保護他人的能力。

久音遙從小就展現不同於一般人的聰慧敏銳,幼稚園時就可以跳級直接念國小課程,但是他沒有這麼做,而是跟著黑子哲也一步一步地成長,慢慢教導他一些學校不會教、但是卻很重要的東西。

可以說黑子哲也的個性,有一部份是受到久音遙影響的。

遇到困境時的冷靜應對,不會輕易讓情緒控制自己的一舉一動;觀察所處的環境、他人眼中不經意透露出的情緒和想法、仔細分析出最佳的應對方式。

雖然思考速度和細膩程度不如久音遙,但是也足夠他發展出屬於他的籃球,補足了他天生上的劣勢,並且將這劣勢轉變成為屬於『黑子哲也』的優勢,要知道,若是沒有這項弱點,他也沒辦法在團隊中如此不起眼。

這也是為何無論是強悍如青峰大輝、完美模彷如黃瀨涼太,都無法做到的技巧,因為他們本身的存在讓人無法忽視,還有另外一點,就是『奇蹟的世代』都高傲的無法接受自己要隱藏在別人的影子之下,但是對於久音遙來說,如果能夠推一個自己認同的對象到顛峰,他會心甘情願的獻出一切。

「所以,遙,其實你早就喜歡上黃瀨了嗎……」因為那個人就是黃瀨涼太,所以即使要放棄往後打籃球的機會也在所不惜。

光影本是一體,只是正反兩面的不相同,本質卻是一樣的。

如果抽離了任何一個部分,是肯定不完整的。

就像自己和火神一樣。

       ×未完待續

相信有人對中間那段的矢車菊藍有些疑惑,至少其實我也是第一次聽見這種藍色xD

矢車菊蘭是一種琉璃藍的顏色喔,看起來滿漂亮的!

最近到期末了,考試好多作業好多|||||||||||

而且還卡稿,讓我覺得,累不愛Orz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星緋 的頭像
星緋

人生若只如初見

星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