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歉,讓你久等了。」

無所謂地笑笑,帶點不易察覺的寵溺,「不要緊,那我們這就去吃午餐吧!有什麼特別想吃的嗎?」

久音遙眨了眨眸,雖然不知道黃瀨涼太的心態是如何轉變得這麼快的,但是既然是他所樂見的變化,那麼也就沒有擔心的必要了,「嗯……老實說吃什麼都好,只要不是排餐、速食或是美式餐廳都好,在英國待了好幾年,不自己做的話吃來吃去就是這些也真是吃到怕了,脂肪都不知道長幾層了。」說完之後還擺出一個無可奈何的表情,讓黃瀨涼太忍不住又是一陣笑。

睨了某個愉悅的傢伙一眼,忍不住撇嘴道,「再笑,就不要等一下嘴角抽筋。」

大概沒幾人知道,在久音遙冷淡有禮的沉穩表象下,實際上不過就是一個脾氣大、面子薄的大孩子,就算再怎麼聰明和老沉,久音遙的年齡終究限制了他的成熟,偶爾還是有些符合他現在這個年紀該有的表現,所以經常和久音遙膩在一起的黃瀨涼太就有幸成了最常看到久音遙這些表情的人,「我不是在嘲笑你,我只是覺得你這樣——很可愛。」

雖然是讚美,但估計久音遙一點都不會覺得開心。

果不其然,一雙優雅的眉宇在聽見這樣的『讚美』之後,可以說是有如惡鬼般地狠狠皺在一起,「蛤?誰可愛啊?!」這兩個字簡直比嘲笑他還要更讓人無法接受。

「開玩笑的,你是很帥才對,眉頭別皺這麼緊,一點都不適合你。」黃瀨涼太彎下身讓自己能夠與久音遙平視,長指撫上攏成一團的小山丘,溫柔的動作、寵溺的笑容,以及近在咫尺的距離讓久音遙地呼吸忍不住一滯。

雖然知道黃瀨涼太不過是在敷衍自己,但是凌亂的心跳讓他也顧不得這麼多,倏地拉開兩人之間的距離,他覺得有些燥熱,「我、我肚子餓了,我們快走吧。」

旋過身,久音遙佯裝冷靜,但是一對染上潤紅色澤的耳垂出賣了他,跟在後頭的人沒有揭穿他的打算,只是唇邊那抹弧度染上了幾許惡作劇成功的愉悅。

「這附近有一間滿有名的中華料理,你不討厭吧?」

雖然是詢問,黃瀨涼太卻清楚地記得久音遙對中華料理情有獨鍾,也是因為這樣他才會提出午餐的邀請,這是某一次他無意間發現的中華餐廳,獨到的炒製手法以及獨門的配方讓這家餐廳即使是開在隱蔽的小巷內,客人依舊絡繹不絕。

黃瀨涼太默默地記下這間店,就為了在久音遙回來之後讓他能夠吃到最喜歡的食物。

「中華料理嗎?就吃那個吧!」一聽見那四個字,久音遙的眼中閃耀罕見的光芒。

要知道在英國想吃到中華料理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想吃到道地又好吃的中華料理則跟本是天方夜譚,雖然因為喜歡吃所以也曾經嘗試自己下廚,但是怎麼做都做不出當初那個讓自己無法忘懷的滋味。

照著食譜書做出來的食物色香俱全,但是就硬生生差了那麼一味,讓他很是懊惱。

雖然期間也做過很多努力,不過就算是天才還是有不擅長的事情,雖然不至於到炸廚房這種可怕的地步,但是時不時多一樣、少一樣調味也真是夠人受的了。

就連一向支持自家兒女做任何事情的久音夫婦在嚐過幾次兒子的手藝之後,都委婉地告訴久音遙說他們家足夠有錢,就算不自己學會做飯也還是有外食可以吃,久音媽媽甚至語重心長地告訴他,『上帝為你關上這扇門、必然會為你開啟另外一扇窗。』

總而言之,雖然有心想學但就像是在這方面少一跟筋似的,可以說是對食物滿挑嘴的人卻在『烹飪』這部分撞壁——咳,碰壁,也實在是夠他受的了。

不過這件事情除了自家父母知道之外,連久音麻子都不曉得,所以就算覺得丟臉也丟不到哪去。

「你喜歡就好。」笑了笑,他狀似無意地問,「你剛剛和小黑子在說些什麼?動作那麼親密,不知情的人都要以為你們倆是情侶了。」然就算知道他們兩個之間的關係是實打實的舅甥,他還是忍不住地默默灌了一口醋。

「也沒什麼,就是讓他這個暑假回家住一趟,我姊他們也只有這麼個兒子,跟你家不一樣。」

咦——那火神不就孤家寡人了?「那有打算要小黑子回去多久嗎?」

「大概一個月左右吧!誰讓他從學期開始到放假都沒回家幾次,只叫他回去住一個月已經算是很便宜他了。」久音遙眼尾瞥見幾個畫著淡妝、看上去大概二十歲的女孩子站在一旁像是在等誰出來,這些女孩子似乎從黃瀨涼太和青峰大輝的比賽結束之後就一直站在賽場的入口,原本以為她們是在等同伴,不過有幾雙翦翦水瞳在看見黃瀨涼太便染上一抹亮彩之後,他就知道這些人是衝著身邊這個人來的,「大帥哥,那幾個看起來是你的粉絲,不過去打聲招呼嗎?」

還有些摸不著頭緒的黃瀨涼太困惑地看著久音遙,然後在他一個隨性而勾勒出下頷精緻弧線的動作中失神半秒才把視線轉往久音遙揚起下巴的方向,驚訝的色彩同時染上他的雙眸與聲線,「大姊、二姊,妳們怎麼會在這裡?」

秀氣的雙眉在聽見黃瀨涼太驚訝地低喚後,幾不可察地揚了幾個弧度。

大姊、二姊?沒想到黃瀨涼太的姊姊們看起來這麼年輕,只能說女人的保養和化妝技巧果然有一定程度的作用。

「來把你這個沒心沒肺的死小孩抓回家啊!爸媽說很想你,讓你這暑假一定要回家一趟。」

「這種事情妳打電話說不就得了,何必大老遠跑來?我本來就有計畫這次要回家,讓爸媽不要太擔心,這幾天我會打電話回去……對了,這幾個是妳朋友?」他是沒忽略這幾個從見面就開始不斷朝自己遞眼神的女生,雖然說在精心的打扮下,這幾個女生都可以稱得上是美女,但是跟自己身邊的久音遙比起來也只能說差多了。

也不是說久音遙長得像女生那樣嬌氣,相反的那帶點混血兒的五官有種說不出的俊雅,生活在英國多年所浸潤出的氣質展現在舉手投足間,靜靜佇立著的久音遙就像是個貴族紳士,英氣逼人。

他也從來沒有因為喜歡他就把他當成女孩子來看,只是偶爾會忍不住把人放在一起比較。

由於對女生比較不上心,黃瀨涼太只覺得跟在兩個姊姊身邊的三個女生似乎有些面善,但是又想不起來是在哪裡見過,因此才會認為她們是自家姊姊的朋友,可能是哪次被邀請去玩的時候見過幾次面,然而黃瀨家的兩個姊姊在聽見黃瀨涼太問的最後一句的時候,都忍不住給了他一個白眼。

要說起來她們根本就不認識這幾個女生,是她們在聽到她倆聊天的內容發現她們跟黃瀨涼太是姊弟所以就主動跑來和她們說話,也是因為這樣她們才知道自家弟弟在外面到底多有行情,青森盃離S大有那麼點距離,還是有不少女生為了看黃瀨涼太所以特地跑過來,「她們是你大學同學好嗎?」

大學同學?

黃瀨涼太瞬間囧了一張臉,那三個女生的笑容也突然間變得有點尷尬。

某個很沒良心的傢伙則是忍不住側過頭,小聲的『噗』了一聲。

「你別笑阿,我是真的沒有印象,大學同學這麼多我哪會記得。」顧及女孩子的顏面問題,黃瀨涼太只是小聲地向久音遙表達他的無奈。

擺擺手,久音遙沒有解釋他只是單純的覺得那幾個打一開始就不斷朝黃瀨涼太拋媚眼的女生,在聽到一句『這幾個是妳朋友』的時候臉上完美的粉牆隱隱約約有崩壞的趨勢,雖然說嘲笑女性不是一個男性該有的舉動,但是他的心中還是升起一股難以言喻的快感,因為這些人對黃瀨涼太赤裸裸的覬覦還是讓他挺不悅的。

「呵……無所謂,反正是不是你同學都不重要,現在的重點是我肚子餓了。」意思就是趕快帶他去吃午餐。

被久音遙這麼個催促,黃瀨涼太也覺得有點餓了,想了一下從賽場到餐廳的距離,他有點擔心地問道,「從這邊走到餐廳大概要十五分鐘,你的腳沒問題嗎?要不要我們叫車過去?」

這人究竟把他的腳想成多脆弱?

有些哭笑不得、但是同時也有被關心的溫暖,「走這麼點路還是沒問題的。」

雖然有些擔憂,但既然久音遙都說沒事,黃瀨涼太也無法強求,只是還是忍不住地叮嚀一聲,「好吧,但是如果腳會痛的話千萬不要忍。」

兩人交談了好半晌,一直到幾個女生忍不住覺得自己是不是被遺忘的時候,黃瀨涼太這才抬起視線,「大姊、二姊,那我先帶我朋友去吃飯,妳們有什麼事情再用手機連絡我,爸媽那邊我晚點會打電話跟他們說,這次不好意思麻煩你們跑這趟了。」

「欸,吃飯什麼的,都這時候了肯定要一起去的吧!你要真覺得不好意思就請我和大姊吃午餐吧。」黃瀨家的二姊端起一個無賴的笑容,擺明了『這頓別想甩下我們』的態度。

其實也不是說一定要自家弟弟請客什麼的,她們還沒有窮到那種需要敲自己弟弟竹槓的地步,只是嘛——黃瀨涼太和他身邊這個青年的互動似乎有些不一般,兩人之間的氛圍讓她的腐女雷達有了些反應,讓她忍不住想看看這兩個人是不是如她所想的那樣,就算是她的雷達出錯了,看著兩個養眼的大帥哥吃一頓飯也很不錯。

至於黃瀨涼太的性向問題?那肯定不在黃瀨二姊的考慮範圍內,說得更狠一點,她巴不得自己的弟弟是個彎的,要知道現在的社會雖然比以往開放,但是同性戀還是很難見到的,偶爾能看見的可能不夠養眼,而黃瀨涼太簡直就是從漫畫中走出來的優質帥哥,雖然說腦袋不怎麼靈光,但是身高、體格、臉蛋三者都有,看來看去就是個外表滿分的攻;至於此時在黃瀨涼太身邊的久音遙,要黃瀨二姊來評價的話就是兩個字——極品。

俊雅秀氣的外表,唇邊那恰到好處的微笑讓人有如沐春風的禮貌舒適、同時卻不失男性的率性與自傲,看上去是個脾氣好的人、但卻明擺著不會是個好拿捏的軟柿子,舉手投足間的優雅更為他的氣質加了不少分。

黃瀨二姊肯定不會否認自己是個外貿協會!

總得來說,黃瀨家二姊覺得自家小弟跟他身邊的青年是挺匹配的。

只是她不曉得為了觀察這他們所提出來的要求,讓一邊站著的黃瀨涼太的大學同學聽了進去,三個女孩子為了跟自己心儀的男生多接觸,也不管自己和他們熟不熟,互相使了個眼色,為首的那個女孩輕聲說道,「是啊!難得有這個機會,不如我們大家一起吃個午飯吧!」說罷,她還看了眼黃瀨涼太,試圖從對方的眼中看到驚豔。

只是這樣的提議怎麼可能會讓黃瀨涼太感到高興,畢竟他最在乎的人可一點都不喜歡和陌生人相處。

一雙劍眉有些苦惱地皺起,似乎很是為難,畢竟如果只是他的姊姊們要一起來吃飯,久音遙或許還可以接受,但是要帶上這些連自己都不認識的人就不是這麼回事了,可是如果拒絕了她們的話似乎就連帶拒絕了自己姊姊——這樣之後回家肯定有他受的。

但是比起事後被整,他還是比較在乎久音遙的感受,糾結掙扎只在黃瀨涼太腦中翻滾了兩秒就被拋出去,他張口就要拒絕,卻沒想到身旁的人搶先開口。

「就一起來吧。」他的聲音沒有帶太多的情緒,溫溫潤潤地讓人覺得很舒服。

「遙?你不用——」遷就我姊。

唇邊的笑意因為知道黃瀨涼太想說什麼而更深了幾許,「放心吧!就吃個飯還沒問題的。」見他還想說什麼,久音遙搖了搖頭,「別說了,趕緊走吧!要不然到時候我可不是腳痛走不到,而是餓得沒力氣。」

知道自己爭不過久音遙,黃瀨涼太只能無奈地接受,那三個女生見他接受了,便高興地纏上前想與黃瀨涼太有更多的互動,只不過對於這些不請自來的『同學』,黃瀨涼太可以說是只剩下不好的印象,因此對於她們提出的任何問題僅是敷衍地回答。

至於久音遙則是退到了後頭,不快不慢地跟著黃瀨涼太的腳步,見原本走在自己身旁的久音遙被自己這些一點好感都沒有的同學給擠到了後面,黃瀨涼太的心情又更糟糕了。

他真是恨不得自己沒有考上S大!

從剛見面就對久音遙十分好奇的黃瀨家姊姊們此時終於有機會接近久音遙,兩個人同時湊近他的身邊,卻又保持一個禮貌的距離,讓人不至於覺得壓迫,「初次見面,你好,我是涼太的大姊——黃瀨亞香里。」

「初次見面,我是涼太的二姐——黃瀨綾香。」

頷首,唇邊又是一貫的禮貌弧度,並沒有因為她們是黃瀨涼太的姊姊就特別的熱情,「我是久音遙,很高興認識妳們。」

「你們也是大學同學嗎?」

「不是,我們是朋友。」端出了個萬用身分,他肯定不會詳細地解釋他們是怎麼認識的。

「不好意思打擾你們吃飯,我沒想到涼太的同學會這麼自動,希望不會造成你的困擾。」黃瀨綾香搔了搔頭,有些懊惱自己的粗心大意、同時對於那幾個女生的觀感又差了幾分。

不過是吃個飯罷了,也真的是沒什麼好介意的,「沒這回事,既然都特地來找涼太了,他身為一個弟弟當然要好好招待自己的姊姊。至於涼太的幾個同學……現在還不懂,不過之後就會明白了,所以也不用對她們有特別的看法。」

他說的自然是黃瀨涼太對她們不好的印象,只怕之後就算是朋友也難當成了,別看黃瀨涼太這人很隨和,跟任何人都能夠輕易地成為朋友,實際上也是個外熱內冷的人,想和他成為真正的朋友,不下一點功夫還真是沒辦法。

揚了揚眉,黃瀨亞香里和黃瀨綾相對視了一眼,沒漏看彼此眼中的肯定。

看來這個人很了解她們的小弟呢!這兩個人的關係肯定不一般。

「咳咳,但是看涼太原本是只想跟你吃飯的,我們這麼突然打擾你們兩個還是挺不好意思,不如這頓飯就由我請客吧!」黃瀨綾香揚著友善的笑意,對這個溫和又懂自家弟弟的久音遙真是越看越滿意。

黃瀨亞里香雖然沒有說話,但是很明顯是同意黃瀨綾香的提議,久音遙看著兩張可以稱得上是漂亮的面孔都寫著某種期待的表情時,無奈地笑了,「兩位姐姐,如果妳們有什麼想知道的事情就問吧!妳們這樣看著我,我也不會曉得妳們究竟想知道些什麼。」雖然他並不喜歡對陌生人說太多事情,但是看在她們是黃瀨涼太的姊姊,只要不是太過分的問題他都可以勉強回答一下。

聽久音遙這麼一說,黃瀨綾香的雙眼頓時一亮,「什麼問題都可以嗎?」

「當然是看我高興。」一句話打碎她的異想天開,不過誰知道她會想問什麼呢?「一人一個問題,我想說的我就會告訴妳們。」

「那麼——」她壓低了聲音,為了避免讓前面的人聽見,「你和涼太是情侶嗎?」

居然會問這種問題,看來黃瀨涼太家裡也不排斥同性戀了?

久音搖搖了搖頭,不意外地看見兩個女人一臉失望。

不過不氣餒,雖然這兩人目前還不是情侶,但是看起來很有發展的前途!還有一個問題可以問——

「那麼你喜歡涼太嗎?」

 

       ×未完待續

嗷嗷嗷嗷嗷嗷,前面消失好一陣子,總算是又接上了軌道

現在是兩個禮拜的假期中,不過雖然說是假期但還是有些忙碌

但是可以碼字的時間也是相對變多了,現在只希望

重新抓回感覺之後,能夠盡快把這篇結束掉,雖然我也不確定還有多少章節QAQ

這章節兩個姐姐跑出來亂了!(黃瀨姐姐們:沒禮貌!)

原本的構想裏面是沒有姐姐也沒有同學的,但是不知道為什麼碼一碼她們就自己出場喏

害黃瀨原本想問的問題都還木有問出口!當然肯定不是姐姐們最後問的問題拉這孩子還沒這膽

我自己是希望能在二十章內完結,因為碼太多也會不知道要往哪裡展開(?)

不過如果黃瀨一直很害羞又很躊躇都不告白的話就不會完結…(千萬不要阿QAQ!!)

不,我肯定會逼著這孩子告白的!!然後告白後我就可以把他們安定去碼碼小黑子跟青峰喏

以上,廢話多,還是希望大家會喜歡這個作品,雖然是自創角又有點威能,因為我喜歡強受(掩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星緋 的頭像
星緋

人生若只如初見

星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