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最後這兩個人成功做到最後了嗎?

答案自然是否定的,因為滾得忘情的兩個人,似乎完全忘了他們是在有『大人』的家裡。

久音麻子正在樓下為黃瀨涼太準備豐盛的晚餐,久音遙特別點得焗烤奶油洋蔥湯更是燉了一大鍋,食物的香氣充滿整個家裡、撩撥著食慾,剛回到家的黑子爸爸還在困惑今天是甚麼重大節日,結果連問題都還沒問出口就被久音麻子趕去洗澡。

又是一番努力之後,看著桌上熱氣升騰的各式料理,久音麻子滿意地笑了笑,上樓去叫兩個孩子準備下樓吃飯,敲了敲門……接著就聽到有東西摔到地板的巨響,「什麼聲音這麼大?」推了推把手,發現房門還被鎖住了。

這兩個孩子在做什麼呢?還把門給鎖了。

「沒事,麻子姊,只是不小心把桌上的東西掃到地板。」隔著門板傳出來的聲音有些模糊。

「沒受傷吧?」也不知道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情,不久前看久音遙拉著黃瀨涼太上樓時,表情似乎隱隱約約有些怒氣呢!

受傷什麼的怎麼可能呢?只是某個傢伙被敲門聲嚇了好一大跳,從床上摔到地板去而已。

看著躺在地板上、苦笑揉著腰側的黃瀨涼太,久音遙唇邊那抹笑容滿是戲謔,不過語氣卻是一如既往的平淡,「放心,這麼簡單就受傷的話,那實在是白活了……麻子姊是晚餐準備好了嗎?」

「是阿,等等把飯盛好我們就可以吃晚餐了,遙你就先帶黃瀨同學去洗手吧!」說完,久音麻子轉身下樓,朝著剛洗完澡在客廳看電視的黑子爸爸大喊道,「爸爸,幫我盛四碗白米飯。」

愛家的黑子爸爸早在久音麻子準備下樓時起身,在久音麻子發號司令之後馬上動作,「哲也回來了嗎?」

「還沒有呢!今天下午打電話回來說是過幾天才會回來,今天是哲也的初中同學載遙回來,我讓他留下來吃個晚餐再離開。」

點點頭算是明白,黑子爸爸盛好飯,便坐在飯桌上和久音麻子聊天,等待久音遙跟黃瀨涼太下樓。

為了不讓樓下的長輩發現異樣,擦槍走火的兩人只能遮遮掩掩地到廁所用手互相解決,屬於成熟男性的麝香味充斥浴室,情慾的釋放讓兩人有一瞬間閃神,額抵額輕喘著,兩人望著彼此溫情地笑了。

輕啄黃瀨涼太的薄唇,久音遙說道,「涼太,你先打理完然後下樓吧!下樓後你們先用晚餐,別讓我姊姊他們等太久,我把廁所清理一下很快就下去。」

「不等你一起吃沒關係嗎?」看著久音遙潮紅的臉蛋,他其實不是很想從他身邊離開的。

「沒關係,又不是等你走了才下去吃。」推了那個一臉不情願的人一把,對於黃瀨涼太仍舊孩子氣的表現感到一陣好笑,「別鬧脾氣了,姊姊的手藝很好,我讓她燉了你喜歡的焗烤奶油洋蔥湯,冷了就不好吃了。」

雖然百般個不願意,黃瀨涼太還是乖乖地洗手,「好吧!那我就先下樓了,如果肚子餓了就直接下來先吃飯,等等我上來幫你清理。」

「別囉嗦了趕快下去吧!哲也的爸爸估計也回來了。」

被人連哄帶趕地請下樓,黃瀨涼太從樓梯上走下來的時候,仍然有種不太真實的感覺,從知道久音遙回來到現在不過兩天的時間,兩個人發展的速度卻讓人始料未及,這是連他自己都不敢輕易就相信的情況。

原本一直盤據在心頭的沉重此時半點不剩,啃食著自己的愧疚被一點不留地挑除,就連自己的感情和願望都這麼輕易地被實現和接受。

由於四年前那一幕,他一直以為久音遙是喜歡青峰大輝的。

因為那樣的氣氛,彷彿沒有其他人可以介入,畫面融洽得讓早在不知道何時喜歡上久音遙的自己感覺到刺眼,因為想要打破他們兩個絲毫沒有半點違和感的親暱,所以才會失去對周遭環境的注意,衝動地上前吧?

醋意蒙蔽了他的眼,讓他沒有注意近在咫尺的心。

但是那些都過去了,既然知道了久音遙和自己是兩情相悅,那麼現在還能待在他身邊的自己、就無所畏懼,「我會保護你,不讓你再受任何一點傷害;即使我們會相隔兩地,我也會用我的心看著你。」

他的聲音不大,卻鄭重地落在木質地板,即使未飄入久音遙的耳中,那瞬間卻在平靜的心湖激起一陣漣漪。

黃瀨涼太笑了笑,眼中的柔軟讓堅毅的光芒所取代,唇邊的弧度瀟灑輕鬆卻不失禮貌,他朝飄散著飯菜香的方向走去,看見久音麻子和一名成熟的男士並坐在飯桌前,和久音遙有幾分相似的臉龐掛著幸福的笑容。

注意到黃瀨涼太,久音麻子高興地招呼他過來,「黃瀨同學,還處在那兒做什麼?趕緊過來坐。」

她說著就要起身幫黃瀨涼太拉開椅子,但是馬上被制止,「我來就可以了,您這樣我很不好意思,都已經讓您給我煮這麼豐盛的晚餐了,要是再幫我拉椅子,我可是以身相許都無法報答了啊!」語畢還頑皮地朝久音麻子眨了眨眼,接著望向坐在她身側有些面癱的男士,禮貌地問好,「這位應該就是小黑子的爸爸吧?伯父你好,我是小黑子的初中同學,我叫黃瀨涼太。」

「黃瀨同學你好,我們家遙這兩天造成諸多麻煩,謝謝你照顧他,今晚就不要客氣了。」雖然黑子的父親臉上沒有什麼表情、看上去似乎有些嚴肅,但是大概是跟黑子哲也相處多了,黃瀨涼太倒也沒有覺得有太大的壓力。

反而是看著那同樣面癱的臉,他覺得挺有趣的。

雖然這麼說似乎有點失禮,但是……遺傳這兩個字果然不容小覷啊!「千萬別這麼說,遙對於我來說是很重要的朋友,如果他發生任何事,我也不好過。」

「這麼說來,遙他人呢?」

「他說他處理一下東西,很快就下來,讓我們先用餐不用等他。」停頓了下,他的視線含著擔心飄向樓梯口的方向,「不過我想我還是去叫遙下來吧!他這個中午也沒吃多少,這個時候估計餓著了。」

他剛才應該還是要強制久音遙一起下樓先吃晚餐的。

雖然說中午帶著久音遙去吃他最喜歡的中華料理,但是向來胃口還算不錯的他今天卻沒有吃多少,整盤的麻婆豆腐拌飯只吃了一半多一點點,剩下的都進到自己肚子裡面了。

當時他唇邊還是擒著淡淡的笑容,但是自己總是覺得久音遙的臉色不大好,怎麼想都覺得要親自把久音遙送回家才能放心,於是他向兩位姊姊借車,而她們在知道他的想法之後倒是毫無異議地舉雙手贊同,至於那些從剛開始就繞著他吵吵鬧鬧的同學……他還壓根沒注意太多。

這兩個孩子……對彼此似乎都很上心呢!

隱隱約約嗅到些不對勁的久音麻子如是想著,看著那雙寫滿了擔心和自責的眼,她忍不住想起久音遙有時候也會用這樣的眼神看著一張照片出神,那張照片她從來沒有仔細看過,因為久音遙一直把它收藏得很好,身為姊姊的她也只有在某次意外下驚鴻一瞥。

似乎,黃瀨涼太就是照片上那個人。

「沒關係,遙既然說不用等他那就沒問題,你別看他好像很有禮貌、總是配合人,他對親近的人可是很霸道的。」久音麻子笑了笑,跟黑子爸爸同時舉起筷子,看著還有些惶惶不安的黃瀨涼太,她突然間有很多話想說,「遙他啊——從小就不像個孩子,除了肚子餓的時候會咿咿呀呀叫之外,他彷彿是個懂事的孩子,但那時候他也不過兩個月大。哲也還沒出生的時候,我就這樣抱著幾乎不會哭鬧的他,所以準確地說起來,他在哲也還沒有出生的時候就一直跟哲也在一起了呢!等到哲也出生、遙懂事之後,幾乎都是這孩子在替我照護哲也的,所以比起我們這些家人,遙跟哲也還更親近。」

憶起當時,她的笑容摻上許多懷念,「遙的戒心很重,從小對陌生人就沒什麼好臉色,倒也不是說跟他姊夫一樣板著一張臉,但就是像現在一樣禮貌地拉開距離、不會主動去親近;而且他可是有很嚴重的潔癖,除了我們這些家人,想要跟他肢體接觸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呢!至於我看過能夠讓他主動觸碰的孩子……除了哲也,你是第二個。」看見因為自己說的話,而忡愣的黃瀨涼太,她忍不住補上一句,「看來你對遙,也是很重要的人呢!」

望著最後一抹不踏實從那雙眼中被消弭,久音麻子想自己是做對了。

「他對我也是很重要的人,所以我想我還是去看看他吧!不好意思耽誤伯父伯母的時間,您們就先用餐吧!我等遙下來再一起吃就可以了。」放下碗筷,黃瀨涼太推開椅子,朝兩人鞠了個躬便離開。

沒有因為黃瀨涼太的突然離席感到生氣,她笑盈盈地吃著調味得恰到好處的青菜,「這就是青春啊——」

雖然不知道久音麻子剛剛做了什麼、也不知道這奇怪的感嘆究竟為何而起,但是一向妻為上的黑子爸爸完全信任自己妻子,用力點頭、無聲地表達一次『這就是青春』,讓久音麻子好一陣樂。

至於那廂正去找人的黃瀨涼太,才剛要上樓就見久音遙站在樓梯口準備下樓,看到他站在下面的時候還愣了一下,「涼太,你站在這邊幹嘛?」

「沒什麼,我只是還是想等你一起吃晚餐。」

「所以你一直站在這裡發呆?」

「沒有,我和伯父伯母聊了一下,剛想上樓找你,你就下來了……這算心有靈犀嗎?」

「如果真的是心有靈犀的話,你現在應該坐在飯桌前面吃飯的。」久音遙踱步下樓,啼笑皆非地看著笑容有些痞氣的黃瀨涼太,「我不是說不用等我嗎?」

「但我還是想等你,反正你都下樓了,就不要糾結這些事情啦!你應該很餓吧?我看你中午幾乎沒什麼吃,是身體不舒服嗎?」雖然說是有些想轉開話題的意思,不過黃瀨涼太也是真的擔心久音遙。

有些訝異對方發現自己不尋常、但是並不明顯的表現。

這也是因為他認真地注視著自己吧?

其實並不是身體不舒服,只是某些畫面螫得他眼睛生疼,連帶的心情也被影響,所以才沒什麼胃口……不過他肯定是不會說的,「沒什麼,就是單純的覺得沒什麼胃口,不過被你這麼一說我突然覺得肚子好像真的挺餓的,我們去吃飯吧。」

左手握上黃瀨涼太的手腕,久音遙直接拉著黃瀨涼太一同走進客廳,對於久音麻子半是探究、半是了然的眼神,揚笑、他朝她無聲地說了一句話,看懂久音遙脣形的久音麻子笑著點了點頭。

「好了,你們兩個趕緊吃飯吧!菜放涼就不對胃口了。黃瀨同學想吃什麼不要客氣,自己來。」招呼著兩個人用餐,不過手裡的動作也是一點都不馬虎,挾了幾道菜送到黃瀨涼太的碗中,原本就沒動過的米飯,被色澤明亮、味道誘人的各式美食給掩蓋了。

提筷挾了幾道菜到自己的碗中,看著黃瀨涼太碗中食物有越堆越高的趨勢,久音遙覺得自己是該制止一下久音麻子,「我說麻子姊,妳再挾下去涼太沒吃到幾口飯就飽了,姊夫的碗看起來比較需要妳的伺候。」

「我怕黃瀨同學太客氣,都不敢自己動手來嘛。」眨了眨眼,她無辜地看著黃瀨涼太。

被看得有些不好意思,他將一塊特意避開骨頭的紅燒魚肉送入口中,新鮮而細嫩的肉質搭配獨特的紅燒醬料,讓黃瀨涼太的眼神一亮,「伯母做的菜這麼美味,就算我想假裝矜持也馬上就破功了。吃一口就讓人念念不忘,這可怎麼辦呢?以後除了回家之外,都不曉得該上哪才能吃得滿足了呢!」語畢,還擺出一副很是煩惱的模樣。

雖然說自家姐姐手藝是很不錯,但是說成這樣也太誇張了,「好吃就多吃一點,不要邊吃邊講話,到時候嗆到就有你受的了。」沒讓對桌兩人聽到的低語和桌底下的一踹,成功地讓黃瀨涼太開始安靜吃飯,「對了,哲也有打電話回家過了嗎?」

注意到一直安靜吃飯的黑子爸爸,在聽到這句話之後耳朵明顯豎起來的模樣,久音遙笑了。

到底還是自己家的孩子,就算知道長大了、應該要讓孩子自己去面對生活並且學習獨立,但是想念孩子的心情總是不會變,雖然說平素的日子裏面兩個人陪著彼此度過,但是自己唯一的孩子那麼久沒見面,肯定還是會覺得寂寞的。

「有,哲也那孩子今天下午有打電話回來,說大概過四、五天就會回家。」說到黑子哲也,同樣也很想自家小孩的久音麻子眼睛一亮,「那孩子說會帶一個同學一起回來家裡住,好像叫火什麼的,遙你認識嗎?是個怎麼樣的人?」

現在會被黑子哲也帶回家的也就只有一個人了,「是火神同學吧?我其實並不認識他,我想他應該是哲也的高中同學,我想涼太比較知道他是個怎麼樣的人。」

雖然被警告專心吃飯,但仍然默默聽著對話的黃瀨涼太,在聽到『火神』這兩個字的時候其實是有點小驚訝,「呃,小火神嗎?怎麼說呢,雖然說看起來有點兇悍,在某些方面倒是意外的好脾氣;個性上雖然說比較衝動了點,不過還是聽得進別人的話,尤其是小黑子……總體上來說算是個還不錯的人。」

「聽起來是個很好的孩子呢!」得知了這個消息的久音麻子,可以看得出來心情相當的愉悅。

「哲也認同的人肯定差不到哪裡去的。」完全信任的語氣和唇畔勾揚出的弧度都帶著幾許驕傲,說起來雖然他和黑子哲也只是舅甥的關係,但是他們兩人可是比彼此的父母親都還要親上許多,所以要說最了解黑子哲也的人,自然是久音遙了。

年幼時相伴成長、分開後網路聯繫,十九年的時光其實他們從來就沒有分開過。

也因此有不少事情其實是久音麻子和黑子爸爸不曉得、但是久音遙卻清楚知道的事情——比如黑子哲也喜歡的對象。

說起來黑子哲也和火神大我能夠在一起,一部份也必須歸功於久音遙。

對於從來沒有談過感情的黑子哲也來說,並沒有意識到自己對火神大我的敬佩和認同漸漸變質,只覺得火神大我之於自己來說是個越來越重要的存在,總是注視著那道高大背影的目光參雜著連自己都未曾發現的熾熱,是一直到了高二下學期的某天,偶然目睹火神大我被學妹告白,黑子哲也才覺得似乎有那裡不太對勁。

之前一直以為跟自己有著十足默契的夥伴,找到了屬於自己的伴侶,那應該是一件值得令人欣喜的事情,但是當事情真的發生了之後,黑子哲也卻發現自己無法恭喜對方,而且胸口處有著自己所不能夠明白的微疼。

於是他發訊息給遠在英國的久音遙,然後得到了讓自己花了不少時間才接受的事實。

至於得知自家外甥喜歡上了這樣的一個人,久音遙一點都不意外,當初在聽到黑子哲也說找到了屬於自己的『真正的光』的時候,他就有這種預感——黑子哲也有很大的可能性會喜歡上這樣的人,因為光影的相伴相生,而受到與自己恰恰相反的唯一所吸引,根本是在意料中的事情。

就像黃瀨涼太之於他一樣。

「也是,哲也這孩子從小跟你一起長大,看人的眼光肯定不差。」話不多的黑子爸爸難得的開口,言語間是對久音遙的認同、也是對黑子哲也的信任。

因為黑子爸爸沉穩而肯定的話語笑了笑,夕陽紅眼眸又透出與之相襯的柔和神色,他置下手中的碗與筷子,神色是少有的認真與嚴肅,「姊、姊夫,我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告訴你們,那就是——」

因為在意自己的家人、對自己伴侶的尊敬、也相信自己的選擇,他從來都沒有想過要隱瞞現在的自己,喜歡一個和自己同樣性別的人的事實。

既然他們喜歡著彼此,就沒有遮掩的必要。

「我和涼太在一起了。」

他從來就不曾害怕世人看待自己的眼神,只要能在對方的眼中看見喜悅與堅毅、從家人口中得到祝福與包容,他就無所畏懼。

 

       ×未完待續

現在進入了瘋狂卡稿跟沒動力階段……明明就快結束了應該要很有勁才對阿Orz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星緋 的頭像
星緋

人生若只如初見

星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