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值初春的俄羅斯躲不過這場突然襲來的大雪,潔白的雪花肆意地落下,整座城市的街道連同建築物都被及膝厚的雪堆給覆蓋。

這樣厚度的積雪已經造成交通和行動上的極為不便利,街上的人和車簡直少得可憐,因此無論是工作或是學校也理所當然地關閉了,而原本預定好的練習計劃也因此而泡湯了。

金髮少年在看到手機接收到的取消練習的訊息時,不悅地嘖了聲,把手機隨便往桌上一丟,他整個人直直地往旁邊的軟床倒下,咕噥道,「可惡,怎麼突然下起大雪了,今天可是和炸豬排蓋飯較量新編短曲和自由滑的日子,怎麼就這麼不湊巧。」

自從炸豬排蓋飯——啊不,是勝生勇利的訓練地轉移到俄羅斯之後,尤里.普利賽提就再也沒有一天是閒著的,每天的休息時間總會給自己找點樂子,比如說去找勇利鬥鬥嘴啊、或是在滑冰場上較量四周跳什麼的。

勇利來到俄羅斯也經過五個多月的時間,今年滑冰大賽獎的曲目跟編舞也差不多該定下來了。

雖然維克多還是勇利的教練,不過決定回歸競技的他在今年也同時是大賽獎金牌的競爭者之一,儘管同時編好幾個曲目和舞難不倒他,但為了訓練勇利,維克多並沒有全程參與勇利這次的選曲和編舞,只有在勇利真的很苦惱時給過一些小意見,其餘全部放手讓勇利自己去嘗試。

而原本今天是雅科夫要驗收他們三個人的表演的日子。

虧他還很期待今天能夠好好嘲笑那兩個笨蛋的,結果卻因為這場大雪而不得不延期!

躺在床上無所事事的尤里抱著一隻大玩偶翻了個身,看著外頭不斷飄落的雪花有些失了神,「下起雪了啊……」

今年冬天異常的暖和,幾乎沒怎麼下雪,只下了幾場不大不小的雪,也少有積雪的時候,完全不像俄羅斯該有的天氣,想想剛學滑冰、還是小孩子時期的日子,那可是幾乎每天都在下雪,要不是爺爺總是小心翼翼地牽著自己走,好幾次他都踩上暗冰差點滑倒。

「爺爺——」

 

「尤拉奇卡,你是滑得最好的喔!」

「爺爺,明天也能陪我一起來練習嗎?我會更努力滑得更好的喔!就算媽媽不來我也沒問題的!」

 

戴著帽子,留著絡腮鬍的方正面孔有著為他驕傲的神情,即使是冰冷的冬夜,也澆不熄他對滑冰的熱情。

從小的時候他就知道自己在滑冰這方面有著過人的天賦,而他也是真心熱愛著滑冰。

他努力地練習著,並毫不客氣地接受他人的讚美和嫉妒,於是他有了傲慢的資本。

他的天賦異稟和年年在大獎賽青年組獲得的驚人成就,讓他的強大漸漸被全世界的人視為理所應當,連帶著他也開始認為唯有獲得勝利才是唯一的道路,這樣的想法一直直到看見了勝生勇利的表演後被顛覆。

明明跳躍失誤的那麼多,卻還能抓住人心的步伐,真想看他沒有失誤的表演啊——

如此拙劣的表演他應該是看不上眼的,卻沒想到他完全無法控制自己的目光,從頭到尾將整個自由滑給看完,當時的自己還為此感到納悶不已。

一直到許久之後他才知道原來滑冰靠得不僅僅是技巧而已。

「炸豬排蓋飯果然不虧是炸豬排蓋飯啊,就算外皮被炸得焦黑,內餡卻還是一樣好吃。」

啊——說著說著突然就好想吃炸豬排蓋飯。

早上醒來到現在完全沒有進食的尤里,肚皮突然發出了咕嚕聲,「呿!怎麼偏偏在這時候想吃炸豬排蓋飯。」

「爺爺那天來的時候似乎有炸豬排蓋飯的食材……感覺不是很難做,不然就自己來做做看吧!」那個從來不懂得什麼叫做委屈自己的尤里,就決定了自己今天一定要吃到炸豬排蓋飯,但是這種下雪天尤里也不好意思請爺爺跑來一趟,於是袖子一捲就往廚房前進。

基於上述原因,當勇利和維克多出現在尤里家門前時,差點沒被從門縫裡竄出來的黑煙給嚇到報警。

「噗——因為想吃炸豬排蓋飯所以決定親自動手做,結果沒意料到自己『這麼的有』廚藝天分,差點把廚房給燒了?」維克多毫不客氣地嘲笑著對面那個把自己搞到灰頭土臉的金髮少年,而尤里也一如預期地一撩就爆炸。

「笑什麼笑你這老頭!我就不信你來做會比我好到哪裡去!」

「唉呀呀——我可是很清楚自己只有幾斤兩重,肯定不會拿自己的廚房開玩笑的吶!」雙手一攤,維克多的愛心嘴滿懷著赤裸裸的揶揄,同時還不忘炫耀自己的專屬大廚,「更何況我還有炸豬排蓋飯本人,真的想吃跟他說一聲,那肯定是沒有任何問題的呢!」

在一隻單身狗面前秀恩愛什麼的通通都給他去死!

拎起抱枕就往維克多得意的臉上砸,看到那人被抱枕糊滿臉才稍微滿意地哼道,「所以我說你們兩個這種大雪天地跑來我家到底是想要幹什麼?總不可能是特地跑來做飯給我吃吧?」

「嘛!今天不是尤里奧的生日嗎?原本想著今天練習結束後可以一起出去吃飯的,但是雪下這麼大估計也去不了哪兒,勇利就提議乾脆來你家給你慶生。」

生日?啊——是的呢!在這麼充實的生活下,他也忘記這麼一個日子,特別是俄羅斯人其實是不慶祝生日的。

「你——要你們多管閒事!」雖然嘴上是這麼說著,但是泛紅的耳根還是透漏了他的情緒。

右手支著下巴,看著一臉嫌棄卻難掩愉悅的尤里,維克多笑道,「哈哈哈,尤里你還真是有夠不坦率的吶!」

「我才沒有!」

「耳朵紅囉?」

「那是暖氣太強,熱的!」

「唉呀,有嗎?我覺得暖氣挺不怎麼樣的啊?」

「那是因為你皮太厚所以才感覺不到,你這個厚臉皮的老頭!」

「居然叫我老頭,我可是還很年輕的呢——」

「老頭老頭老頭——」

在廚房就聽到這兩人沒什麼營養的對話,端著兩份炸豬排蓋飯從廚房走出來的勇利有些哭笑不得,「我說你們兩個,這麼閒的話去廚房幫我把醬料和另外一份炸豬排蓋飯都拿出來。」

「喂喂喂——我說炸豬排蓋飯,你這是和維克多這傢伙生活久了,也開始學會怎麼使喚人了嗎?!」

眨眨眼看著又炸毛的尤里,又看了看踏著愉悅步伐走進廚房的維克多,勇利罕有地露出一抹壞笑,「這個嘛,大概是吧?畢竟沒有人想吃到加了剁碎的甜菜和滿滿美乃滋的炸豬排蓋飯,尤里奧你說對吧?」

……這是在說第一天來就被維克多強迫吃了四分之一個的鯡魚蛋糕嗎!

目瞪口呆地看著有一瞬間黑化的勇利,尤里沒想到會有一天能夠看到總是在傻笑的某人居然會有如此陰測測的表情,眼角餘光瞟了瞟桌上飄著熱氣的炸豬排蓋飯,他突然開始懷疑這個在自己印象中一直很美味東西是不是有被加料。

於是抱著這樣的恐懼,當勇利和維克多兩人坐在他面前吃得津津有味的時候,早已經餓壞了的尤里卻是遲遲不敢動筷。

「咦?尤里奧,你不吃嗎?雖然沒有溫泉旅館做的那麼美味,但是勇利做的炸豬排蓋飯也是很好吃的唷!」俊俏的臉上黏著好幾顆飯粒,滑冰界的傳奇、眾人的男神,私底下其實就是這麼的二。

「呃、不,我、那個、我其實還不是很餓。」話語剛落下,尤里的肚子就非常不爭氣的發出了咕嚕聲,彷彿在抗議自家主子剛才那番違心的話。

自己拆自己台什麼的真的是太尷尬了!

眉尾一挑,已經把自己那份炸豬排蓋飯入腹的維克多,正一點一點將臉上的飯粒送入口中,「喔——勇利,剛剛是你的肚子在叫嗎?總覺得好像聽到什麼奇怪的聲音呢。」

「大概是尤里奧吧。」將最後一口炸豬排送入口中,完食的勇利此刻右手支著臉頰,笑咪咪地看著一臉糾結的尤里。

終究是在兩個人的目光中敗下陣,尤里終於動了筷子,吃下去的第一口讓他忍不住驚嘆。

「咦!這是皮羅什基?!」

覆蓋在被炸得金黃酥脆的炸豬排下的主食不是傳統的白米飯、更不是剛剛腦補了那麼多的黑暗料理,而是內裡包裹著Q彈米飯的皮羅什基。用小麥粉製成的餡皮因為火侯和時機掌握得恰到好處而烤得鬆軟爽口,更因為刷上特製的豬排醬而帶有些許甘甜,這樣美味的皮羅什基讓他一瞬間以為爺爺也來了。

肚子裡的饞蟲一下子就被這道美味的『炸豬排蓋皮羅什基』給勾起,大口地吃了起來。

眼角餘光看見對著他笑得溫潤包容的勇利和維克多,一股酸澀感從左胸臆蔓延而出。

除了爺爺和雅科夫之外,勇利和維克多是唯二會這麼關心他、把他當小孩子看待的人了,當所有人都關注著他飛得高不高的時候,只有他們會問他飛得累不累。

其實他也會覺得疲倦的,只是他卸不下驕傲的妝容。

他一直覺得如果自己喊累了,那麼就會再也站不起來,於是他學會不依靠任何人。

是勝生勇利教會了他,跌倒、再爬起來就好,即使技術不夠精湛,但是當你用心把表演呈現給觀眾,他們會感受到你的情感、你的執著、你的意念,即使只是在指尖上頭的微小熱情,都能隨著一舉手、一投足這樣簡單的動作,如嬌豔欲滴的紅玫瑰般綻放,讓人再也無法將視線從那樣的表演中移開,深怕一個眨眼就會錯過什麼另人驚豔的演出。

這才是真正的滑冰,不僅僅是為了獲得獎牌,更是為了讓全世界的人都知道——

你,是為了什麼而舞。

爺爺,謝謝你在我小的時候總是陪著我去滑冰場練習。

爺爺,謝謝你這些年總是會來現場看我的表演。

爺爺,謝謝你總是為我做出好吃的皮羅什基。

紅唇勾起一抹全無防備的澄澈笑容,此時的尤里讓人有種大賽獎時舞起AGAPE的錯覺,恍若是誤入凡間的天使般那麼純淨而神聖,讓人下意識地秉住呼吸,就怕一個不小心驚擾了這個美好的存在。

看見尤里吃得這麼開心的樣子,勇利和維克多相視一笑,特別跑去和尤里的爺爺學怎麼做皮羅什基這件事情,就當作只有他們倆知道的小祕密吧!

生日快樂,尤里奧,相信未來的你,一定能夠踏上比我們都還要更高的殿堂。

讓全世界的人都能夠感受到,只屬於你的,無償的愛。

 

——Agape【完】


Yurio お誕生日おめでとう ヽ(●´`)

最近YOI中毒,連三次元都被坑下了花滑

YOI真的是太可愛了(●´艸`)

很久沒產糧,一看完就想瘋狂地產產產

筆風很拙劣,但還是希望大家會喜歡ヽ(●´`)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星緋 的頭像
星緋

人生若只如初見

星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