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正常的人一樣,兩人吻得情深很自然就滾上了軟床,該做的一點也沒少做。

  初經人事又毫無節制的下場就是腰痠疼地起不了身,橫了一臉饜足表情的男人一眼,索蘭突然想到了一件頗重要的事情,「昨天不是要上實戰課嗎?你人就這樣跑了,那那些學生怎麼處理來著?」

  實戰課是一門學校非常重視的課程,也可以說是鋼彈駕駛員的最基礎訓練,對於想成為駕駛員的人來說,這絕對是最重要的一堂課。

  而之所以實戰課需要有操作經驗的老師來教導,最主要的原因就是他們可以一眼就看出來學生一些在駕駛上不好的習慣,在現在這個沒有戰爭的時候可能不至於因為駕駛手法生疏而死亡,但卻可能因為一個不注意的誤觸致使傷亡,例如發射飛彈。

  雖然通常都設有標語禁止使用,不過就怕有些人好奇然後手賤導致不可挽回的局面。

  因此實戰課的課程老師必須要全程監控修課學生的一舉一動,並且每次課後還必須寫上觀察報告,回報可能有哪些學生的行為有問題,不適合修習實戰課,或是回報哪位學生可能有成為一個好的駕駛員的資質,讓這些人才不致於被埋沒。

  以往是不曾有過實戰課的教授就這麼爽快的翹課,不過可想而知那個後果絕對不會讓萊爾好過。

  更別說這人一臉僵硬的樣子,大概是連學生都丟在原地沒有處理好!

  看著那張俊顏的表情從僵硬到欲哭無淚、再從欲哭無淚變成萬事隨他去的淡定,索蘭好笑地調侃,「先說好,我可不會養你。」

  哼哼!他萊爾是誰,還需要當小白臉給人養嗎?

  捏了下索蘭軟嫩的臉頰,傾身又偷了個香,「我擔心的可不是這個,反正教師的身分只是拿來打發時間罷了,會不會被辭退都不在我考慮的範圍內。」

  從宇宙重回地球之後他的生活可沒有閒著,他和一些以往認識的朋友組成了一個傭兵團,一方面四處打聽剎那的消息,另一方面也是讓自己可以有些收入,熟料一次意外的任務讓他們傭兵團總共六個人通通變成了億萬富翁,從此以後不愁吃穿,傭兵團也因為這原因解散了,但是他們仍然會聯絡,並且每年舉辦一次茶會,讓彼此可以聚在一起並且知道夥伴的近況如何。

  這次會來到這個城市只是因為剛好下次的茶會決定在這座城市附近的小鎮舉辦,而萊爾閒不下來的個性讓他選擇找一份工作讓自己好打發這段空閒的時間,哪知道會這麼巧碰到找了好幾年的人。

  總而言之,錢和工作甚麼的,都不是他現在在苦惱的範圍,重點是──

  「你這樣如果在學校又昏倒了怎麼辦?」

  他擔心的永遠只有無法好好照顧他,擔心他又想放任自己的身體狀況不予理會。

  這話聽得躺在床上的人是一臉黑線,但是卻不得不承認心底深處那被人關心而產生的暖意,「我身體沒那麼差好嗎?這次是意外!」

  「意外?」

  重複了一次,那一臉狐疑的表情擺明了不信他這番話,萊爾的表情差點沒讓索蘭抄起一旁的花瓶砸過去。

  「意外意外意外!這好幾年我也沒怎樣好嗎?誰知道你一出現就害我發燒,說不定這病毒根本是你傳染給我的。」白了萊爾一眼,這語氣中的幾許撒嬌意味本人是沒發覺,但聽在萊爾耳中讓他忍不住竊笑,也在為索蘭的改變感到開心。

  也不逗索蘭,萊爾把自己的感覺告訴他,明白地讓他知道,「索蘭,不論你這次病倒是不是意外,但是之前的你的確沒有認真的想要活下去,是吧?你是純種的革新者,所以你可以支撐這麼久到了現在才病倒,如果你不是呢?是不是就要這樣子離開,然後讓我找不到你,讓我不能夠向你道歉、讓我不能夠像現在這樣把你用在懷中?」

  「我不……」索蘭頓時語塞,想反駁卻找不到理由。

  的確,這幾年他從來就沒有認真的在生活,消極而被動的照著一個人或許應該這麼過的生活在活著。

  他並沒有尋死的念頭和行為,但是他放棄身為人可以去追求的幸福,詛咒著自己的人生。

  孤老終生──

  應該是要這樣的,幸福,不是他可以擁有的。

  看那雙墨色的眸又黯淡了下去,萊爾忍不住輕嘆,是憐惜、是不捨。短時間想改變這根深蒂固的想法是很難,但是他不會放棄,他會用自己的行動去告訴索蘭,幸福不會丟下任何人,不論一個人何等罪大惡極,幸福終究長伴左右。

  更別說何罪之有的他又怎能不得幸福青睞呢?

  吻上那早已誘惑自己許久的水潤紅唇,不讓那顆頑固的腦袋再有空閒去胡亂思考,粗糙的指腹摩擦著胸前綻放的美麗紅蕊,挑起索蘭的情慾,硬是洗刷掉方才在他腦中的悲觀想法。

  想抵抗萊爾的侵犯,卻因為昨晚的放肆而使不上半點力氣,一波又一波的快感奪去剩餘的力氣,只能任由萊爾在自己的身軀上頭點火,睜著因激情而水潤的眸討饒,卻不知在萊爾眼中是一種無言的邀請。

  低笑一聲,他啃咬著索蘭白皙的頸項,再留下一個屬於自己的印痕。

  總有一天他會改變索蘭的,會讓索蘭知道自己不是個犯罪者,會讓索蘭願意接納幸福。

  然後──讓他幸福,一輩子。

 

 

@@@@

 

 

  無故曠職被上頭狠刮一頓是可想而知的下場,但是工作只是差點不保這件事情可就是意料之外了,原以為會直接被開除,卻沒想到只是被上司警告外加寫一份報告,雖然不知道為何只是這麼個小小的處罰,但是這對萊爾來說無疑是最好的結果。

  於是萊爾依舊濫用著身為實戰課老師的職權,也就是無論如何索蘭都碰不到機體。

  看著那個在講台上滔滔不絕的男人,原本總是染著一層霜的黑眸此時不再是那般冷然,而是多了些無奈。

  課還是要上,只是最習慣的機體卻怎麼樣也觸碰不到,如果能夠提早先離開也就罷了,但因為上一次的事件,於是就被這男人給警告並勒令只要有實戰課,他都必須要等他下課後一道回家不得自己先離開。

  所以說,做壞事到頭來還是逃不過報應。

  並沒有因為整節課芒刺在背的感覺而改變自己的決定,萊爾在聽見休息的鈴聲後笑咪咪地說,「好了,因為等等兩堂課中間我不打算下課,所以從現在開始休息二十分鐘,等等我們直接到實戰場上集合,還沒通過筆試的同學也都要到實戰場旁的觀眾台等下課,不能夠先行下課。」

  基本上整班筆試沒過的同學也剩沒幾位,沒過的同學除了索蘭外其餘都是女生,於是索蘭就成了其中比較突兀的存在。

  要留下來對這些女孩兒並不是甚麼太刁難的事情,抱著有帥哥老師不看白不看的心態,她們也樂得在一旁聊天順便看帥哥。

  「不覺得萊爾老師真的是超級帥的嗎?」

  「雖然年紀是有點大了,但是也因為這樣所以有一種特別老男人才有的滄桑帥氣感覺。」

  「而且老師人好溫柔的呢!如果可以成為老師的女朋友一定會很幸福吧?」

  至於這老男人究竟在女學生之間值幾兩重……有些疑惑的人馬上就從幾個女生興奮的討論內容得到答案。

  「那麼就趕快休息吧,記得準時來實戰場集合!另外,伊布拉西姆同學你的筆試還沒過,又是唯一一個男生,就來幫老師做一點粗重的工作吧!」臉不紅氣不喘的就把人給帶走,也沒想過就是自己的私心才讓人淪落到這地步。

  索蘭忍不住白了他一眼,這人還真是一點面子都不留給他。

  不過再怎麼有異議也不能在此時發作,而且其實他本身也並不是那麼介意,於是還是很合作的跟著離開。

  稍微加快腳步跟上萊爾,淡淡的語調不帶太多的情緒,「找我有事?」

  相對於索蘭冷冷淡淡的反應,萊爾就顯得挺樂的,「當然是有事才找你囉!」

  聽他這麼說的話八成不是多麼重要的事情,至少做自己想做的事情的成分絕對參半。

  「很重要?」

  「當然很重要,否則他們一個不小心把學校炸了怎麼辦?」

  他們到了零件存放室,挑揀待會兒會用到的一些工具,主要是要將駕駛室內的一些功能給封鎖必須使用到的物品,基本上那並不是多麼難找的東西,很短的時間就足以備齊了。

  所以說──根本還是要做他自己想要做的事情!

  索蘭得出這結論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了,萊爾帶著壞笑的臉龐早已經貼了上來。

  一把將索蘭拉入懷中,他吻上那早已誘惑他許久的紅唇,靈活的舌在索蘭嘴裡肆虐,並且一點都不意外懷中的人會從一開始的愣住到──

  狠狠踢自己一腳。

  即使吃痛悶哼一聲,萊爾仍然沒有放開懷中的人,只是放開了那紅唇,趴在稍嫌單薄的肩頭苦笑,「你還真是一點也不手下留情。」

  「活該,沒讓你絕子絕孫已經很好了。」瞪了萊爾一眼。

  雖然早知道萊爾找他來是不安好心,但是還真沒料到這人竟是打這算盤,也實在是忘了這人的膽根本是向天借的!

  雖然男人的弱點被頂了一腳實在是夠受的,但是索蘭的反應超乎自己想像的可愛,於是原本那一陣一陣的疼痛似乎也不是那麼痛了,「你怎麼忍心,如果這小傢伙受傷了,這幾天要怎麼帶給你性福呢?」

  因吐在耳邊的氣息而敏感地一顫,還是不能習慣萊爾那麼露骨的調情,「不需要!」

  「是這樣阿……但是看你前幾天似乎享受,真的不需要嗎?我還記得你用那水汪汪的眼兒看著我,然後求我──」

  萊爾話沒說完就被人一掌堵上嘴,但也足夠讓少有情緒起伏的索蘭害羞到快爆炸,俊秀的臉蛋早已經染上誘人的霞紅,「你、你少說這奇怪的話,我哪時候求你要你給我了!」急著要讓萊爾不要再繼續說下去,誰知反而著了萊爾的道。

  「嗯?我話還沒說完吶!我只是要說求我讓你休息,沒說給你啊?」很愉快地看著索蘭被自己整得如此無措,但是萊爾並沒有打算這麼快就放過他,「可愛的剎那,原來那時候你還是希望繼續,看來之後我還得更努力一些才能夠更滿足你。」

  已經完全沒辦法再應付這牙尖嘴利的男人,更不要說還是這麼讓人害羞的話題,索蘭乾脆地把東西全部塞到萊爾手上,人就這樣直直地衝出零件存放室,還差點撞到經過存放室的人。

  而那個罪魁禍首則是神清氣爽的踱步出存放室,當看清是誰時不免驚訝,「索菲亞!妳怎麼會在這裡?」

  「我本來就在這裡任教阿,是我要問你怎麼會在這邊吧?怎麼來了沒有跟我說一聲呢?」被稱為索菲亞的女子笑彎了眼,為她的恬靜氣質加分。

  「妳不是在隔壁城鎮的立露凱爾大學嗎?」

  「討厭,我明明就跟你說過是西林普拉斯大學,明明就是你沒好好記住,我還告訴你好幾次了的!」嬌嗔跺腳,卻沒有常見富家女那種令人討厭的嬌氣。

  「是這樣,那可能真的是我記錯了。」其實就算不記得索菲亞說的話,也經常能從一些男同事、男同學甚至是附近的居民口中聽見,只是一些原因他對索菲亞是能避則避,這也是為何索菲亞直到現在才發現他在這所學校,今天會碰見一切都是意外。

  索菲亞是西林普拉斯大學中非常有名的歷史戰爭老師,之所以有名是因為很少有如此年輕的女性在教歷史戰爭。多數教導歷史戰爭的老師都是有戰爭經驗、有些年歲的長者,他們熟知在哪個時候、哪個地方曾經發生過的甚麼戰爭,並且詳細地知道有關於各方勢力間的關係,知道在當時某個地方的地形和氣候是如何,可能如何影響甚麼機體的甚麼功能,而甚麼機體的特殊功能可能可以在甚麼時候派上用場,通常上是擁有經驗豐富的人才能夠牢記,並且一點無誤地教授給學生。

  索菲亞很美,不是那種平常在路上看到的大眾美女,如同洋娃娃般精緻而挺立的五官,碧綠眼眸靈動的仿若會說話,紅唇透著潤澤光彩似在邀人一澤芳唇。

  因此當年成為歷史戰爭的老師時馬上就遭到許多人的質疑,認為索菲亞的資格是用美色交換來的,但是這位大才女很快的就用自己的實力證明,她把所有事件從頭到尾詳細的描述一遍,並且指出一些只有少數老師才知道的史實,讓那些質疑她的人通通閉嘴。

  也是從那之後,只要提到西林普拉斯,眾人第一個想到的就是這位面容姣好並且充滿知識的女子。

  有些不滿萊爾的健忘,卻又拿他沒轍,但轉念想想反正現在自己知道了,也就不用計較那麼多,「真是的,早知道你記憶不太好……算了,看你拿這些東西,你該不會是實戰課的老師吧?」

  「我是啊!」說完還不忘把識別證秀出來。

  「這麼久沒見面了,晚上一起吃個飯如何?」

  該來的還是躲不掉……

  在心底嘆了口氣,但是萊爾並沒有表現出來,而是有些抱歉地笑道,「抱歉啦索菲亞,晚上可能都沒有辦法,真的要一起吃個飯的話,就過幾天中午的時間我們在學校的餐廳吧!那就先這樣,我差不多要去上課了,有機會再約吧!」

  不給索菲亞任何把自己留下來的機會,抱著一堆工具往實戰練習地點移動。

  而被留在原地的索菲亞有些不甘心地咬咬下唇,「可惡!這人怎麼還是一樣。」

  一點單獨相處的機會都不給她,讓她完全沒辦法製造甚麼緋聞或機會讓他束手就擒,但是沒關係,她索菲亞看上的東西還沒有得不到的,這個男人遲早會是她的囊中物!

       ×未完待續

最近有點懶惰,其實暖冬沒甚麼進度

反而是一堆阿哩阿砸的頗有進度,完全不務正業

最近被人推到摔坑摔很兇,雖然我也挺自得其樂的(汗)

所以對於穿越重生這類的故事有非常非常多的愛

只能祈禱,一切順被wwww(被巴爛)

謝謝看官,咱下回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星緋 的頭像
星緋

人生若只如初見

星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